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经济贸易

(Keystone)

基本信息

就全球整体来看,瑞士在政治方面是轻量级国家,而在贸易方面,则当算在中量级的国家之列。

除了来自冰川、湖泊和河流的水资源外,瑞士没有其它自然资源,它的经济几乎全部依赖于高度增值的出口业。

除去几个城市国家,可能很少有其它国家类似瑞士--国家的繁荣如此依赖出口业。按绝对值统计,瑞士是世界第十五大出口国。

以医药业为例,瑞士最大的公司在本国的销售量最多只能占到产量的2%。

充足的水资源最初被用来驱动纺织机。巨大的水量也是印染工业的必备条件,而印染业又成了今天巴塞尔的制药厂的前身。

制造业

水力发电技术的进步带来瑞士重工业企业的发展,他们修建发电站,制造船舶用柴油和电力机车,并出口到世界各地。

在无所事事的冬季,大雪又令农民们产生了尝试制作计时工具的冲动。

创造高产值的概念主导着瑞士的经济,它最好的样本就是钟表制造。廉价消费品的大规模生产并不适合瑞士企业,因为它需要进口大量昂贵的原材料,而在出口到竞争激烈的国际市场上时,它的效益并没有显著增加。

一块售价100瑞士法郎的手表和另一块售价3000瑞士法郎的手表,它们所需原材料的成本相差无几。但围绕手表的设计、制作以及营销所下的功夫则造成它们售价上的巨大差异。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生产钟表润滑油的小型瑞士企业。作为原材料的石油被反复提炼,最后达到无以伦比的纯净程度,一杯成品的售价相当于等重的黄金或鱼子酱。

尽管瑞士拥有大批实力型企业,如食品业巨人雀巢公司(Nestlé)、制药业大亨诺华公司(Novartis)和罗氏公司(Roche)、瑞士联合银行(UBS)和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丰泰保险(Winterthur)和苏黎世保险(Zurich),然而这些企业并不真正算是瑞士作为工业国家的代表。实际上,该国经济产出的三分之二要归功于占全国企业数量比重98%的、员工人数不满50人的小企业。

中小企业(简称SMEs)雇佣员工总数为145万人,正好超过非国营企业员工总数的一半。只有大约750家企业员工人数超过250人,但他们只占劳动力总数的30%。

机械电子业

这些企业中有不少都在从事电力和机械工程,该领域占据瑞士制造业首位。大部分这类企业非常专业化,其产品主要供出口。他们多以精密机械加工工具或电子仪器生产为主,他们的品牌并非家喻户晓,却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大规模生产厂家。

瑞士机械工程类企业占出口总值的40%以上。他们的前身便是纺织业的机械化。

尽管瑞士的纺织品产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它的机织和纺纱机械却占领很大一部分世界市场,特别是其中的电子控制仪器等专业机械仍拥有大部分国际市场。由瑞士设计的机械被获准在世界的许多角落进行制造。

直到最近,瑞士的工厂曾推出大量重型机械设备,涵盖面从Sulzer船用柴油到发电厂全套设备,以及一些世界最强劲的电力机车。更早些时候,该国还出产过技术顶级的机动车和卡车,并大量出口。

重型机械制造已经让位给更专业化的投资产品。瑞士企业处于世界出口前五位的领域包括纺织机械、造纸和印刷机械、包装设备、机械加工工具,以及称量和测量设备等。

在全世界,许多瑞士产品被应用于汽车工业:例如在发生碰撞后给安全气囊充气的烟火雷管,以及各种复杂的隔音装置。

劳动力

虽然瑞士经济持续低增长已近十年,但同国际相比产出和表现仍保持了高水平。瑞士的工作时间比周围国家要长,且很少有人每周工作少于40小时。

公共假期相对很少,在60岁前退休的现象也很罕见。另一因素是劳动力关系。

2000年颁布的新修订的宪法中,它第一次明确包含罢工的权利。悲观主义者担心会因此打开罢工浪潮的闸门,尤其是基于当前不甚乐观的就业局势。

然而,2002年瑞士只发生过八次罢工,同保持最高纪录的年份1994年持平。2002年,建筑工人工会发起的一次为期一天的全国罢工日,创下损失两万多个工作日的纪录,比1994年多出四分之一,却仍远远低于欧洲平均水平。

