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比耶里在朝鲜战争初期揭示的内容

1950年7月26日,即朝鲜战争爆发后一个月,韩国100号监狱。共有245名登记战俘。弗雷德里克·比耶里(Frédérick Bieri,图右)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设立的医务室观察伤者。 ©ICRC

1950年6月25日开始的朝鲜战争仍未结束。自冷战以来,国际紧张局势一直未中断。位于日内瓦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档案资料公开了70年前该组织驻首尔代表弗雷德里克·比耶里的行动和观点。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02日 - 09:00

“1950年6月26日,日内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今晚宣布已向朝鲜和韩国政府提供了调解服务”,英文媒体这样写道。我们还可以读到以下细节 :“他(弗雷德里克·比耶里)访问韩国的主要目的是同南北双方进行接触,并向他们提供服务。”

时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香港代表弗雷德里克·比耶里收集了这样的剪报,并发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日内瓦总部。他正准备离开香港,代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赴韩国工作,当时的韩国充满了不确定性。

但这个调解提议只是谣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任务在于开展人道行动和对被拘留的囚犯和平民采取保护措施。这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南北朝鲜当局提出的建议,尽管这两个朝鲜当时尚未签署《日内瓦公约》。大部分国家于1949年签署公约,因此甚至对于签约国来说该公约都还是新鲜的。

在比耶里于6月26日获得韩国同意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立即采取必要措施。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保罗·鲁格(Paul Ruegger)也向北朝鲜外交大臣发了电报,以提供服务。但未获回应。

被任命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朝鲜代表的雅克·德雷尼尔(Jacques de Reynier)无法赴朝。他尝试取道苏联。另一位代表让·古沃西耶(Jean Courvoisier)前往香港申请朝鲜签证。但两者都失败了。战争开始一周后,只有弗雷德里克·比耶里进入了韩国。两个月后,德雷尼尔与比耶里会合。

弗雷德里克·比耶里(Frédérick Bieri)

瑞士人,1889年2月24日出生于伦敦。

曾于1944年至20世纪60年代间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伦敦、香港、东京和韩国代表。1950年7月1日至1952年6月30日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韩国代表。

资料来源: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B RH 1991.000-075

End of insertion

抵达韩国

弗雷德里克·比耶里于7月1日被正式任命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韩国代表,并于7月3日乘飞机抵达汉城。韩国总统李承晚(Syngman Rhee)立即接见了他。韩国于1929年和1949年刚刚加入日内瓦公约,总统表示完全同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帮助冲突受害者而采取行动。

1950年8月10日。从左至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弗雷德里克·比耶里,韩国总统李承晚博士,韩国红十字会主席卞荣泰(Yung Tai Pyun)教授。 ©ICRC

比耶里同时常驻首尔和东京,但一年后定居东京。他在7月10日写道,“东京是所有政治机构的中心。待在釜山或韩国其他地方,并试图获得有关程序的所有必要信息是错误的。”美国占领下的日本是向战争受害者提供医疗用品的重要场所。位于东京郊外的横田空军基地是美军驻地,也是当时由美国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Douglas MacArthur)领导的联合国驻韩部队的指挥部(英)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地活动

根据比耶里与韩国军队外科医生T.W. Yun上校的交流,经过两个月战争,有17’000人受伤。冬天即将来临,但医生、护士、药品和毯子缺乏。

1950年9月5日,釜山。美军驻朝第八军1号战俘营。前排,卫生设备,后方穿白色衣服者,医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ICRC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8月13日发布的有关韩国囚犯状况的详细报告也描述了朝鲜局势。比耶里在采访年龄大多在18至20岁之间的年轻被俘士兵时发现,这些年轻人仅接受了一周的军事训练和一两周的政治教育。大多数人徒手参加战斗。比耶里说,一旦被捕,他们通常会遭受酷刑或杀害。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尽力向他们提供大米、大麦或香烟。

1950年9月5日,釜山。美军驻朝第八军1号战俘营。前排,卫生设备,后方穿白色衣服者,医生。 ©ICRC

比耶里还通过飞行员和医务人员获取了有关朝鲜战俘的信息。例如,比耶里在8月11日写道,7月22日,150至200名美国囚犯进行了游行,其中一些人举着反资本主义旗帜。所有这些人都处于糟糕的境况中。他写道,有些人看上去像被殴打过。

比耶里在8月11日的另一份报告中援引韩国红十字会主席卞荣泰的话解释了难民的状况。“大约有60个家庭需要支持。每个家庭每月花费约5美元。这是当时生活成本的五分之一,但这使他们活了下来。”

比耶里8月14日发送的一份电报表明,战俘人数相对较少,这与媒体报道的情况相反。但战俘营尚未完全建立起来。还缺少员工宿舍和可用空间。物资运输困难。

机密文件和对媒体的不信任

比耶里还告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当地局势与媒体报道的情况大不相同。 宣传十分频繁。作为预防措施,他自己销毁了他收到的所有敏感文件。

“媒体上公布的有关大规模处决的所有数字都应被视为猜测。我认为没有人确切知道发生了什么。据我了解,似乎双方在互相敌对前就非常容易开枪,互相敌对后更是如此。毫无疑问,许多人由于政治原因被杀害。但只有在北朝鲜人占领的地方才发生家庭大屠杀。”(7月21日)

比耶里在8月12日还表示,“在这里听到了许多来自首尔的广播,通常是从晚上9:30到10点。是一位女士的宣传讲话,她显然试图模仿东京玫瑰。...那位女士美式英语讲得很好。”

弗雷德里克·比耶里1950年8月10日在美军驻朝第八军写给日内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信。 ©swissinfo.ch /ICRC archive

“请注意,只要事情进展‘顺利’,我将销毁您的所有信件(纸质或电报),而且我没有常设办公室。我只保留那些尚未解决或出于其他原因需要保留的内容。我的‘办公室’就是我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其中没有放置‘代表团文件夹’的地方!”

今天,朝鲜战争期间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是可以查阅的,但许多文件还是无法找到,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日内瓦总部收到的一部分信件。

朝鲜战争

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介绍,1950年6月25日,为争取国家统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朝鲜)进攻韩国(南朝鲜),朝鲜战争由此爆发。那是在三八线被确定为两国分界线一年半后,分界线也划定了苏联和美国的占区范围。

6月28日,在苏联缺席的情况下,联合国投票决定对朝鲜实施军事制裁,并呼吁成员国支持韩国。联合国安理会第84号决议首次授权美国对支持韩国的国际军事力量进行统一指挥。

1953年7月27日,双方签署了军事停战协议,但战争至今仍在继续。70年后,南北之间的沟通依然非常困难。朝鲜今年炸毁了2018年在两国边境附近的开城设立的联络办事处。这场潜在的战争是在大国之间紧张关系由于朝鲜核武器问题而加剧的背景下进行的。

End of insertion


朝鲜战争期间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

1950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档案资料展示了当地局势,正如红十字国际委员驻韩国瑞士籍代表弗雷德里克·比耶里所描述的那样,特别是战俘的生存条件。信件和电报还显示了发送给比耶里的消息和决定。

1950年7月至1953年8月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韩国战俘营进行了160多次访问。

原则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档案可以在50年后查阅,而决策机构的档案在70年后公开。但一些文件还是无法找到。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