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民主 多党执政,只在瑞士

Wolf und Lamm: In der Natur Feinde, in der Schweizer Regierung Partner.

狼和羊:在自然界是天敌,但在瑞士政府中却是合作伙伴。

(commons.wikimedia.org)

从社会党派到保守党派,哪一个国家的政府中几乎包罗所有大党派的代表?瑞士,只有瑞士!而瑞士的这一政治系统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这是直接民主带来的直接成果。

2017年5月,在“巴黎之春”运动将近30年之后,法国又一次经历了一场政治震撼:埃马纽埃尔·马克隆(Emmanuel Macron)以明显多数票当选为法国总统。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我们的特邀作者在这里表达他们的见解,后者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马克隆曾在前任总统奥朗德手下当过部长,而他这次当选总统还要归功于公民运动的兴起。

马克隆在第一轮选举中其实只获得了24%的支持率,但是到第二轮他的对手就只剩下了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许多选民只能在矮子里面拔将军,但无论如何,在法国是“胜出者得天下”!

法国大选四个月之后,瑞士政府也进行重组。因为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辞职,七个联邦席位中的一位需要填补。

以不变应万变 瑞士联邦政府的魔力组合

半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将瑞士政府的席位分配规则称作“魔力组合”。各党在政体上的这一共识近几年来一直受到右翼人民党(SVP/UDC)的挑战。作为瑞士最大政党,截至2015年该党在联邦委员会(瑞士最高行政机关)中仅享有一个席位。 ...

与法国相比,瑞士联邦中的换届就显得不那么惊心动魄了,因为候选的只有一个党派。

接任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的联邦委员来自同党派自由民主党(FDP)的候选人,这一点毫无争议,只需要从三个候选人中选出一个。

瑞士政府大选的关键不是激烈的竞争,而是多年来在瑞士存在的一种所谓的“协商统一”,瑞士政府内部的力量按照这一规则划分。因此在瑞士政府中不是一党执政,而是由几个大党“平分秋色”。

具体来说,就是三个最大的党派各在政府拥有两个席位,他们是右翼人民党(SVP);社会民主党(SP)和自由民主党(FDP),基督民主党(CVP)作为瑞士的第四大党派在联邦委员会中占有一个席位。

魔力组合

瑞士政府中的这一组合被神秘地称为“魔力组合”,但是执政党却并不觉得它有何“魔力”,因为在一个遵循协商统一原则的政府中,不可能有什么大的起伏,求稳、协商让步是核心。

然而各党派也并不是心甘情愿做出让步,而只是从战略大局出发,进行协调。“协商统一”是直接民主的直接产物。

外部内容

各党派在瑞士联邦委员会中的席位分配

各党派在瑞士联邦委员会中的席位分配

出路

瑞士的这一特殊政治系统有着历史根源,早在1848年瑞士联邦成立之初,联邦中只有一个执政党:所有7位联邦委员都是自由民主党成员。


“工具箱”系列报道

瑞士是一个间接和直接民主的混合体,尤其是直接民主在这个国家可以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从联邦成立到现在,瑞士共发起过620次全民公投,打破了世界纪录。

在一个名为 #DearDemocracy直接民主特刊上,Lukas Leuzinger向您详细讲解瑞士的直接民主。

这位作者毕业于苏黎世大学政治科学系,如今他是一名记者,也是博客《拿破仑噩梦》的创始人之一。

信息框结尾

这些联邦委员的工作很难开展,因为瑞士的强制复决(obligatorische Referendum)和1874年开始的公民复决(fakultative Referendum),可以让反对派通过全民投票对自由民主党的政策予以对抗。

执政党最大的劲敌天主保守党每次都将重要的法律条款作为议案发起全民投票,令政府的工作举步维艰,比如他们试图让铁路由国家掌管等。为了走出这个死胡同,自由民主党不得给这个反对党在联邦中空出了一个席位。

左翼最后才来

后来保守派在联邦中得到了一个席位,同样由农业、工业代表组成的市民党派(BGB),也就是瑞士人民党(SVP)的前身也得到了一个联邦委员会的位置。

而左翼社会民主党,到了20世纪上半叶才成为受支持的党派,但是该党派进入联邦的过程比较漫长,直至1943年,各右翼党派才让出一个席位给社会民主党。

外部内容

1959年 - 瑞士联邦委员大选,从此有了“魔力组合”

1959年 - 瑞士联邦委员大选,从此有了“魔力组合”

1959年社会民主党又在联邦中得到了第二个席位-瑞士联邦中的“魔力组合”就此诞生,直至现在依然在沿用,只是最大党派瑞士人民党的一个席位被基督人民党接替。

反对派的参与

联邦中的席位,并不意味着一个党派要参与政府的所有决定。瑞士联邦中这样的权力分配,令各党派都可以参与到政府的政治中来,并对政府予以支持。

在实际工作中,各党派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支持政府的,但是他们同样有权针对某些问题提出反对意见。

比如天主保守党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该党第一位联邦委员约瑟夫·泽普(Josef Zemp)就在联邦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在他的帮助下,瑞士完成了铁路国有化,瑞士联邦铁路SBB就是这样诞生的,在此之前天主保守党一向坚决反对铁路国有化。

社会民主党(SP)进入联邦政府之后,似乎起到了“软化”的作用,尽管在社会民主党得到联邦中的第二个席位之前,自由民主党曾在媒体上说过,“狼”不会安静地在“羊群”边上吃草,暗喻社会民主党进入联邦后不会安生。

脆弱的稳定

尽管不看好,但是后来证明在联邦中“狼”和“羊”还是做到了和平共处。而近年来瑞士联邦委员会中按照协调统一原则形成的稳定变得越来越脆弱了。

早在上世纪70年代,瑞士联邦中的四个执政党针对全民投票议案的看法基本上能保持50%的一致,而现在却很少站在统一战线上。除了社会民主党之外,瑞士人民党如今也常常站在联邦的对立面。

瑞士政治家在过去的几年中出现了两极分化现象,同时党派之间的竞争也日剧加大,各党派要想突出政绩,必须做出更大努力。

走向何方?

所以瑞士一向奉行的协调统一规则也前景茫茫,尽管表面看来所有党派依然信奉这一规则,但是他们寻找共同解决方案的兴趣却在下降。

这会导致问题的出现,因为在不同领域的一些症结迫在眉睫需要解决,比如养老金、企业税收改革等。瑞士这种直接民主系统在“协调统一”原则逐渐瓦解的时代变得越来越困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