制药和化工业

瑞士制药工业十分活跃,于全世界各大洲都设有生产设施和研究机构。但他们的总部和公司的根基一般都在巴塞尔。类似诺华公司(Novartis)的企业,在最初只是国内纺织工业的染料供应商。

瑞士的制药企业的共同特点是,他们的总产量中本国市场消耗的比例微乎其微,但总利润的五分之一却被用于进行研究和开发――特别是面对药业专利保护年限只有十年左右这一措施,不断研发成了保证生产流水线上的药品能够继续营利的唯一渠道。

瑞士还生产染料、亮漆和油漆。同制药业密切相关的是香精与香料生产企业的发展,其中奇华顿公司(Givaudan)在该行业中居于世界最前列。

同别处一样,集中化也是瑞士制药工业的一个时代特征。1996年Sandoz公司和Ciba-Geigy合并形成诺华公司,人们期待着更多这种“巨人”的结合。

瑞士不仅生产医药,还拥有大量的生产其它以及全套医疗设备的企业。在许多情况下,取代单一的制药巨头,成为两驾马车齐头并进的典型。

瑞士的地少人稀意味着研究人员的短缺。尽管欧洲已经取得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但迫于寻求顶尖科学家的压力,越来越多的瑞士制药企业还是将其研发中心移至北美地区。

钟表制造业

假如在世界各地的街头,随机抽查人们关于瑞士的联想,毫无疑问是,答案必定是“奶酪”或“手表”。虽然任何一个都足以令大多数瑞士人满意,然而到目前为止,手表却能带给瑞士人更多的利润。

最糟糕的答案可能是“杜鹃时钟”。不管Orson Welles在电影《第三者》中怎样误导,但瑞士从没有发明过这种来自德国黑森林的杜鹃时钟,时下销售的这类钟大多都是用于纪念品生意而作的粗劣仿造。

瑞士钟表的制作一般都在所谓“钟表制造弧形带”中的微型工厂里进行,这一弧形带西起日内瓦(Geneva),穿过瑞士西北的汝拉山脉(Jura),北至莱茵河(Rhine)畔的沙夫豪森州(Schaffhausen)。除日内瓦之外的钟表制造中心还有纳沙泰尔(Neuchâtel)、比尔(Biel-Bienne)和格伦兴(Grenchen)。

二战结束后,瑞士钟表制造进入了鼎盛时期,当时欧洲的钟表企业都经历战争的创伤,而日本和美国还未具备竞争力。数十年中,瑞士生产的钟表几乎占据世界总产量的二分之一。

虽然石英表实际上问世于瑞士纳沙泰尔,但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廉价的亚洲产石英表曾经差点摧毁了瑞士的制表业。

为重振钟表制造业,两家最大的钟表厂合并而产生了(如果不能算作发明的话)如今的知名品牌斯沃奇(Swatch)。它也是石英表,却绝不廉价,由于聪明的市场营销,它或多或少成为了一种时尚的配件。

基于大市场的繁荣,高级机械表向所有的预言作了成功回击。

在今天的瑞士,普通品牌和名牌的所有者相互交迭。但“高品质钟表”始终是瑞士的天下。因此,虽然手表总销量中90%为石英表,而高级机械表却占瑞士手表出口总价值的50%以上。

服务业

尽管瑞士保持着坚实的工业基础,但如今一半以上的工作人群却在从事服务性行业的工作,如银行、保险和旅游业。

瑞士的银行和保险公司在全球都有业务,并在某些专门领域占领先地位,如再保险。

瑞士人本身就很在意储蓄――每位居民平均有两个储蓄帐户--而且他们尽量避免承担风险。

这便是瑞士的银行业和保险业不成比例发展的两个原因。它们还解释了为何瑞士企业在这两个领域积累到丰富的经验和技巧,以至在瑞士境外也取得利润。

瑞士作为贸易国、出口商、银行家和承保人的角色之间有着明显的相互关系。

瑞士现有2,700个左右的银行分支机构,并有十万多人受雇为银行工作,面对这一切,我们不能说零售银行业就是主要目标。

资产管理

各种形式的资产管理是瑞士银行业的基调。不仅对银行业的两个“老大哥”―― 瑞士联合银行(UBS)和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来说是如此,对其它一系列私人银行也是这样;它们许多设在日内瓦,只要存入一笔不少于一百万瑞士法郎的存款,便可以得到单独关注和高度谨慎的服务,并且往往由银行家亲自负责这笔款项。

