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票日到來之前,瑞士人已投下神聖的一票

通訊投票是目前瑞士公投與選舉最常使用的方式 © Keystone / Ennio Leanza

以公投決定國家大小事,是極為強烈的瑞士印象。以直接民主著稱於世的瑞士,一年有4次全國性公投,若加上區域性的州事務與村里事務公投則更可能超過4次,對瑞士人而言,「公投」可說是家常便飯。瑞士的通訊投票也行之有年,海內外的瑞士公民能無地域隔閡地對國家議題發聲。

方常均, 瑞士資訊swissinfo.ch

本篇報導除介紹瑞士的通訊投票制度之外,並採訪三位為工作、求學而分別居住過南美洲、歐洲與亞洲的海外瑞士公民,與讀者分享他們的投票經驗與海外觀察。

通訊投票設計

瑞士國內的選票是郵寄處理,在開票的一個月前左右,選民們就會收到投票公報、選票和一張投票證。公報裡有各黨政見、正反意見的陳述。此外,選票郵件中也會附上信封和投票證,將投票證和選票同時放入回郵信封,寄回選務單位或是在投票日當天去投票所,即為完成投票。

投票證即為選票的仿偽設計,每一位選民都有專屬的投票證,內含個資以及一枚二維條碼(QR Code),寄回選務單位的選票也要附上簽名的投票證,用以確保是由本人親自投票以表達政治意見。

選民收到選票時,距開票日約有一個月的時間,積極發表政治意見的選民約在第一週或第二週就會寄出選票回郵。回郵信封按各州不同,有的州會在信封附上郵資。通訊投票是目前瑞士公投與選舉最常使用的方式,直接到投票所投票的選民則是少數。

海外瑞士人如何投票

海外瑞士人也可採用通訊投票參與國內政治事務(德),這是瑞士用政治制度保障海外公民的參政權。

想參與海外通訊投票的瑞士公民必須先在所在國的瑞士官方機構辦理登記,如大使館、領事館或其他官方代表單位。海外公民將會收到州事務級的公投訊息與選票,以及代表該州的國會議員選舉的選務資料與選票。瑞士海外公民再自行透過當地的郵政系統將回郵寄回瑞士,即完成公投與選舉。

瑞士接受本國公民擁有雙重或多重國籍,這個政策並不影響投票這個層面的參政權。只要海外公民向海外瑞士代表機構登記參與海外投票,皆可透過通訊投票表達自己對國家內政的政治意見。

海外瑞士人組織(德)在網站提供登記下載表格(德),並向海外公民說明如遇選舉相關的行政難題該如何處理(德),舉凡海外公民所收到的選舉公報使用的官方語言是否是自己熟悉的語言等瑞士特有的問題,都能找到解答。網頁並以德法義英四語呈現。

郵政系統關係投票成功率

受訪者中,曾居住於秘魯的Othmar E. 表示,我們當時住在秘魯的山區,當地除了國家的郵局之外,也有私人的郵務公司。但因為郵件延誤,收到選票時只剩一週的投票時間,加上我們對公家的郵局沒有信心,眼見開票日在即,所以寫完選票後就立刻送私人郵務公司,把選票寄回瑞士。

他並說,祕魯山間的私人郵務公司仍是採取和公車一起運送的方式,如同舊時瑞士的做法。選票往返瑞士的路程,缺乏便利性,更重要的是缺乏對郵政系統的信任。

曾居住於英國的Anjali F.與新加坡的Micheal R.則認為他們在海外的居住地沒有郵政系統信任度的問題。郵寄選票的準時度和到達的可能性,不在他們擔心的範疇。

依現今行政規定,若是海外選票與選舉資料被郵政系統退件三次,該公民的地址將被國內的選務機構刪除並不再郵寄。海外瑞士公民只要再次向所在國的瑞士代表機構登記,就會再度收到選票與相關文件。

心繫家鄉,再遠都要投下那一票

參與訪談的三位瑞士公民皆表示,他們在國內時每次公投幾乎都會投票,而且不管他們移居到什麼國家,都會表達對自己國家內政的關心。他們也同時表示,離開瑞士只是幾年的時間,當時都有再度回鄉定居的打算。用投票,表達對國家內政的關注,也同時是在關心自己的未來。

