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移民故事 解密“边缘移民”往事

A picture of migrant Carlos Reyes

大名鼎鼎的西班牙籍妓院大亨卡洛斯·雷耶斯和他名下巴塞尔的房产之一-西班牙酒馆。

(Staatsarchiv Basel-Stadt)

巴塞尔国家档案馆外部链接(Staatsarchiv des Kantons Basel-Stadt,德)目前集纳的外来移民档案多达50万册之巨-它们均来自于上个世纪。汗牛充栋般足足占据了1平方公里货架空间的档案,也由此成为瑞士规模最大的同类收藏。事实证明,与巴塞尔毗邻而居的法国和德国,有不少居民都曾跨越国境来到这座瑞士小城,只为亲手翻阅这些纸卷,从中品味那些异乡人的经历。

作为聚焦于外来迁徙移民为主题的“魅力之都巴塞尔”系列展外部链接(Magnet Basel,德)的其中一个单元,部分历史卷宗外部链接(德)被陈列于这座档案馆的庭院里,供世人品读。不过出于资料保护的原因,展品中并未包括1974年之前的任何个人档案。

“我们意识到,这些旧日的档案中所包含的东西,远比姓氏和一串串数字更加丰富深远。那就是一个个鲜活个体的整个人生。”首席档案管理员艾斯特·鲍尔(Esther Baur)说。

纳粹粉丝

缔结连理的利普(Lipp)夫妇就是其中的典型。丈夫卡尔是德国人,妻子玛丽亚则是奥地利人。这对夫妻虽然都不是地地道道的瑞士公民,却曾在巴塞尔定居多年,唯一让周围亲朋好友、远郊近邻诟病的是:他们俩都是忠实的纳粹效忠者和疯狂追随者,丈夫卡尔甚至还一直为阿道夫·希特勒的德意志民族一统天下的大业筹集资金。

Picture of the Lipp couple

利普夫妇是忠实的纳粹效忠者和疯狂追随者,直到二战接近尾声,卡尔的同事才向瑞士政府当局检举告发了他的所作所为。

( Staatsarchiv Basel-Stadt)

就在1945年6月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尾声时,卡尔的同事向瑞士政府当局检举告发了他的所作所为。但卡尔却对一切谴责断然否认。警方走访了这对夫妇的左邻右舍,经过多方打听,警方惊讶地发现:大家对夫妻俩的描述竟有天壤之别。

到了8月,瑞士政府通知夫妇俩即刻离开瑞士。

“相对来说,纳粹支持者理应被严令驱逐出境,这也符合那个年代的‘纳粹大扫除’政策,”鲍尔解释道。

卡尔和玛丽亚仍尝试着对瑞士冷眼相待的驱逐令提出起诉,但最终无济于事:二战结束的第二年,他们被迫永远地离开了巴塞尔。但瑞士的一草一木依然时常浮现在卡尔的梦中,为此他不惜以身试法,秘密地偷渡回到魂牵梦萦的巴塞尔隐居起来。后来他两次被警方抓获,并在巴塞尔的监狱里度过了短暂的拘禁生涯-好歹也圆了场“瑞士梦”。

妓院老鸨

但偶尔,瑞士也会对来此定居的外籍移民多少抱着姑息容忍的态度。就像西班牙人卡洛斯·雷耶斯(Carlos Reyes)1932年偕同妻子玛格丽特(Margarita)抵达瑞士、在巴塞尔安家落户之后,在瑞士人的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地经营起了巴塞尔国家档案馆的首席档案管理员鲍尔所说的“卖淫嫖娼的大买卖”。

Carlos Reyes and his wife Margarita

西班牙人卡洛斯·雷耶斯偕同妻子玛格丽特在巴塞尔安家落户后,在瑞士人的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地经营起了“卖淫嫖娼的大买卖”。

( Staatsarchiv Basel-Stadt)

“这桩买卖也赤裸裸地揭示了,一个平日里不三不四、名誉多少有点儿不光彩的人,是如何从政府无意过问的生意里大肆牟利的。而政府面对这种‘偏门生意’往往睁只眼、闭只眼,表现出的容忍度要比其他案件高得多。”

时光荏苒,到了1934年,雷耶斯在巴塞尔的暗娼生意已蒸蒸日上,甚至改头换面扩大为一家“骄阳酒店”(Hotel Sonne)。一名慕名而来的顾客从雷耶斯羽翼下的性工作者那儿染上了性病,勃然而怒,一纸诉状把妓院老板雷耶斯夫妇告上了巴塞尔州法庭,并公开在申诉书中质疑:“凭什么外国人能在这儿堂而皇之地经营妓院?!”警方随即对“骄阳酒店”展开突袭式搜查,发现了“多项违规之处”。

雷耶斯夫妇并没有彻底放弃这一捞金行当,而是更换了营业场所,转头把“骄阳酒店”开到了老家西班牙。不过就在21年后的1955年,当丈夫雷耶斯向申请入籍瑞士时,遭到了巴塞尔州政府的断然拒绝,因为对他的个人背景调查最终将这位靠着开妓院敛财的大老板定性为“(对社会)不利”。

