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不去想太多,想太多也没用”

Dogan Korkmaz,40岁单身男士,在伯尔尼Breitenrain街区经营自己的快餐店已经16年。机械师出身的他,还当过美发师。20多年前,他从土耳其逃难至瑞士。 swissinfo.ch

疫情之下,许多瑞士人为了谋生都要学会另辟蹊径,见机行事。这对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来说,是一种全新经验。在这一些列文章中,我们就为你讲讲这些人如何在禁闭期间求生存的故事。他们到底有哪些担忧和希望?我们今天的主角是:土耳其旋转烤肉店老板Dogan Korkmaz。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自从防疫政策执行以来,一切都变得非常安静。我的餐厅提供土耳其肉夹馍和其他土耳其特色菜肴。现在每天备多少菜,我心里完全没数,不能再依靠经验来推测一天会有多少顾客光顾。到了晚上,我常常不得不倒掉剩下的食材。

从3月16日这一天起,瑞士“静”了下来。

一夜之间,众多瑞士人面临生活的重大挑战。面对骤减的顾客,土耳其旋转烤肉店的老板月底能不能交得出店面租金?发廊老板怎么支付店员的工资?瑜伽教练在不得不关闭工作室后,怎样维持生计?

虽然瑞士的社会生活在渐渐回归正常,但是特殊时期的特殊生存之计依然还要派上好一阵子用处。

End of insertion

现在我的处境很艰难。许多人都在家里办公,附近职业学校停课,学生也都不来了,附近居民有足够的时间自己在家做饭。我的营业额下降了一半以上。尽管如此,我每天都要守在店里,有时要待上11个小时。

当听说瑞士要实行全面封闭措施时,我非常震惊。当然,我依然可以继续做外卖,情况还好一些;可其他人则必须彻底停业。我很清楚,以后不会有路过顺便光临的客人了。这让我很焦虑。以后我怎么支付店面租金呢?

瑞士联邦主席对民众说要团结。所以我去问房东,是否可以减免我的房租。可是他说,他也需要钱。我应该去寻求政府援助。我会和旁边发廊的女店主一起申请补助,她的处境和我一样。照常支付所有经营和生活的固定开支,这对我们来说太难了。

两周前,我店里的客人多了起来。好天气帮了我的忙。人们又开始活跃在室外。我的餐厅里最多可容纳两个人等候,其他人都要在门外排队。

“每当有顾客光临,我都感激万分。”

Dogan Korkmaz

End of insertion

我努力不去想太多,只是继续做下去。幸亏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想太多也没有用。当然,我也会想,如果真的做不下去了,我要怎么办?去找一份工作?生活会有一天回到以前的样子吗? 但现在,除了等,没有别的办法。”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