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民主暗房系列 瑞士的民主只有四分之三

Käse als Berge dargestellt

拿奶酪做比喻的话:瑞典就像艾门塔尔,多孔代表宽松畅通的政治参与体系。瑞士则是帕马森干酪,坚硬质地代表着政治参与体系的僵化。

(Keystone/Georg Hochmuth)

谁拥有了瑞士护照,谁就享有世界上最广泛的政治参与权。但是,只有四分之三的瑞士居民拥有瑞士护照。也就是说,25%的瑞士居民及纳税人在政治上被禁声了。就此,研究人员发出了民主赤字警告。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在多个国际民主对比中,瑞士因为在政治参与方面的不足(德)外部链接而痛失领先地位。

政治参与当然不是奶酪。但是,如果把它比作奶酪的话,那么瑞典就是有许多孔洞的埃门塔尔奶酪,这是因为瑞典拥有宽松畅通的政治参与体系。丹麦人、芬兰人、冰岛人和挪威人可以在居住2年后,申请瑞典国籍。其他国家的公民最多需要等待5年时间即可申请入籍。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这一特刊是瑞士资讯讨论直接民主,广开言路的平台。文章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瑞士是埃门塔尔奶酪的发源地,然而,其政治参与体系僵化得如同帕马森干酪。如果想要参与瑞士政治生活的外国居民碰巧不是世界级体育健将的话,他就要站在后面排队慢慢等待。体育健将可以申请简化入籍。另外,拥有7位数的银行账户也对入籍大有裨益。

没有红色护照,就免谈政治参与 

国际对比显示,瑞士的融入政策十分严格,入籍路上布满荆棘险阻,因此许多在瑞士生活了很长时间的外国人最终选择了放弃入籍,从而也就放弃了参与政治生活的入场券。目前,四分之一的瑞士成年居民因各种原因选择了放弃红色护照,这样,他们大多没有任何政治权利或者最多只有极少的政治权利外部链接

1个国家,26种制度

在外国居民参与政治生活方面,瑞士的地区差异很大。在这个联邦制国家,有多种不同的融入政策同时共存。

纳沙泰尔大学启动的研究项目nccr ð on the move 外部链接详尽地研究了瑞士各州的差异。学者们以多种因素为基础建立了基数,并以基数为基础,对比了各州的入籍政策、外国人以及海外瑞士人的政治参与权。

法语区 – 自由主义高地

瑞士在入籍方面存在着重大的地区差异。以乡村为主的瑞士德语区和瑞士南部相对保守,而以城市为主的、信奉新教的瑞士北部及西部地区相对宽容。

上述差别在外国人的政治参与权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西部的法语区相对自由,首屈一指的是纳沙泰尔州。此外,巴塞尔城市半州、格劳宾登州和外阿彭策尔州都保障了外国人的政治参与权。目前,其他各州都没有赋予外国人这项政治权利。

要强调的是,我们谈的是州层面的政治参与权。在联邦层面,只有拥有了瑞士国籍,才拥有政治参与权。

(1)

瑞士和瑞典,到底不是一个国家 

其实,上面的表格只反映了部分事实。理论,也就是说,抽象的政治参与权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至于外国公民是否使用这项权利,就要另当别论了。 

卢塞恩大学研究出了一个用以对比欧洲各国民主制度的指数(德)外部链接,其中也包括外来移民的融入。在欧洲,瑞典是融入外来移民的冠军,这个结果并不出人意料。瑞士排名倒数第一,稍稍落后于塞浦路斯。

位于欧洲心脏的共和国 

排名倒第一当然并非偶然。瑞士严格的外国人法声名狼藉,这主要是由历史原因及国家体制造成的。瑞士是共和国,可能是所有共和国中最共和的一个。共和政体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对人民的严格界定。

永久性议题 – 外国人投票权

在瑞士,外国人投票权引起了永久性争议,可是,在联邦层面上,该议题是毫无希望获准的。但是,该议题的活力显现在州的层面上(德)外部链接。下面是最新进展:2014年,沙夫豪森州的选民以85%的多数明确驳回了议案。2015年,自由主义智库Avenir Suisse出人意料地对“外国人在地区层面应该拥有被动选举权”表示支持。伯尔尼州也在州议会上提出了类似的倡议,但是很快又撤回了提案。在索洛图恩州,外国人投票权议案去年在州议会遭到否决后,目前,左派青年党联盟又重新发起提案。

信息框结尾

谁属于人民,谁不属于人民,都有明确的定义。如果你是人民的一员,你就是主权公民,你就享有包括决定权和参与权在内的广泛的政治权利 。共和政体下的公民不仅仅是国家公民,他也是国家的一部分,他既是被统治者,也是参与统治者。这种对公民权的排他性、甚至霸权性理解是瑞士之所以直到1971年才引进妇女选举权的原因。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男性公民一直认为,女性不属于人民。女人交税是可以的,但是参与政治却是万万不行的。

那些不是人民一员的人,在政治上只拥有很少的权利,其实,他们在瑞士的绝大多数地区根本没有任何政治权利。尽管如此,他们跟他们的瑞士邻居一样乖乖地交税。

在管理公共事务时,没人询问他们的意见。这就产生了民主赤字。因为根据自由主义国家的基本原则,谁交税、谁遵守国家的法律,谁就有权参与政治决策。

如果把妇女选举权作为测量瑞士社会自由化进程的指示器的话,会飞的汽车、去火星上度假和人造肉排都要早于外国人投票权的获准。

引言结束

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把妇女选举权作为测量瑞士社会自由化进程的指示器的话 – 瑞士女性等待了123年才获得了妇女选举权 – 会飞的汽车、去火星上度假和人造肉排都要早于外国人投票权的获准,如果该议案获得了多数派支持的话。

与公民权跟政治权脱钩相比,更具有可能性的是放松入籍门槛。但是,这个议题也面临着重重阻力。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试图强迫瑞士走向自由主义道路的不是别人,正是拿破仑·波拿巴。然而,即使这位欧洲最伟大的君主也不得不向瑞士低头。据传,他曾失望地说:“一连串的幸运事件把我推向了法国政坛的巅峰,但是我自认没有能力统治瑞士。”

系列“民主的暗房”

从国家层面的投票数字来看,瑞士在世界上名列前茅。2017年,瑞士创造了一年进行了620余次投票的世界纪录,尽管如此,瑞士的民主并不完美。

在本系列中,Sandro Lüscher向我们暴露瑞士民主的软肋。本文作者曾在苏黎世大学学习政治学,现在是博主,其博客以瑞士政治动态为主题。目前,他在圣加伦大学担任助教,研究瑞士各州的选举体系。

信息框结尾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