悬念小说里关于瑞士银行的谬论可能比其它任何主题都多。如今,即使普通瑞士人要开一个储蓄帐户,也必须提供身份证明,而更令人尴尬的是,存款额如达到十万瑞士法郎,还必须提供款项来源的证据或解释。

现在银行界对联邦银行委员会十分警惕,特别是对待洗钱监督员。可以肯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决不会疑及瑞士在洗钱问题上有很大的失误。

事实上,瑞士现在被认为具有最严厉的反洗钱的立法措施,而在对客户情况的了解方面,银行被迫遵守严格的规定。

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发生一起具转折性的重要事件:瑞士政府调用宪法中鲜为人知的关于维护国家名誉的一个条款,冻结了菲律宾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的银行帐户,这在瑞士是史无前例的。

瑞士各银行在世界各地设有一百多家分行。虽然他们的业务大多集中在瑞士境外,但很明显,客户对他们的信任基于瑞士货币和政治的稳定以及银行服务的专业化。银行业务的保密性在某些情况下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不过这点常常被误解,因为它对正在进行或即将发生的犯罪性质的业务程序,这一条并不适用。

瑞士愿意对欧盟公民在瑞士的的储蓄收入征收预扣税,并转给相关欧盟政府,这一事实也显示出瑞士同国际标准结合的水平。

保险业

大部分瑞士保险公司采用它们成立时所在的城市或州的名称,如丰泰保险(Winterthur)、苏黎世保险(Zurich)、巴塞尔保险(Baloise)、沃州保险(Vaudoise)等。在西班牙,“Winterthur”曾一度几乎被当作保险的同义词。

多数瑞士保险公司提供人寿保险和其它保险业务,但有四十家左右擅长于再保险领域,也就是说,他们承保其它保险公司的风险。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是世界第二大再保险承保商

各保险公司共雇佣约五万人,但近年来,同银行一样,他们也在一步步裁员。银行和保险服务帮助抵制了可能出现的财政赤字。

投资

虽然瑞士的商品进口量超过其出口量,但从价值角度来看,瑞士在国外有大量净投资。

当前数据反映出近年世界股票市场的动荡以及美元的贬值。然而瑞士的境外直接投资在2002年达到4100亿瑞士法郎,而外国在瑞士的投资只达到1730亿瑞士法郎。

瑞士境外投资中至少五分之一投在美国市场,并且有向新兴的东欧和中欧国家进行投资的趋势,如波兰、捷克和匈牙利等。

外国在瑞士的投资增长不大,瑞士的中央银行瑞士国家银行表示,瑞士仍将继续保持高额境外净投资。

食品工业

瑞士农民由于他们的牛奶制品而闻名,同时,瑞士国内的早期工业化成就了食品加工业的开端。严格说来,奶酪制作者可以被算作最早的食品加工者。

19世纪早期在温特图尔 (Winterthur)地区最早的工厂里就有了典型的瑞士产品――速溶汤料,或称汤料块。那时工厂主们就注意到,由于营养不良,工人们健康状况很差;而且这些工厂主们不喜欢较长的用餐休息时间。

因此瑞士意大利区的某位Maggi先生受到启发而发明了速溶汤料块,它就是今天的美极(Maggi)和家乐(Knorr)两个牌子的各种速溶汤料的鼻祖。这两家公司现在都属于跨国企业。

另外一种瑞士首先开发的产品是速溶咖啡,在19世纪30年代由毗邻伯尔尼的一家公司发明,但只是在二战后由美国军队投放国际市场。那时它属于雀巢公司产品,后来利用冷冻干燥法进行制造,现在很多食品的制造过程都使用了这种干燥法。

还有一位瑞士的先驱Bircher-Benner博士,他的努力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回报。20世纪初期他在苏黎世(Zurich)经营一家健康诊所,为帮助虚弱的患者恢复健康,Bircher用磨碎的苹果、一些燕麦片和一点浓缩牛奶制成的麦片粥,并以他的名字为此命名。

今天,有无数这种麦片的复制品被当作早餐食品在市面上销售,但大多数都比Bircher博士炮制的要油腻得多。

其它瑞士出口的加工产品还包括素食及肝脏类三明治夹层,更不必说各种形状和大小的巧克力了。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