Anjali F.與Othmar E.均表示,他們在海外時仍會跟家人保持聯繫,並了解瑞士內政的發展,透過討論幫助他們理解國家政治現況。

社會學背景的Othmar E.並說,瑞士的多黨政治中選民雖有不同選項,但卻有固定的喜好傾向。說實話,我的海外生活對我的政治看法改變不多。政黨提出的實際政策對我回到瑞士後的生活是否會有影響,是我投票時的主要考量。選舉時,我所投的候選人通常也是我長期支持的政黨所推薦的。

Micheal R.說道,瑞士政府提供海外投票的服務,國內事務的發展也將影響我回國後生活的種種。既然擁有發表言論的權利,我當然要行使這項公民權。

Anjali F.也說,參與投票是公民義務。再遠都要投下那一票,我住過英國和德國,那幾年每次都參與投票。

海外瑞士人親身體會的民主差異

住在自己國家時,國民的身分並不明顯,到了海外在不同的制度下生活,才有機會從對比中清楚看見母國所給予的各種思考與行為,同時也明瞭作為瑞士國民在本質上與其他國家有何不同,受訪者分享了他們的經驗。

Micheal R.特別說道,我住在新加坡時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也就是有的人不願意討論政治,我後來發現連住在瑞士的外國人也是如此。這個不願意當中包含著害怕,如果雙方的意見不同,好像討論了以後可能會變成彼此的敵人。

在瑞士我們很常跟朋友討論政治,也有很多不同的題目可談,和自己的朋友持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也是常見的。有可能在討論後,改變了自己的看法;也可能討論後,接納了對方的意見,彼此產生共識。

討論政治無損友誼,透過這樣的討論,朋友們的看法反倒可以融合在一起。在態度上我們也接受別人對議題有其他的看法。

政治意見形成投票決定,瑞士人在從小耳濡目染,已經習慣表達。

Othmar E.也提出,國家的郵政制度健全,人民對郵政系統有信心,是通訊投票的一大基礎。郵政系統是國家基礎建設裡的重要項目,若是連這個生活必備的基礎系統都無法使人民有信任感,這樣的國家在政治運作上將難以和瑞士相比。

每個國家因自身條件不同,各國人民所了解的民主也是不同的。瑞士人有權決定州級和更小行政區的事務預算,以減少貪污,也能安全無懼地說出自己的意見,這些對瑞士人而言再自然不過的小事,在某些國家則是奢望。談民主,要從生活小事看起。

海外公民參與,凸顯內政外交的雙面性

今日投下一票,決定未來的生活,由人民投票決定社會發展的走向。民主最終的訴求即是國家屬於全民,瑞士的直接民主賦予國民參政權,得以減少政府行政機關、代議士與人民之間的意見衝突,紓解國大民小的社會壓力,及行政立法上的缺失可能帶來的傷害。

Micheal R.補充,即使到了國外,我作為瑞士人的事實也不會改變。外交政策左右瑞士的海外形象,這點對旅外國民當然重要。

國家的內政發展也會影響國際形象,不管遊子走得多遠,總盼著母國在國際間是帶著正面的形象。海外國民也時常在自己的生活圈裡成為母國的代言人,在說出自己的國籍時,國家形象和己身的存在緊緊相連。母國的強與弱、富與貧、自由或專制,都顯出內政與外交對旅外國民而言實為一體兩面。

各州有別的海外投票自主權

瑞士聯邦政府法令所保障的海外瑞士公民投票權,以全國性事務公投與國會選舉為限。講究各州獨立精神的瑞士,對於旅外公民是否能在海外參與地方性事務投票,則有州與州的差別(德),有的州賦予公民州級投票權。

這州與州的差別,也正是瑞士人民自主的另一實證:民主即是要保障個別差異存在的自由。每個州的特性與特質,也造就自己的名聲。於此同時,更在瑞士的一致性裡突顯了社會與民族的多樣性,包容多元才能共生。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