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民主暗房系列 瑞士的民主只有四分之三

Käse als Berge dargestellt

拿奶酪做比喻的話:瑞典就像艾門塔爾,多孔代表寬鬆暢通的政治參與體系。瑞士則是帕馬森乾酪,堅硬質地代表著政治參與體系的僵化。

(Keystone/Georg Hochmuth)

誰擁有了瑞士護照,誰就享有世界上最廣泛的政治參與權。但是,只有四分之三的瑞士居民擁有瑞士護照。也就是說,25%的瑞士居民及納稅人在政治上被禁聲了。就此,研究人員發出了民主赤字警告。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在多個國際民主對比中,瑞士因為在政治參與方面的不足(德)外部链接而痛失領先地位。

政治參與當然不是奶酪。但是,如果把它比作奶酪的話,那麼瑞典就是有許多孔洞的埃門塔爾奶酪,這是因為瑞典擁有寬鬆暢通的政治參與體系。丹麥人,芬蘭人,冰島人和挪威人可以在居住2年後,申請瑞典國籍。其他國家的公民最多需要等待5年時間即可申請入籍。

本文屬於瑞士資訊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外部链接。這一特刊是瑞士資訊討論直接民主,廣開言路的平台。文章觀點並不一定代表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立場。

信息框结尾

瑞士是埃門塔爾奶酪的發源地,然而,其政治參與體系僵化得如同帕馬森乾酪。如果想要參與瑞士政治生活的外國居民碰巧不是世界級體育健將的話,他就要站在後面排隊慢慢等待。體育健將可以申請簡化入籍。另外,擁有7位數的銀行賬戶也對入籍大有裨益。

沒有紅色護照,就免談政治參與

國際對比顯示,瑞士的融入政策十分嚴格,入籍路上佈滿荊棘險阻,因此許多在瑞士生活了很長時間的外國人最終選擇了放棄入籍,從而也就放棄了參與政治生活的入場券。目前,四分之一的瑞士成年居民因各種原因選擇了放棄紅色護照,這樣,他們大多沒有任何政治權利或者最多只有極少的政治權利

1個國家,26種制度

在外國居民參與政治生活方面,瑞士的地區差異很大。在這個聯邦制國家,有多種不同的融入政策同時共存。

納沙泰爾大學啟動的研究項目NCCR d外部链接在移動詳盡地研究了瑞士各州的差異。學者們以多種因素為基礎建立了基數,並以基數為基礎,對比了各州的入籍政策,外國人以及海外瑞士人的政治參與權。

法語區 - 自由主義高地

瑞士在入籍方面存在著重大的地區差異。以鄉村為主的瑞士德語區和瑞士南部相對保守,而以城市為主的,信奉新教的瑞士北部及西部地區相對寬容。

上述差別在外國人的政治參與權方面表現得尤為明顯。西部的法語區相對自由,首屈一指的是納沙泰爾州。此外,巴塞爾城市半州,格勞賓登州和外阿彭策爾州都保障了外國人的政治參與權。目前,其他各州都沒有賦予外國人這項政治權利。

要強調的是,我們談的是州層面的政治參與權。在聯邦層面,只有擁有了瑞士國籍,才擁有政治參與權。

(1)

瑞士和瑞典,到底不是一個國家

其實,上面的表格只反映了部分事實。理論,也就是說,抽象的政治參與權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至於外國公民是否使用這項權利,就要另當別論了。

琉森大學研究出了一個用以對比歐洲各國民主制度的指數瑞士(德)外部链接,其中也包括外來移民的融入。在歐洲,瑞典是融入外來移民的冠軍,這個結果並不出人意料。排名倒數第一,稍稍落後於塞浦路斯。

位於歐洲心臟的共和國

排名倒第一當然並非偶然。瑞士嚴格的外國人法聲名狼藉,這主要是由歷史原因及國家體制造成的。瑞士是共和國,可能是所有共和國中最共和的一個。共和政體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對人民的嚴格界定。

永久性議題 - 外國人投票權

在瑞士,外國人投票權引起了永久性爭議,下面可是,在聯邦層面上,該議題是毫無希望獲准的。但是,該議題的活力顯現在州的層面上(德)外部链接。是最新進展:2014年,伯恩、沙夫豪森州的選民以85%的多數明確駁回了議案2015年,自由主義智庫艾文莉瑞士出人意料地為“外國人在地區層面應該擁有被動選舉權”表示支持,伯恩州也在議會上提出了類似的倡議,但是很快又撤回了提案。在索洛圖恩州,外國人投票權議案去年在州議會遭到否決。目前,左派青年黨聯盟又重新發起提案。

信息框结尾

誰屬於人民,誰不屬於人民,都有明確的定義。如果你是人民的一員,你就是主權公民,你就享有包括決定權和參與權在內的廣泛的政治權利。共和政體下的公民不僅僅是國家公民,他也是國家的一部分,他既是被統治者,也是參與統治者。這種對公民權的排他性,甚至霸權性理解是瑞士之所以直到1971年才引進婦女選舉權的原因。在此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男性公民一直認為,女性不屬於人民。女人交稅是可以的,但是參與政治卻是萬萬不行的。

那些不是人民一員的人,在政治上只擁有很少的權利,其實,他們在瑞士的絕大多數地區根本沒有任何政治權利。儘管如此,他們跟他們的瑞士鄰居一樣乖乖地交稅。

在管理公共事務時,這就產生了民主赤字沒人詢問他們的意見..因為根據自由主義國家的基本原則,誰交稅,誰遵守國家的法律,誰就有權參與政治決策。

如果把婦女選舉權作為測量瑞士社會自由化進程的指示器的話,會飛的汽車,去火星上度假和人造肉排都要早於外國人投票權的獲准。

引言结束

有一點是明確的如果把婦女選舉權作為測量瑞士社會自由化進程的指示器的話 - 瑞士女性等待了123年才獲得了婦女選舉權 - 會飛的汽車,去火星上度假和人造肉排都要早於外國人投票權的獲准,如果該議案獲得了多數派支持的話。

與公民權跟政治權脫鉤相比,更具有可能性的是放鬆入籍門檻。但是,這個議題也面臨著重重阻力。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試圖強迫瑞士走向自由主義道路的不是別人,正是拿破崙·波拿巴然而,即使這位歐洲最偉大的君主也不得不向瑞士低頭。據傳,他曾失望地說:......“一連串的幸運事件把我推向了法國政壇的巔峰,但是我自認沒有能力統治瑞士“。

系列“民主的暗房”

從國家層面的投票數字來看,瑞士在世界上名列前茅。2017年,瑞士創造了一年進行了620餘次投票的世界紀錄,儘管如此,瑞士的民主並不完美。

在本系列中,桑德羅Lüscher的向我們暴露瑞士民主的軟肋。本文作者曾在蘇黎世大學學習政治學,現在是部落客,其部落格以瑞士政治動態為主題。目前,他在聖加倫大學擔任助教,研究瑞士各州的選舉體系。

信息框结尾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