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社会与人

(swissinfo.ch)

多样化

瑞士社会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的多样化。 这种多样化也不是用一两张图片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主要原因在于国家内部使用多种语言,包括3 种主要官方语言 - 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它的语言主要是来自对瑞士文化有很大影响的邻邦国家。

瑞士文化大多来源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国,并且受其影响,但无论在瑞士的哪个地区也同样存在着一种独立的瑞士文化。这些综合起来就可以称之为瑞士文化,尽管如此,瑞士文化仍然少得可怜。

从数量上讲,很明显大多数瑞士人讲德语,德语区人口数量超过总人口数的60%。但他们的母语是瑞士德语,瓦莱州(Valais) 地区使用的一种方言,很难被来自圣加仑(St Gallen)的人所理解,反之亦然。

讲标准德语的人,很难听懂瑞士方言,除非他或者她来自于一个毗连的交界地区。

不可逾越的鸿沟

因此,讲瑞士德语的艺术家,在使用口语和书面语言上存在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无论是在他们写一本小说或为一个艺术展览会、音乐会制订计划时都会出现这个问题。

对于方言与习语的使用是讲德语的瑞士人与生俱来的,但他们还必须在学校刻苦地学习书面表达语言。

在欧洲新近的调查显示,这里的学校在维持与限定德语的标准上遇到了一定的困难。 他们的努力正逐渐被在流行音乐里和在收音机和电视上增加的方言所破坏。

这不仅仅对其它讲德语的欧洲人是一个障碍,对瑞士本国也成为一个问题。国家人口的另外两个主流--法语的使用者和意大利语的使用者,在学校学习标准德语,并非瑞士本土的方言德语。

瑞士的语言分类是由地理界限清晰地划分而成,并不是随政治区域而划分的。在瑞士有实行双语制的州,比如伯尔尼、 弗里堡(Fribourg) 、瓦莱州(Valais),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 实行的是三语制,德语,罗曼列支语和一些使用意大利语的山谷地区。

双语制

瑞士甚至有官方的通用双语言的小镇,比如:弗里堡州(Fribourg/Freiburg)或者比尔(Biel/Bienne ),在这里游客可以根据自身条件选择性地使用德语或者法语,以便更好地被对方理解。

然而,居住在东北部康斯坦斯(Constance)湖岸并使用法语的瑞士人也许在用自己的母语跟外人沟通时会出现障碍,就像居住在瑞士东部的人在日内瓦想要用德语生活一样。

瑞士的三语制,如果不是一种神话,就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状况。这种状况经过公众的认可,以每个瑞士人都应该掌握至少两门语言的前提下得以缓解。这一情况也引起了学校方面的重视,瑞士的每所学校都会教授至少两门官方语言。

有趣又符合逻辑的是,大多数的语言似乎总是被极少数的人所掌握并使用,就好比讲意大利语的瑞士人和讲罗曼列支语方言的一小部分人,他们从后罗马时期就开始被不断地驱赶至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海拔较高的山谷中。

列支罗曼语

官方上的数据显示,瑞士仅仅有3万5千人将罗曼列支语作为第一语言与日常用语,但实际上总共可能有大约5万人讲罗曼列支语,尽管有些人居住在瑞士其它地区。

为了保留住这种古老的语言,人们做了很多的努力,学习罗曼列支语在有些学校是强制性的,但事实情况却很复杂,因为罗曼列支语有着很多不同的方言。

最近正在试图创建一种关于罗曼列支语的新形式,但实际上作为一门新语言的它好象并不怎么受到师生的欢迎。

英语作为一门商务语言,出现在流行音乐,计算机等领域,已经大大的削弱了瑞士三语制的语言环境。

过去绝大多数征召士兵的部队都会确保士兵们在国家范围内至少一个讲其他语言的地区呆一段时间。

以前语言混用的情况要比现在多,在过去的几年中使用“au pair”来表达女孩离开学校后去其他地区进行的为期一年的锻炼的情况非常普遍。

同时瑞士境内还发行着将近100种的报刊,瑞士电台,电视台也有分别使用三种主要官方语言录制的节目,在瑞士只有很少的读者会买不是用自己母语编写的报纸。

同时广播电视也是瑞士的国有企业,实际上,不同语言节目的播放都是独立自主的,并没有混乱的现象。

联邦主义

不过,瑞士也有其脆弱的一面,复杂的语言问题经常引起伯尔尼的联邦政府的关注,因此双语制在大型的国有企业,如:铁路公司、邮政部门及军队中推行是不可避免的。

宗教和语言是两个潜在的问题,瑞士联邦机构一直想要在这些问题出现之前就解决它。就讲法语的汝拉(Jura)地区来说,19世纪70年代末,经过全民投票决定汝拉地区成为一个州并给予自治权,汝拉州自此便从伯尔尼州分离出来,成为仅使用法语的一个地区。

随着瑞士国内讲法语的人比率逐渐增多,达到20%~25%,瑞士就常常受到邀请出席参加讲法语的高峰会议。但是瑞士人处事比较低调,并没有因此而轻视国内的其他官方语言。

瑞士经常检验并平衡本国政体的固有规律,并且始终坚持扮演自己的角色,正如他们对艺术的管理和促进的方法一样。

文化政策涉及到了整个联邦、各州以及独立的地方政府。但津贴系统却并不为当今世界的艺术领域而工作。

艺术基金

艺术津贴系统是瑞士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它不能满足各州和各地区政府在这方面的需求,剧院,管弦乐团以及芭蕾舞团无法得到足够的经费。因为大城市的文化经费需求量已经用去了全国文化经费的一半。

大城市的市郊,可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政治团体,以及另外一些地区,州和一些处于边缘地区的大城市,现在经常有公司股东协议要为剧院支付所需费用,在苏黎世、巴塞尔或伯尔尼还出现了很多其他的文化机构。

联邦政府通过联邦文化办公室支持各种文化活动, 联邦每四年定期向Pro Helvetia--瑞士艺术委员会支付政府文化资金。

2005年的文化财政预算为3300万瑞士法郎(2770万美元)。其中85%以上用于支持由艺术家提出的艺术方案和Pro Helvetia自行发起的各种文化活动。这些活动包括主题展览会、艺术表演、放映瑞士电影或者支持剧团,芭蕾舞团或瑞士管弦乐队的巡回演出等。

Pro Helvetia与瑞士驻外的外交人员和领事馆紧密相连,共同培养的瑞士艺术家,它在欧洲和非洲共设有8个办事处。

新起草的一项法案预示着Pro Helvetia和联邦文化部今后的工作性质将越来越接近。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