这名直到逝世仍然还拿着西班牙护照的老板,与巴塞尔州政府做的最后一笔买卖,涉及的并不是惯用的妓院生意,而是他在瑞士瓦莱州一处房产的业主执照。

“女仆变凤凰”

和靠妓女敛财的雷耶斯夫妇截然不同,来自德国、以上门做家政女仆赖以为生的安娜·库恩(Anna Kuhn,多语)外部链接自1925年踏上巴塞尔这片土地开始,便一直为了争取自己的权力而不懈地努力着。

和当时初到瑞士的大多数外来姑娘一样,安娜在巴塞尔当地的一户普通人家里担任女佣,以帮着雇主打理家务谋生。而这个看上去背景平平、貌不惊人的外国姑娘之所以被当地政府盯上,是因为她偶尔会在雇主家开的杂货店里打打杂,而她所持有的工作许可证显然不包括这项额外的打工服务。为此,巴塞尔政府甚至不惜专门安排了一位警探全天候地盯她的梢。最终的侦察结果是:巴塞尔政府拒绝授予她瑞士永久居留权。

A report into Anna Kuhn

当时对德国姑娘安娜·库恩盯梢的警探报告显示:安娜并不像之前申请工作许可时声称的那样,仅仅只是在瑞士雇主家当女仆,她还“非法兼职”,在杂货店帮工。

( Staatsarchiv Basel-Stadt)

随后安娜生活的变动更让政府对她疑窦丛生:她和一名瑞士男子订婚了;而她未婚夫的妹妹则希望安娜能帮手经营一家卖鸡蛋的小店铺。面对安娜提交的要求改变工种的工作许可申请,巴塞尔政府坚决予以驳回。安娜和未来的小姑子联名提起了上诉。然而最终,她们不幸败诉,而巴塞尔移民警察局和当地劳动部门对安娜发出了“工作禁令”,并明文规定:直到她与未婚夫真正走入婚姻的殿堂,方可解禁。

1930年8月,安娜终于和爱人喜结连理,自此成为了地地道道的瑞士公民,她曾经梦想规划的鸡蛋专营店也终于在巴塞尔市中心开业。

在巴塞尔国家档案馆的首席档案管理员鲍尔看来,安娜的故事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案例:一个外来独身女孩,没像那个年代的当地人所设想的那样:按部就班好好打工,从事大多数外籍姑娘所“擅长”的女仆工作;而是“妄想着”开店、“一步登天”嫁给瑞士人,显然让当地人难以接受。这就是她为何屡遭质疑、甚至遭致官方调查的原因。

“移民警察局和周围居民的恐惧之一,就是‘假结婚’。那是在当时那个年代的瑞士人经常给外国女孩扣上的一项罪名,直到上个世纪70、80年代才慢慢转变观念。而事实上,和瑞士人‘假结婚’这种做法,从来就不像本国人想象的那么普遍,”鲍尔补充道。

鲍尔表示,事实上,很难从卷帙浩繁的卷宗档案中择选所谓的“典型移民”。尽管如此,面对最终展出的这些移民故事,她仍然非常满意,因为它们已然真实地折射出昔日涌入巴塞尔的移民潮盛况,以及所涉及移民截然不同的面貌与各各不同的经历。

用鲍尔的话来说,这次的展览仅仅只是“让这些老移民已经模糊的面貌一一再现,否则,他们会永远消逝在浩海的时光里。”

魅力之都巴塞尔展览

“魅力之都巴塞尔”-三国交界点的移民展(或曰“三国交汇处”,Dreiländereck,指的是巴塞尔为瑞士、德国和法国三国交汇城市)已经开幕,并将持续至2017年10月1日。

此次展览分为五大展地场馆:其实三个展出地位于巴塞尔市,另外两处分别位于巴塞尔乡村半州的利斯塔尔(Liestal),以及德国靠近瑞法边界的罗拉赫(Lörrach)。展览的主题包括德国女仆、意大利移民和现代移民的生活百态。

与此同时,在巴塞尔文化博物馆外部链接(Basel Museum of Cultures,德、英、法),还另辟有单独的以“移民-让世界为之动容”外部链接( Migration – Moving the World,德、英、法)为题的展览,它向观众展示了移民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留下了怎样的足迹。

前往巴塞尔国家档案馆一览移民史的参观者,还有机会能亲手翻阅巴塞尔现代外来移民档案。

在这些汗牛充栋的档案中,包括有一名来自非洲大陆最小的国家-冈比亚公民于2015非法进入瑞士后,自始自终未能获得合法居留许可的经历;一位来自中东地区游牧民族-库尔德人被瑞士政府承认为政治难民的故事;一个公然违背国际公约、却在诺华谋得一席之地的巴西籍女子,为了自己和家人谋求瑞士国籍所付出的努力。

如今,巴塞尔市常住居民中约有35%为外国人。而根据2015年的数据,其中比例最高的五大外籍人士来源国外部链接(德),分别为德国、法国、意大利、美国和印度。

信息框结尾


(编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