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能从台湾学到点什么

台湾数码部长唐凤:把数字化民主带到了国际舞台。 swissinfo.ch

对许多人来说,瑞士在传统的直接民主体系中当属“世界第一”。然而它的数字化进展却并不太顺利,看看最近“电子投票”的失利吧。而台湾恰恰在数码化、高参与率的民主方面位居世界前列。我们与台湾数码部长唐凤的交谈,正代表着这两种顶尖民主的思想交锋,可供全球借鉴。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唐凤所代表的是全新的政治家类型:这位38岁的台湾数位(即数码)部长,虽然是“政务委员”,但同时也是公民黑客(Civic-Hacking)的活动家、哲学家和民主 2.0时代的国际摇滚巨星。她代表着新的一代,不再为追赶数字变革而疲于奔命,也不再从意识形态上就开始拒绝,而是要定义并引导这个数字化的世界。

“我们不是在建造一个虚拟世界,而是要共同创造一个现实世界,”她说:“我们不再着重于机械化学习,而是要合作学习”。

地缘政治热点爆发民主讨论

“我们不应该再问用户体验,而应该问人类经验,”这是她的宗旨。对有些人来说,这听起来太天真、太理想主义了,然而对一个地缘政治热点来说,这就是冷酷的现实。唐所在的政府,正受到越来越少国家的承认。台湾正爆发着激烈的讨论-它在何种程度上属于将这个岛屿视为背叛省份的中国;又如何保护台湾的民主。

所以与拥有古老民主体系的瑞士相比,台湾面临着社会和民主体制改革的巨大压力。瑞士资讯(swissinfo.ch)于不久前在台湾首都台北的政府所在地拜访了唐凤,并与她就两国的政治体系进行了对比。讨论围绕着民主的未来展开,这些问题对全球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我们的网络平台到底有多安全?谁拥有共同决议权?公民如何能熟练地掌握数码工具?

共同执政

唐的目标是,不要在逐步成型的数码世界里复制等级和权力的结构,而是要积极引导。所以唐不再提什么电子投票,而是提出了“共同执政”(CoGov),也就是合作治国。共同执政的理念是让所有人都“参与公共服务”。从部长到尚未获得选举权的青少年:大家都享有同等权利和共同决定权。

不再谈“智能城市”,我们需要的是“智慧公民”,这是主要宗旨。

两个网络平台v台湾(英)参与(英)是台湾比较普遍的“主题-开启器”,后者主要收集行政领域内的各种建议。

唐凤-一位不同寻常的人物

她15岁辍学,作为程序员成立了多家创业公司。当时作为网络社群成员的经历,以及要成立由多个利益方共同组成网络政府的念头影响她至今。

甚至1989年北京的天安门事件对她也有影响。

2013年初她成为“零时政府”(Gov Zero,简称:gOv)成员,这是直至今日台湾最有影响的市民黑客运动组织。唐对其成员的定义是“具有活动家风范、有政治追求的程序员”。

3年前唐凤应台湾总统蔡英文的邀请进入内阁,成为世界上首个数位(数码)部长。此前她曾做过3年的青年顾问。

唐凤既富远见又脚踏实地,这令她成为国际上炙手可热的民主数字化、参与化和多样化发展的传播者。2019年她在《纽约时报》(英)《经济学人报》(英)上发表多篇文章。

End of insertion

与瑞士做个简单的对比:巴塞尔市是第一个要引入数字平台-为公民动议和全民公决收集签名的州,它正对此进行测试。

数据显示:实践成功

自3年前网站上线以来,仅Join就吸引了上千万的用户。“只要近半数以上的台湾人进入我们的参与平台,我们就不再是’电子-参与’,而是共同执政,”唐表示。

今年10月接受Join受理的有上百条提议和100多条整改通告,这引发了针对近2000个政府项目的讨论。大部分主题集中在健康保障、卫生设施和建造社会福利住房方面。

政府走向市民,而不是正相反

每个部委都有一支负责“开放政府”(英)的团队。他们的任务是:每月组织一次与市民的会面,倾听民意并尽早发现问题。公民从一开始就可以积极参与到议题设置中来。

例如:2019年9月他们就忙于为传统的肥猪比赛下禁令。因为该比赛要给最重的猪戴上桂冠,所以这些动物被痛苦喂养得几乎不能挪动。还有一项主题是建立专业应对校园性侵的机制。

每两周唐凤会到台湾各地巡访一次。这位女部长要深入基层,保证各地居民都可以把自己的困难和问题通过高速视频网络直接反映给台北各部委的相关负责人。每周三是唐凤的市民接待时间:从早10点至晚10点,市民都可以面对面地向唐凤倾吐自己的担忧和烦恼。

寻找共同点而不是各走极端

实践起来是这样的:公开合作可以让各方确定合作中的共同点。这样参与者就变成了拥有共同目标的合作伙伴。“最重要的是确立行为典范,”唐解释说。

重点:台湾

2019年末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将台湾设为重点之一。

其出发点首先基于与台湾的记者同行们展开的交流项目;其次是2019年举办的直接民主与公民参与世界论坛。论坛于10月在台中和台北举办。

End of insertion

作为比较,到目前为止瑞士公民的行动还主要集中在修正政治议案上。唐评论说:立法机构首先要制定法律,然后对社会规范做出界定,这就往往会闹得天翻地覆,因为讨论会分向两极。而且“在自由的民主制度下,所有紧急的东西都很有可能变成自上而下的命令”。

直接民主方面还要向瑞士学习

台湾自己也急需学习,2018年《新公投法》实施后所举行的首次投票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次失败。一方面公开讨论仅限制在28天之内;另一方面,投票日期与地方选举连在一起。这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因为有些提案竟然是候选人在竞选中提出的,唐说:“这方面我们要更多地向瑞士学习”。

唐对数字化民主的风险也毫不陌生,将重大决策交给数码世界还有些为时过早。“在选举市长或总统时,我们不会启用电子投票。我们绝对不会这样,”她说,被滥用的风险太大了。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