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生物技术 瑞士"健康谷"的崛起

, 于日内瓦


由默克索兰诺转变成生物科技园

由默克索兰诺转变成生物科技园

(Keystone)

在日内瓦默克索兰诺的旧址上,不久就要被注入新的生命,在瑞士亿万富翁Ernesto Bertarelli和Hansjörg Wyss的资助下,日内瓦生物技术园就要成立。这对于拥有“健康谷”之称的日内瓦地区是一个大好消息。

在空旷孤寂的入口大厅中可以听到从一个水管里向外滴水的声音。我们站在那座已经空置的前日内瓦生物技术公司的主楼前,“最后一批员工上一个星期刚刚离开,”一位前台的工作人员是唯一一位还没离开的人。

一年前这个德国制药集团默克索兰诺自瑞士“投下了一枚炸弹”-宣布离开日内瓦,前往达姆施塔特(Darmstadt),这意味着,在日内瓦要取消1250个就业职位。而6年前德国默克(Merck)公司刚刚从纳斯特·伯德瑞利(Ernesto Bertarelli)手中收购了他的家族企业索兰诺(Serono)。

今年5月底,伯德瑞利和汉斯约克·维斯(Hansjörg Wyss)做出重大决定,重新购回占地40'000平米的研究基地,购买价格未被提及。

伯德瑞利和维斯都因卖出家族企业而成为亿万富翁。2007年伯德瑞利将祖父留下来的生物技术公司索兰诺出让给了默克。维斯2011年把他制造人造关节和其他植入物的公司以210亿瑞郎的价格卖给了Johnson & Johnson公司。

创业谷 绘制新型"大脑结构图"

对于人类脑计划带来的影响,人们的期望很高,着眼于探索绘制人类大脑结构的新型模式,欧盟为该计划投入10亿欧元巨资,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一个研究团队是此项目的带头人。 日内瓦湖地区、尤其是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一带,可谓是医疗科研与新兴公司的发源地。 ...

这两名商人现在组成联盟,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和日内瓦大学也参与进来,共同建立一个新的生物技术和神经科学研究基地,维斯通过他的基金会提供1亿瑞郎的启动基金。

6月底第一批工作人员就应该搬入,等一切就绪,300名科研人员会占据三分之一的面积,这一生物技术园一方面应该以衍生公司为基础,另一方面也会得到来自生命科学范畴的成型公司的支持。

潜力不明

该领域和政治层面直到联邦经济部长约翰·施耐德-阿曼,对此举感到很高兴也深深松了一口气。日内瓦大学校长Jean-Dominique Vassalli激动地说,现在终于可以进行“以前无法想象的”科研了。

而生物科学专家Jürg Zürcher的态度比较谨慎,他说:“去年默克索兰诺的关闭,为瑞士生物技术工业带来了很大的损失,这一新科技园的成立不可能从今天到明天马上弥补这一损失。重新赢得信任和找到明确的目标都需要一定时间。”

但是他依然认为这一科技园是一个“好的起点而且有着优秀的基础设施,将培养出天才人物并成为生物技术的亮点。从中期和长期来看,都会对日内瓦、雷蒙湖畔地区和整个瑞士产生良好影响。”

瑞士生物科技领域

生物科技是指结合有机物的生产,用来对药品、食物、燃料和其他产品进行升值。

公司大多集中在巴塞尔、日内瓦、苏黎世和提契诺州。

这一行业共工作着 13'700名员工,2012年创造47亿瑞郎的营业额。用于科研和发展的资金为13亿瑞郎。

(资料来源:瑞士生物科技报告2013)

信息框结尾

一起成长

瑞士西部自2000年以来成为瑞士的医药和生物技术中心,在洛桑联邦理工学院院长 Patrick Aebischer的推动下,这一地区借鉴加利福利亚硅谷形式,成为“健康谷”。

这一区域从下瓦莱州经过日内瓦和洛桑一直延伸至纳沙泰尔州和伯尔尼。它旗下拥有750个生物技术和医药技术范畴的新兴公司和国际大企业,其中包括Baxter、Debiopharm和UCB Farchim、Inkubatoren、科研实验室和各大专院校,工作人员达到500名之多。“健康谷”与剑桥和牛津一起成为欧洲该领域的三大招牌。

生物技术协会BioAlps主席Benoit Dubuis对此也持谨慎态度,他认为这不是一场“革命”,而更是对这一地区多年来工作的认可。他说:“维斯完全可以把研究所建立在新加坡或者上海,但是他选择了日内瓦,因为他在这里有像联邦理工学院和日内瓦大学这样可靠的合作伙伴。”

瑞士医药科技领域

约1600家公司覆盖了一个很宽领域的生产和科技。许多公司生产医学植入物。

这一行业的技能来自瑞士的钟表和机械制造技术。

过去两年该行业的增长率达到1.5%,所有医药科技行业创造的价值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1%,就业率占全国1.1%,出口占全国总出口1.1%。

这些数据高于美国、德国及其他在这一行业占领先地位的国家。

瑞士公司平均将营业额的13%用于研发。

60% 瑞士医药科技公司与10所大学和2所联邦理工学院紧密合作。

(资料来源:瑞士医药科技报告2012)

信息框结尾

不是波士顿的效仿

维斯研究所的目的不是效仿波士顿的哈佛大学,该大学研发出了一个以人体细胞为基础的小仪器“肺芯片”,还发明了一个像蜜蜂一样大小的飞行机器人,在救援活动中起到搜索的作用。

对于Jürg Zürcher来说,瑞士的这一生物科技园拥有发展当地经济和工业的潜力。瑞士作为一个国家很小,但是作为“健康谷”可以将巴塞尔和苏黎世两大经济空间容纳进来。

巴塞尔的领先地位

巴塞尔的“生物谷”将瑞士西北部的约900个生物和医药技术企业联合在一起,共拥有 50'000名员工,外加大学和科研技术企业中的15'000名科学工作者。这一莱茵河畔包括诺华和罗氏两大制药巨人在内的大联合体在世界范围内占有40%的制药企业。

苏黎世虽然在医药技术上的势力还在西部健康谷之后,但是也拥有21'000名工作人员,创造的价值占整个州生产总值的4%。这三个地区形成了世界密度最大的生物科技网。

“瑞士是一个整体,在国际上名列前茅,但是瑞士必须集中精力发挥自己的特长,让每个地区都能做到最好,” Zürcher这样说。

但特别要注意来自东方的竞争对手,他提到了印度和中国。 在上海新近又建起了第二个生物和革新中心,雇佣中国科研人员,这是从美国西海岸那边迁过来的科研基地。“建立科研中心,一般挑选科研和金融最有利的地方,而瑞士这两个有利条件都有。但是我们必须好好利用,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生命科学方面的广告。可是在瑞士经常是这样:做了很多,却说得太少。”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