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索罗米 (第五节)

索罗米 (第五节)

婚礼于夏天在他们家的花园里举行。瑞士的夏天是当地人的珍宝,因为它的短暂和美不胜收。婚礼那天来了索罗米的兄弟姐妹,他们望着索罗米,她穿着红色的礼服,皮肤上抹了淡淡的金粉,整个人在一片金光笼罩中,她的脸上有中年女子出嫁所特有的复杂表情。

32摄氏度的天气在瑞士很难得,簇簇鲜花被蒸腾出浓郁的香气,乐队在热闹地演出,鲜红色的海鲜和各色红酒放满了餐桌,还有他母亲做的甜点:一种叫做“Spitzbube”的甜饼,甜饼上雕着一张快乐的笑脸,中间夹着果酱;还有巧克力蛋糕,香草冰淇淋,酸莓布丁……湛蓝的天空,镶着金边的云朵,从山涧驶过的火车声,人们的说笑声,悠扬的提琴,有孩子摔倒了,狗蹲在桌边流口水,女人身上的香水味,丝绸围巾的滑润,他眼里满满的爱意,一切景象、声音、气味和触觉让索罗米看见了生活中的丰盛。“妈妈,我会做好一切的,我会变得更坚强,我会有很多可爱的孩子,你时刻与我在一起,美丽的灵魂永远不死。”索罗米禁不住热泪盈眶。


索罗米明白,在这片土地上她将像一个婴儿那般从牙牙学语开始,在期间重新建立一个社交圈,并且在经济上争取慢慢独立。学会主动,是在异国生存下去最基本的态度,因为除了自己没人会真正帮你。除了8小时的睡眠时间,索罗米沉浸在忙碌的汲取中,9点至12点她在语言学校上课。待能够进行基本的语言沟通后,下午她会按照书上瑞士人的礼仪之道,拜访邻居。

下午在家的邻居大都是些退休的老人,他们耐心并且兴趣高昂地与这个南亚来的女子交换彼此的文化,有时指导她德语,她则常常为他们带去自己做的椰乳咖喱酱。傍晚,她学习瑞士菜谱,为他准备丰盛健康的晚餐,每周一和三他会去健身房,回家的时候必定会有一道他喜爱的奶酪土豆。周末的时候,他带她去当地的酒吧看球赛,出席朋友的聚会,欣赏音乐会,或者做徒步旅行。

索罗米定期举行派对,邀请语言学校的伙伴和住在附近的邻居。星期四下午是她的滑雪课程,一次她从滑雪道上重重摔下来,整个臀部满是淤青,可是一星期后她仍然出现在了雪山上,让滑雪教练都钦佩不已。当她站立在白雪茫茫的雪峰上,想到的只有“征服”,生活需要太多的征服,那是获得美好生活的唯一出路,在征服的过程里并不完全只有辛酸和辛苦,它有时让人热血沸腾,让人清清楚楚地看见理想中的自己与现实中的自己在慢慢靠近。

她曾经是知名广告公司的客户总监,但此时她明白若自己的能力不能在这个国家游刃有余,她未来的职业生涯将很难再与广告挂钩。很多广告人都知道,当他们走出国门,面对新的语言,新的文化时,他们的广告生涯将就此结束,可是索罗米并不想放弃,她会一步一步耐心地,充满希望地接近梦想,然后向所有绝望的身处异国的广告人证明,只要愿意付出,梦想就不会死。

她建立了一个网站,旨在为所有的泰国同胞进行留学咨询,可是伤心地发现,太多太多的同胞只想借留学之名,出国打黑工,更有很多女子想做邮购新娘,与欧洲无法吸引异性的男子结亲,逃离自己的经济困境,然后在欧洲过上无忧的快乐日子。

她知道来自泰国的女子在瑞士并不享有很好的声誉,她们常常与色情桑拿联系在一起,她们登在报纸上的征婚广告清楚地表明自己只愿找有瑞士护照的男子,索罗米甚至在深夜的酒吧遭到瑞士男子的骚扰,那个男子只当所有来自亚洲有着古铜色肌肤的女子是性工作者,是愿意付出性来换取金钱和居留的第三世界的女子。很多委屈说不清楚,很多偏见难以更改,生活在继续,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优越感,无意识地践踏别人的自尊,公平两字很难实现。索罗米在瑞士的第一年,曾经拥有的优越感被彻底地击碎,但她知道要寻回丢失的自信,就要学会自己强大起来。


2004年圣诞对所有的南亚人民来说有着无法遗忘的惊惧和痛苦。突如其来的海啸夺去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他们当时一个个正走在灿烂的阳光里,他们的心也许正在感叹大自然的美妙,男孩心里也许正在惦记自己的女孩,婴儿也许第一次嗅到大海的味道,少女也许正在体验动荡的青春……就在那么快的时间里,他们一个个被迫丢下自己破碎的皮囊,离开人间。

索罗米的兄弟姐妹都安在,那栋琵琶色的老房子也安在。整个圣诞节她守在电视前,看着不断更新的海啸报道,眼泪止也止不住。她只能跪倒在神的面前祈祷,为那些仍然留在人间却不得不承受失去的痛苦的人们。

2004年圣诞,距离索罗米生活在瑞士已有三年。她在一年半前通过了歌德学院的德语考试,现在她能说流利的德语,并能听懂一些瑞士德语;她做过餐厅服务员,电影院售票和导游,现在她是瑞泰友好协会理事长,并且拥有一家Take Away泰餐厅;她至今经营着自己的咨询网站,但是只接受真正愿意学习的孩子们;她拥有很多朋友,来自世界各国,从事不同工作;她的周末派对依然进行着,她多样的烹饪令所有的朋友上了瘾;她每月有着不错的收入,这令她与他之间非常平等;她为工作四处奔忙,重拾的自信令她魅力四射;他依然深深爱着她,并且为她的每一小步成功感到无比骄傲。

2005年春天,索罗米向苏黎世大学广告系发出入学申请。她还有很多计划有待实现,每一天的生活犹如一个向前滚动的跳跃的音符,渐渐组成她自己的生命乐章。从曼谷的东部,到加州,到La Rochelle,再到英格堡,她看见自己随着生活共同变幻着的,很多个索罗米,很多种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思维方式,这样的流动令她感到惊叹,感到生活之奇妙。索罗米知道只要抓住自己,无论生活怎样变幻,她都不会害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