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民主的暗室/系列 瑞士的直接民主和公民权不过是“可有可无”?

Stimmbürger in einem Stimmlokal, die Kabinen sind mit blauen Vorhängen vor Blicken gesichert

2个有人,1个空的:提契诺州卢加诺为地区投票准备的暗室,这次的提案比较容易理解,选民的参与度就比较高,正如同2016年就圣哥达公路隧道整修工程举行投票时一样

(© Keystone / Ti-press / Benedetto Galli)

女性,低收入者,受教育程度低者,特别是年轻人,他们的身影不仅很少出现在政治委员会当中,甚至也很少参与公投,而他们的“对立阵营”则恰恰相反。这种自我审查所带来的后果便是,他们的政治利益也处于“缺席”状态,在民主程序中不受重视。政治研究者Sandro Lüscher告诉我们,为什么。

本文是亲爱的民主#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外部链接特刊。

信息框结尾

当今世界没有一种民主像瑞士的一样,赋予公民如此全面的政治参与权。高潮是在2016年,圣哥达公路隧道的整修议案吸引了63.5%的瑞士选民参与公投。而低潮则在2018年,一项被称作是“Vollgeld”(主权货币)的议案,连发起人自己都阐述不清,当时只有34.6%的人参与了投票。

“直接民主是深信公民拥有政治理智的一种浪漫表达。”

引言结束

平均算来拥有550万选民的瑞士,每次的投票率并未过半。其原因之一便是:提案的复杂性影响了参与率。现在是时候对这一一直被忽视的因果关系进行研究了。

参与民主制

瑞士实行的是一种所谓的“业余民主”。也就是说,一名村里的面包师可以就税收机构提高企业税赋的议案做出表决;同样,程序员也可以共同决策,农民是否因为奶牛有角而应该获得联邦额外的补助。

说明

本文为作者于夏初向苏黎世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外部链接Daniel Kübler教授(英)外部链接Thomas Milic博士(德)外部链接提交的硕士论文缩减版。全文可在研究所图书馆(德)外部链接查阅。

方法

为了衡量提案的复杂性,有2个指标纳入考量:一个是选民个人对议案复杂性的感知;还有一个是每次投票空白选票与所有有效选票之间的比例关系。后者作为选民感到压力的一个间接衡量指标。出于方法选择的原因,每次投票中只有参与率最高的提案情况被计入。

信息框结尾

各种稀奇古怪的提案,尽管在国外让人频频摇头,但在瑞士大家却习以为常。直接民主是深信公民拥有政治理智的一种制度化且浪漫的表达。

而其前提是公民与国家之间拥有紧密的信任纽带,这样以民主为基础的政治体系才能运转开来。

在合理要求和过分要求之间

然而在投票提案越变越复杂的当代,选民们是否还能凭借已掌握的基本信息,就公投议题形成一个不偏激且多元的意见?

选民参加投票的低参与率是不是显示出选民在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世界感到压力的信号?对于公民中某些人群的压力是否大于其他人群?

这样的疑问触及到我们这个时代民主的核心问题:民主政权的实际效果和对民主这种政权形式的期待之间存在着鸿沟。

用数字说话:20世纪公投的参与率一直在走下坡路,80年代初位于最低点,平均在42%左右。自此略有回升,基本维持在45%,这远非理想数值。

(1)

越复杂,参与率越低?

公民参与政治程序,是民主的基本理念。然而参与的前提是理解提案内容,而且依据不同的论点和论据,可以形成自己的意见。但如果公投议案非常复杂,内容不知所云,语言艰涩难懂,连专家都不甚明了,那么公民对民主避而远之也是情有可原了。

不过还有一种简便方法:公民可以求助于其所信任的政治家、专家、委员会或党派,接受他们的观点,并相信他们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但可能发生的事实却是,被提案吓退的选民,根本就不会去投票。确实如此:提案的复杂程度与参与率是有关系的,如第二幅图表所示。

外部内容

议案越复杂,投票参与率低的可能性就越大。这种相关性的显著程度还受到诸如宣传活动是否深入和议案的重要性等其他因素的影响。

低参与率加深了不公平性

在民主体制中,较低的投票-选举参与率是一个问题吗?这种政治行为上的节制是否意味着满意呢?

相关研究给出了响亮的回答:不,参与率低是问题!而且影响是双重的,首先:全面参与是政治决策合法性的基石。参与率越低,人民决策的政治合法性基础就越不牢靠。

其次:这种政治行为上的缺席并不是等量分布在社会各阶层当中的。它遵循着一定的社会逻辑,也因此撼动了民主的平等原则。

更多人参与意味着更多样

一种民主,必须满足社会对它的要求,必须体现所有人的利益(…),直接民主必须找到这一两难问题的解决之道。

引言结束

投票的参与率越低,其所彰显的社会鸿沟也就越明显。换句话说:参与率高的投票可以更好地反映出民众的多样性,而那些内容不易理解的投票议案,仅有少数人参与,也就只有少数人切身体会到直接民主。

一种民主,必须满足社会对它的要求,必须体现所有人的利益,而不仅仅是条件好的少数人的,直接民主必须找到这一两难问题的解决之道。瑞士这一赋予其公民最全公民权的国家也必须接受挑战。

在瑞士“随机公民”的诞生

还是有解决办法的,其一就是效仿美国俄勒冈州的公民评审(德)外部链接:随机抽取一组公民,就议案提案进行咨询,与所有相关团体和专家共同举行听证。

之后公民评审将咨询的结果变为独立的、易于理解的信息交予选民。经验显示,公民对这些独立的资料非常重视,并可凭此确立自己的意见、作出决断。

瑞士今年将首次尝试成立这种公民评审团,就在11月于瓦莱州首府锡永(Sitten)举行州级投票时。瑞士国家基金会也为此派出了日内瓦大学的助理教授Nenad Stojanovic(法)外部链接


民主的暗室系列

瑞士所举办的国家级公投数量堪称世界之最。尽管该数字创了“世界纪录”,2019年8月时共计有628次公投,但被尊为典范的瑞士民主也并不完美。

本系列刊载了Sandro Lüscher面对民主问题的各种批判性思考。作者在苏黎世大学政治学研究所读博并担任助教,同时开有博客()外部链接记录瑞士的政治事件。

信息框结尾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