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狼人

在日内瓦,一名男子在变成狼人后杀死了16个儿童。 Zentralbibliothek Zürich

在瑞士,追捕女巫的狂潮开始于西部地区。与“猎巫”相比,追捕狼人还鲜为人知,瑞士“追捕狼人”的运动一直持续到了18世纪。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2月03日 - 09:00
David Eugster

在中世纪, 瑞士西部地区是早期“猎巫”运动的重镇之一。人们在审判诸如瓦尔登泽派(Waldenser)等异教徒时积累了一些知识,然后再用这些经验对付其他魔鬼异教徒组织。 

从1430年开始,瓦莱(洛桑、弗里堡周围及日内瓦湖地区)和巴塞尔的一些男男女女因被指控对基督徒施以魔鬼的法术而被送上法庭。于是,在当时宗教裁判所的记录中就出现了狼,狼甚至引起了神学家、魔鬼研究专家的争执。

骑狼而至

在早期的几个案例中,狼是女巫的坐骑。1433年,一个女人因被邻居揭发为狼人而被处死:邻居躲在树丛中,看见女巫骑着狼从他身边经过。

从前,女巫的形象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固化。她们骑的不是如今“家庭主妇化的”扫帚,而是涂着男童脂肪的挤奶凳或者各种野兽。 

根据今年离世的记者、狼人专家Elmar Lorey(德)整理出来的资料,我们不难看到,骑狼其实是瑞士巫师独有的特色。

骑狼 :源自 Urlich Molitors "De laniis et phitonicis mulieribus", Strassburg 1489

与此同时,流言开始蔓延:狼并不仅仅是坐骑那么简单,女巫和魔法师甚至变成狼,扑食邻居的牲畜,或者干其他坏事。 

被诬陷的常常是外来人口、穷人或离群索居的人。社会以血腥的手段对待边缘人群。

当时,瓦莱陷入了一种类似于内战的局面。指证他人为狼人,成为了排除异己的工具。仅在1428年到1431年期间,锡永就有近200人被处以死刑。  

据说,狼人是魔鬼异端的一支,他们正在筹建独立王国。历史学家Johannes Fründ记载道,人可以变成野狼:“魔鬼本人亲自传授从人变成狼、再从狼变回人的法术。”

民俗学中的狼人 

早在古代,就流传着人变成狼的故事。但是,在古代的神话故事中,变成狼与变成猪、鸟或者变成公牛没有多大的不同。 

到了中世纪晚期,在审判女巫的案子里,狼进入了原告的讼词和被告的供词。这是民俗学意义上的狼,它们来自荒凉的山林。对农民来说,狼有百害而无一利。

迷信的说法是,一根狼毛就会引起无法调节的家庭矛盾,狼肉是有毒的。15世纪早期,在荒凉的瓦莱地区,有年轻男子戴上动物面具,惊吓村民。他们自称为狼人,并非偶然,因为狼是一种令人恐惧的野兽。

今天瓦莱州的面具表演:Die Tschäggätä. Dominic Steinmann / Keystone

神学家慢慢开始相信狼人的存在:

狼被驱逐,源自:Friedrich von Tschudi, Tierleben der Alpenwelt, 1860

尽管《圣经》提到过狼这种恶兽,但是拉丁语中并没有狼人这个词。人们认为,让生物变形是上帝独有的本领。既然没有狼人,也就没有狼人这个词。

在1431年开始的巴塞尔宗教会议上,主教们深入地讨论了瑞士西部地区关于狼人的最早记载。最终,主教们提出了一个犯罪学问题:人究竟是上了魔鬼的当,觉得自己是狼,还是在魔鬼的引诱下自愿化身为狼? 

一些神学家认为,变形是完全可能的。巫师能为自己创造出一个新的身体。但是,其内在-也就是他们的“自我”是不变的-因此,他们可以被判有罪。 

到了15世纪,神学家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尽管人无法变成狼,但是如果他跟魔鬼定了合约,魔鬼就可以把他变成狼。因此与魔鬼签约化身为狼,就是使用巫术。

瑞士的案例

1486年的《降巫术》是欧洲降伏巫法的重要指南,这部手册令上述观点风靡了整个欧洲。从16世纪开始,瑞士审判狼人的案子就越来越多。1580年,一名用“黑魔法”化身为狼、杀死16个孩子的男子在日内瓦被处以死刑。

1664年,一位卢塞恩农民承认,他把一根树枝在盛有魔法膏的锅里转动了3次,然后就变成狼,扑食了邻居的羊。社会上流传着如何辨别狼人的知识:如果一个人的眉毛连在了一起,很有可能夜里变成狼人。狼人的尾巴很秃或者没有尾巴。

Peter Stubbe被指控变成狼杀死了13个人。他被拷打、判刑。1589年,他在科隆附近被处以死刑。 Akg-images / British Library

自从被录入宗教裁判画册后,狼人就成了诸多异端巫术中的一种。与其他巫术,比如天气巫术相比,狼人的受害者只是几头羊,而非整个地区。这样,狼人就渐渐不再被关注了。

锡永女仆 Christina Jungtso是最后几个被处死的狼人之一。但是,瑞士境内追捕女巫的狂潮直到100年后才得以平息。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