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資訊台灣報導 台灣如何成為了數字民主的實驗室

Studenten besetzten 2014 das Parlament Taiwans

2014年,台灣文化經歷了一次轉折。 “太陽花運動”改變了島上的政治生態。當時,台灣大學生在全島舉行反對遊行。

(CommonWealth TV Taiwan (cw.com.tv))

英國反對黨領袖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不久前提出,英國應“以台灣為榜樣推動數字化討論”。科爾賓認識到,數字民主實驗正在這個地緣政治複雜的島嶼上如火如荼地開展,這在全球獨一無二。實驗中也出現許多地雷區。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2014年,台灣文化經歷了一次轉折。俗稱的太陽花運動外部链接改變了島上的政治生態。當時,台灣政府欲與中國大陸簽署貿易協議,台灣大學生在全島舉行反對遊行。運動的高潮是示威者佔領位於台北的立法院議場。

瑞士資訊台灣報導的重點議題

邱學慈是《天下雜誌》外部链接的記者。劉致昕是“報導者”外部链接網站的記者。他們於9月來到位於伯恩(Bern)的瑞士資訊編輯部訪問。同期,他們還參加了報導節,並在瑞士資訊分論壇上做報告,分享他們對於香港和台灣新聞報導的研究成果(點擊觀看英文視頻)。

10月,我的同事帕特里克·博樂(Patrick Böhler)將在台灣台中市和劉致昕公開討論外部链接他們在瑞士報導的經歷。討論將在全球現代直接民主論壇(多語)外部链接的框架下舉行,論壇將於10月2日至5日在台中和台北召開。

屆時,我們還將在當地舉辦其他活動,語言為英語、中文和德語。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向帕特里克(patrick.boehler@swissinfo.ch外部链接)或者(renat.kuenzi@swissinfo.ch外部链接)報名。全球民主峰會的目標是推動國際社會就數字化下的國際法、公民參與和民主發展的最佳實踐開展交流。我們將呈現當前民主討論的精彩內容。

明年,全球民主峰會將在伯恩召開。

信息框结尾

支持示威活動的民眾為保護佔領者,圍繞議會辦公樓組成了人牆。 “這是一種人盾,24小時無間斷,持續了一個月。”親歷這場運動的劉致昕(Jason Liu)介紹道。 “裡面發生的所有事情都通過直播向外界傳遞。”

在過去幾週裡,劉致昕和另一名台灣記者與瑞士資訊的同行共同報導瑞士民主。劉致昕今年32歲,是“報導者”網站的記者。如今,他已不再是激進分子,但他很願意講述那段對於他本人和整個台灣社會都十分重要的過去。

零時政府 (gov zero) 的極客

成功的佔領運動和由此引發的群眾運動使台灣政治發生了根本性變化。許多人都意識到:行政和政府必須更加透明,必須打造開放政府的新形式。

約2000人-許多人是軟件和信息技術開發領域的學生或痴迷者-構成了一場新運動的核心,更合適的說法是新共同體。共同體的名字是零時政府 (GØV外部链接),讀作gov zero。中間的“O”是數字0,象徵新開始。

2016年,反對黨贏得選舉上台後,將這場運動寫入行政綱領。如今,公民技術極客信奉的基本原則已在政府政策中確定下來,包括擴大參與權和包容性、公開政府工作等,最主要是增加透明度。

數字化、政治化的公眾

vTaiwan(英)外部链接或許是最有名的項目:這是一個數字平台,可供人們就共同關心的政治議題進行討論。民眾參與進來不需要跨越很高的門檻。 Join外部链接也是一個民眾在線參與的平台。

如果有人認為基礎設施或學校狀況不佳,可在vTaiwan上發起在線請願書。如果請願獲得5000人以上的支持,政府就要予以回應。科爾賓此前在推特提到的,應該就是vTaiwan。

台灣數字民主的其他關切還包括:台北和其他百萬人口城市的公共預算,以及地方政府的財政透明化。

特別是地方政府官員的各項支出,應對全體民眾可見。 CoFacts (英)外部链接平台也很有趣,可以判別真假新聞。

極客與政府機構

這場運動的一個關鍵人物是唐鳳外部链接。她是傑出的電腦軟件專家,gov zero的創始人之一,也是世界上首位負責數字民主的部級領導。作為內閣成員,她雖然沒有實體部門,卻是政府落實數字戰略的實際推動者。 “數字民主戰略對日常政治生活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劉致昕說道。

解決方案既不來自政府,也不來自私有化企業,而是來自gov zero:公民黑客共同體扮演孵化器的角色,負責就軟件開發公開招標,工期為6個月。

軟件開發商在短期內完成軟件製作,成品均為開源軟件,便於分享傳播。

Karte mit Taiwan, China und Hong Kong
(Kai Reusser / swissinfo.ch)

這些軟件源代碼是公開的,與私人公司的運作模式不同-比如瑞士郵政開發的、已被叫停的在線投票系統。

公開源代碼可以方便所有懂行的人對軟件加以完善。公民技術共同體在其他國家被邊緣化或毫無存在感,在台灣卻成為了民主運動的核心參與者。這些“電腦界的最強大腦”今天開發的軟件,可能明天就被政府採用了。

民主调研室 今日菜单:审议民主

如果政治走向两极化,那么寻找到合适的解决方式将会变得越来越难,甚至面临发展停滞的风险。那怎么办呢?把不同的人带到同一张桌子上来,让他们一起冥思苦想! 这样奇妙的形式被唤作审议民主-就是大家共同商讨,寻求作出自身决定的可能性。这是Jonas ...

可預見的數字風險

2016年政黨輪替後,對中國大陸持批評態度的蔡英文成為台灣地區領導人。在此背景下,台灣的民主實驗可視為應對的策略。

2020年1月11日,台灣選民將選舉新一屆政府領導人和議員。此次選舉將成為數字民主實驗的試金石。這些嘗試是不是真正改變了選民的生活?能不能使民眾信服?

同時還隱藏著另一種危險:如果數字民主遭到人為操控怎麼辦?曾與劉致昕和瑞士資訊記者在瑞士共事的邱學慈(Hedy Chiu)曾追踪台灣社交媒體上網軍的情況。她在伯恩報導節上揭露,台灣政治家曾在選前收買網軍,以在數字媒體上散佈虛假輿論。

自太陽花運動以來,民眾為抵制輿論造假和虛假新聞,要求實現極端透明。當我告訴劉致昕,唐部長答應接受我的採訪時,他露出了笑容。

“她將明白什麼是極端透明:她作為部長的一切行為,都必須公之於眾,包括她的採訪。”

瑞士和台灣數字民主比較

  1. 作為“老牌”民主國家,瑞士在數字民主方面卻是落後生。
  2. 台灣雖是“年輕”的民主政權,但在數字民主方面卻是領跑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呢?
  3. 在瑞士,數字化進程是由政治家推動的。主要媒介是聯邦網上服務窗口(多語)外部链接,旨在幫助公民與政府部門建立聯繫。另一個重要媒介是線上投票系統。這一系統在試驗了將近20年後,在今年夏天被聯邦政府叫停(多語)—是暫時性的。
  4. 在台灣,數字民主源於2014年太陽花運動,是民眾自發的。運動中產生了公民黑客共同體。他們的原則是:擴大參與和包容,公開政府工作,以及推進政務透明。
  5.  如今,軟件專業人員開發數字民主工具,這些工具緊接著會被各層級政府採用。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