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索罗米 (第三节)

索罗米 (第三节)

La Rochelle,温暖的大海和餐馆传来的海鲜香味令人停止思考。2000年7月,索罗米已在这个海滨城市生活了3个月,她请了半年的休假学习法语,为了更好地服务自己的客户――一家酿造干邑的法国酒厂。法国是她自小一直梦想生活的国度,可是巴黎还是令她失望了,卢浮宫前那座贝聿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是巴黎脸上的一块疤,相比之下La Rochelle的温婉与清新令她心仪得像个小女孩那样雀跃不已。3个月,3个月令她学会了一些最基本的法语单词,不会再在超市里不知所措了;3个月令她重新审阅了自己从前的生活;3个月令她决定提出辞职申请;3个月令她感受到做女人的优越;3个月让索罗米再次恋爱了!

她无法相信3个月居然可以改变生活那么多,可以成为她人生中至今为止最大的变奏曲,她整个人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清晨,她站在他的面前,慢慢穿上自己粉红色的内衣,觉得自己的每寸肌肤都开始变得鲜活起来,从前她居然没有觉得它们是死的,从前她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做女人的种种美妙。他走上前来吻她的脖子,用手把她的头发揉乱,然后为她披上晨褛。

在铺满阳光的餐桌上,她一口口吃下他为自己做的早餐,心里全都是满足。忽然间她发现原来女人都应该是被宠爱的,被宠爱的才能变成真正的女人。他开车送她去语言学校,她坐进车,看着他蹲下轻轻托起自己的脚踝放进车里。一整天她在课堂上认真地听课做笔记,课间休息时缩在大楼某层角落的沙发里,捧着香浓的咖啡和同学聊天。

聊天时,他为她买的丝质上衣会在她笑颤着身子的时候从肩膀一头轻轻滑落下来,那一刻她的心里总漾起层层美丽的涟漪。黄昏,她会沿着林荫大道走上20分钟,然后到达他们一起租的小屋,那是一栋琵琶色的18世纪的古建筑,有着红瓦的尖顶和斑驳的墙面,黑铁铸成的镂花阳台上摆满了植物。那建筑和索罗米在曼谷的老家有几分相似,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之中。

她曾经害怕黄昏。黄昏是个暗昧不清的时段,让人不知道是该拉上窗帘点上灯,还是该走动在光线不明的房间里。黄昏曾经是她一天中最迷惘的时段,不得不放大声的音乐,不得不躲在明亮的餐厅里,或是坐在空气混浊的办公室的电脑前。

可是现在,黄昏成为一天中最温柔和浓郁的时刻。她光着脚站在厨房的小方格瓷砖地上,墙上挂着17世纪的拉・瓦朗内,18世纪的卡雷梅和19世纪的埃斯科菲耶,他们是这个国家充满魔力的名厨,念到他们的名字便不得不让人在舌尖上生出梦境里的美味:香煎鳗鱼,海鲜酥皮盒,蜜味火腿色拉,香草蜗牛,芝士羊排……这间宽敞的厨房光线明亮,打开窗户可以吹着海风做料理。

索罗米的手边放着一个老旧的收音机,只能放卡带,她爱听ANGGUN,一个来自印尼唱法文歌的奇异女子,可以从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就产生对她的兴趣,让人对她充满了绚丽的幻想,既原始又华丽。东方女子,Oh,充满野性和历史的华丽东方女子,有着白人女子永远无法媲美的神秘和谦逊,让人无限渴望却只能抓住她的裙裾。索罗米最爱那首《Ledépart》,她喜爱在那古老非凡的乐曲声里快乐地扭动自己的身体,做女人真好,做充满情欲的女人真幸福,当她站在厨房温热的海风里强劲地扭动自己的身体时,感到体内有一股泉水,自上往下慢慢流淌,她觉得自己变做了一座原始森林,非常非常地想做爱。

很多细小的美好在一个恋爱着的女人眼里有着无法言喻的性感。今天她打算做酸甜莴笋和核桃鸡汤,她享受着每一个料理步骤:用尖利的刀切碎青蒜,西红柿和莴笋,用洁白修长的手指挤压一个青柠,将鲜奶油和生蛋黄有力地调匀,在加热的清水里投入去皮的胡萝卜、葱头块、丁香花蕾、芹菜、百里香粉、香叶、盐和胡椒粉,在熟透腻滑的鸡膀尖里仔细地剔除骨头……一个能够享受做饭的女人是可爱性感的,在缔造美味的过程里她释放出自己的爱并积累起情欲。

在黄昏真正钻入黑夜的时候,他回到了家中,在放下公文后,他们会有一个长长的拥吻,那个时候她已经像她母亲那般穿上美丽的衣服,上面有淡淡的熏香。他们吃饭,在餐桌上交换自己一天的新闻。9点的时候他在书房,她在客厅,两人忙碌各自的事情,或者坐在一起阅读,看电视。他们11点上床,然后做爱,最后沐浴,睡觉。他不是法国男子,他来自瑞士,有着严谨呆板的气质,但这是她所喜欢的。

他们都是按部就班的人但却不失浪漫和激情。在她生日的那天深夜,他把她带到楼下的花园,要她跪在一丛玫瑰花前,她跪在湿湿的青草地上,月亮闪现在树丫背后,有虫子的鸣叫在她四周,是调皮的充满生气的叫声,他就在她凝神的那一刻从背后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她欢快地叫出了声,他掐下玫瑰在她的背上把花瓣揉碎,空气里弥漫着植物的清香和动物荷尔蒙的气味。

她感谢他给予自己的一切,他是那样出色的男人,可是她并不像普通女人那般贪婪,女人对于感情的贪婪常常让幸福毁于一旦,她只想让这段感情美丽再美丽下去,直到两人倦了散了,却有着美丽的回忆足以在下半辈子慢慢回味。爱情有过就好,时间与爱情很难相关,她觉得自己的一生因为有过他已经完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