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公民权力 公民动议 “人与动物应该获得同样的基本权利”

人与猴子应该获得同样的基本权利

人与动物应该获得同样的基本权利。饲养员与猩猩,1974年苏黎世动物园资料图片。

(Keystone)

近年来,没有什么像公民动议那些主导着瑞士的政治。一方面,要求改革动议的呼声渐渐退潮,而另一方面,关于贯彻动议的讨论却甚嚣尘上。对此,政治学家在新版《直接民主年鉴》中进行了探讨。

本文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 #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这一特刊是瑞士资讯讨论直接民主,广开言路的平台。文章观点并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Sentience Politics智库的积极分子开诚布公地说,他们的首要目的并不是按照字面意思落实动议,不是要求猴子获得与人类同样的基本权利。 

不,2017年向巴塞尔城市半州递交了“灵长目动物的基本权利”(德)外部链接的积极份子们有着更远大的目标。

动议的倡议人在主页上写道,除了猴子,猪、牛和鸡也应该获得与人类同样的权利。该提案只是在全球范围保证动物基本权利、进而实现纯素食的第一步,也是一小步。 

Sentience Politic把提案比喻为“一只脚跨进了门槛”。然而,巴塞尔城市半州州议会却把这只脚挤出了门外。起先,州议会称动议不合规定,违反了现行联邦法律。

但是,今年年初,州宪法法院宣布同意倡议人提出的上述,反对州议会的决议。

125年的公民动议 从无足轻重的政治道具到决定历史进程的政治工具

英国的一次“全民公投”就搞得世界沸沸扬扬;而在瑞士,“全民公投”已成为当代公民在日常生活中一种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政治“利器”。这首先要从公民动议(Volksinitiative)说起。在创制伊始,它很少被用到,只不过是一种公民表达对当局不信任的工具,用于督促政府或议会作出改变。

Suzann-Viola Renninger在新版《直接民主年鉴》中引用了“一脚跨进门槛”这种表达方法(见信息栏)。她认为,“一脚跨进门槛”是公民动议的新功能。其实,这是广告和营销的惯用战略,“一种说服技巧,其核心元素在于逐步提高要求。 ”

第一项“要求”就是灵长目动物应该获得基本权利。选民们在经过思想斗争之后,可以相对容易地接受这项要求。

最终要求是在宪法中规定纯素食,而这就让选民有些难以消化了。

让少数人发声

“一脚跨进门槛”是对公民动议现有功能的补充。 

伯尔尼大学退休教授、政治学家Wolf Linder (德)外部链接认为,公民动议有三个功能,而这三个功能都促进了少数人群的权利。

  • 阀门的功能,以公民动议为工具,应对占主导地位的精英阶层。
  • 催化剂的功能,把时机尚未成熟的议题提到议事日程。
  • 飞轮的功能,把在部分群体中讨论的题目纳入动议,引起公众更广泛的关注。

“动议促选”发展势微

除此以外,近几十年来,政党更多地把公民动议用作促选工具,动议的促选功能越来越显著。

在重要选举来临之际,政党纷纷提出动议,以赢得选民的支持。

直接民主 瑞士的公民动议

瑞士实行直接民主制,公民动议是公民直接参与政治决策的一种途径。在一些国家,公民甚至可以提出自己的法律草案。动议内容多种多样:从限速、改善能源到教育体制变革,包罗万象。 如何发起公民动议? 公民提出动议之后,政府部门要对其合法性进行审核,而后,公民需要进行宣传以寻求支持。 ...

《年鉴》作者Axel Tschentscher,Andreas Gutmann和Lars Ruchti指出,所谓的“动议泛滥”(德)外部链接最近发展势微。这样一来,关于动议改革的讨论本该烟消云散。 

提出改革动议的原因是,人们担心国家因处理一桩桩一件件的公民动议而丧失国家职能。

改革派建议,抬高公民动议的门槛,提高征集签名的数字。目前,如果倡议者在18个月内征集到10万个签名,就可以提出公民动议。 

《年鉴》作者认为,一项最近进行的研究也有助于平息人们的忧虑。研究显示,尽管公民动议在近40年来更多地被政党用作动员选民的工具,但是,“竞选工具”并未改变公民动议的最初功能,这就是“少数人发声的阀门”。

学者们的结论是,阀门的功能和动员选民的功能是基本平衡的。

直接民主年鉴

2017版《年鉴》(德)外部链接是年鉴系列的第7部。这是《年鉴》首次由一名瑞士女学者负责,她的名字是Nadja Braun Binder(德)外部链接。这位法学家直到今年夏天都在阿劳民主中心(德)外部链接工作,今夏之后,将担任巴塞尔大学的助理教授。

除了上文介绍的瑞士民主现状外,《直接民主年鉴》也关注国际问题,比如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公投、拉丁美洲的直接民主发展状况、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公民参与与直接民主的关系、德国、奥地利的国家报告等。

信息框结尾

“动议泛滥”的谣言 

《年鉴》所列数据清楚显示,动议数量迅速增加的说法并不属实。2014年,也就是瑞士上届议会大选的前一年,在联邦层面总共有12个动议。这正好是大选前一年,也就是20062010递交的公民动议的平均数。 

政治学家的研究显示,选举年递交的动议数反而大幅度下降。2015年,只递交了6项动议,与2011年的21项动议相比,大大减少了。在2007年选举年,总共有12个动议。

议会任期4年,2016年、2017年正好是本届议会任期的中间时段,瑞士将在今年10月12月进行大选,选举出新一届国民院和联邦院。中间年份递交的动议数为8.5,符合多年以来的平均值。

动议实施引起热议

《年鉴》作者认为,公民动议显示出两个主要发展趋势,一是改革呼声渐渐平息,二是,关于如果实施动议的讨论日益激烈。 

这集中体现在被选民在2016年否决了的执行动议(德)外部链接上。瑞士右翼保守党,也就是瑞士人民党旨在通过该动议,夺取议会对驱逐犯罪外国人动议(德)外部链接法律执行权(德)外部链接

外部内容

实施“反对大规模移民”(德)外部链接动议也引起了巨大争议,该动议同样由瑞士人民党提出。在议会实施动议的同时,一个新动议被提出来了,这就是“走出僵局!放弃重新引入移民配额动议”(德)外部链接

不久,该动议又被撤回,因为倡议人看到,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的实施已经达到了他们的主要目的。

相反,瑞士人民党认为,他们提出的倡议没有被落实,并提出了后续动议,以施加压力。2018年, 瑞士人民党递交了“温和移民(限制动议)”(德)外部链接。瑞士选民预计将在2020年对此进行表决。

成功几率小,受欢迎程度高 

《年鉴》作者的结论是:公民动议现在是、将来也是瑞士直接民主的亮点。尽管提案被通过的几率很小,但是,2019年3月就有4个委员会开启了联邦层面公民动议的签名征集工作。只有十分之一的公民动议被选民通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