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村要“脱州”,没人表示不高兴

“我在全体居民大会上就我‘是否可以着手换州事宜’征求过大家的意见。” Clavaleyres村最后一任村长Jürg Truog讲道。 Benjamin von Wyl

200多年来,小村Clavaleyres一直是被弗里堡州和沃州包裹着的、伯尔尼州的一块飞地。小村现在想加入弗里堡州-而它和伯尔尼州之间将会是一场“和平离婚”。

Benjamin von Wyl,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Clavaleyres村地处弗里堡州境内,行政关系却属于伯尔尼州。 srf

“Clavaleyres村村委会”-几个大字标注在一栋房屋的外墙上,大字上方是村徽和伯尔尼州徽。 

村委会倒并不需要很多办公空间:只是阁楼的一个房间就够了。如果一切顺利,就连这一个房间可能都会被取消。不过,Jürg Truog-这位可能是Clavaleyres村的最后一位村长-依然在办公室接待着来访。“我在全体居民大会上就我‘是否可以着手换州事宜’征求过大家的意见。”

说到这儿,就要谈到他8年前开始的一项政治“大计划”。

没有商店、没有学校,也没有邮局

可能从2022年初开始,Clavaleyres村就不再是一个独立市镇,也不再属于伯尔尼州,而将并入弗里堡州的Morat市。Clavaleyres村地处乡下,和湖畔小城Morat由5公里的蜿蜒小路相连,这些对于政区合并来说似乎都不构成问题。

这里从没有过公共交通。 Benjamin von Wyl

Clavaleyres村有50位居民。这里的农场大多还是农场,其中只有一座改建为民居。虽然高速公路就在附近,但是村里没有直接的公路入口。这里没有商店、学校,也没有邮局。要举行民事婚礼的新人必须去伯尔尼办手续。开车前往大约需要半小时,除此之外,别无他选,因为Clavaleyres村没有公共交通。“孩子们骑自行车出行。要不然,每个人都有车。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村长Jürg Truog说。

Clavaleyres村想要扩大规模,但是速度要慢,要谨慎,村长补充说。在他看来,村里没人需要一条公交线路。

“他们不喜欢说法语”

走到村中央,Jürg Truog碰上了邮差。

“您好,您好吗?”村长用法语大声和他打招呼。邮差是沃州人。消防队设在弗里堡州的Morat市,孩子们上学则要去最近的伯尔尼学校。这个占地101公顷的村子是伯尔尼州的一块飞地,夹在弗里堡州和沃州之间。Clavaleyres村村民的日常语言是伯尔尼州德语。

“这儿的农民和瑞士法语区来往很多,但是他们不喜欢说法语。” Jürg Truog笑着说。

Jürg Truog:“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就很擅长解决问题。”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Valle

76岁的Jürg Truog在瑞士各地都生活过。他电信领域的工作背景让他的足迹遍及整个国家。有时,在一个工作日内,他就要跨越600公里的距离。退休后,他搬到了Clavaleyres村。

势不可挡的变化

在被选入村委会(村政府)之前,他刚刚在村里住了6个月。这以前,他完全不关心政治。但他对自己说:“当你想和一个地方建立联系时,有三种可能性:当消防员,参加体育俱乐部,或者参与政事。”在Clavaleyres村没有俱乐部,也没有消防队。于是Jürg Truog选择了从政。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个决定非常适合自己。制定策略、进行评估、说服各方、解决问题。“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就很擅长解决问题。”

Clavaleyres村的问题显而易见。被选为村长后,Jürg Truog决心做出改观。但他并不是第一个这样想的村长。

合并市镇是经常引起争议的话题。Clavaleyres村早已有过这样的经历:125年前,该村就曾拒绝与伯尔尼州Münchenwiler村合并。不久前,轮到Münchenwiler村的居民拒绝和Clavaleyres村结成命运共同体。大家研究了各种可能性,最终发现:换州势在必行。

“身份认知?我们从不谈这个。”村长在和一位村民聊天。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Valle

2012年,Jürg Truog的合并计划在村民大会上获得居民一致支持。Murten市和Clavaleyres村的居民都要赞成这一议案,伯尔尼和弗里堡州议会也一样。2月,合并议案还必须通过两个州的全民公投。如果成功,之后将由联邦议会给予批准。

有望节省开支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参与所属州变更议案的政客人数几乎是该村居民人数的10倍。

只要听Jürg Truog聊上一会儿,就不难感受到他对工作的热情。他带着热忱与行政单位、政界人士和法律专家进行会面。探讨、分析和说服。他似乎对公共事务怀有切实的热爱。那一阵子,他夜里经常难以入睡。当Clavaleyres村村民(不记名)投票告一段落后,他才如释重负:投票参与率很高,26票支持合并,只有8票反对。

村政府外墙上和窗户上都挂着伯尔尼州徽:Jürg Truog担不担心由于村民伯尔尼州身份认同太强而阻碍换州议案?他耸耸肩说,我们几乎没有谈过身份的问题。他说,最有争议的问题是,变成Morat的乡村后,Clavaleyres村是否还可以保留原有的、实际管理上的自治权,例如向农民租赁公有土地等。村长很高兴就此已找到解决方案。

Clavaleyres村中心:26名村民支持合并,8人反对。 Benjamin von Wyl

在村长看来,所属州的变更可以给Clavaleyres的村民带来具体的实惠:税收和医疗保险费将会下降。但这只是次要原因。合并之所以势在必行,还有另一个原因:“我们根本再也找不到人来接手村委会工作了。”

语言重于信仰

像Jürg Truog一样,当瑞士资讯swissinfo.ch问到合并和身份问认同题时,Paul Herren的第一反应也是耸耸肩。“属于伯尔尼州时,我一直很满意。我想,在弗里堡州,我也会感到满意。”Paul Herren说着一口伯尔尼州德语方言,但他似乎并不担心因为换州而失去身份认同感。但是,他强调说,他会保留自己的伯尔尼州车牌号。

Paul Herren:“属于伯尔尼州时,我一直很满意。我想,在弗里堡州,我也会感到满意。” Benjamin von Wyl

伯尔尼是新教州,而弗里堡是天主教州。尽管如此,没有人提出过加入新教州-比如沃州(法语州)-的议案。如今,语言似乎比信仰更为重要。尽管如此,更迭所属州,这在瑞士依然是非常罕见的个例。大多数情况下,如果一个州因此面临丧失部分领土的威胁,它会试图阻止这一行动。对于Clavaleyres村民来说,许多人为村委会(行政单位)的消解而感到遗憾,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对合并议案表示理解。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