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芭蕾人生 芭蕾人的职业生涯

作者:, 于洛桑

洛桑令芭蕾舞与瑞士有了无法割舍的渊源,每年在这座瑞士西部城市都会举办国际芭蕾舞大赛,今年第41届洛桑芭蕾大赛从1月27日至2月2日举行,来自世界各地75名15-18岁的芭蕾学员云集于此 。

获奖者将被选送名校或者著名芭蕾舞团学习训练,扬起人生的芭蕾风帆。然而人都会老,芭蕾生涯更是短暂。芭蕾人“上年纪”之后如何打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了有日本芭蕾神父之称的熊川哲也。他今年第二次成为洛桑芭蕾舞大赛的评委成员。

熊川哲也曾于1989年获得了洛桑芭蕾舞大赛的金奖。这也是他芭蕾生涯的起点,他现在是东京K芭蕾公司的首席芭蕾舞表演者及负责人。他在采访中讲述了洛桑芭蕾舞大赛的意义和男性芭蕾舞演员40岁之后的舞蹈生活。

跳跃边界 瘫痪舞者重归伯尔尼舞台

作者:

瑞士生机勃勃的舞蹈界国际闻名。伯尔尼芭蕾舞团(Bern:Ballett)便是这样一家提升年轻舞者能力的公司。杰克·威多森(Jack Widdowson)幸运地加入了该舞蹈团,然而灾难却不期而至。 2011年,威多森以学员身份加入伯尔尼芭蕾舞团,并取得长足进步。 ...

swissinfo.ch: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的意义何在?

熊川哲也: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活动,对于许多年轻的芭蕾舞学员来说这个比赛非常重要,它可以为他们敞开芭蕾圣殿的大门。我就是一个实例。

我虽然在1989年获得洛桑芭蕾大赛金奖之前就已经是伦敦皇家芭蕾学校的学生,但真正成名还是在获得这项大奖之后。因此我很高兴,能为洛桑芭蕾大赛做点什么。如果我能作为老一代洛桑芭蕾舞大赛的成员为年轻的一代做些事情,我很乐意,就这么简单。 

(Ayumu Gombi)

swissinfo.ch:作为评委成员,您最重视什么?

熊川哲也:我们观察学员们的舞姿,审核他们的天资和能力-但是我们还要更深入地观察每位选手的内心。

对于学员来说,重要的是自信,他们必须在强大的压力下正常发挥。因为他们有可能为这个比赛练习了整整一年。

五天的比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般的比赛,都是穿上漂亮的演出服,画上美丽的妆容,上台表演一次,只需一次就可以了。而这里却是随时随地受到评委的观察,评委们要观察,学员们怎样练习、怎样战胜压力。 

swissinfo.ch:当您在表演古典芭蕾的时候,是想表现一种什么样的肢体运动或是情感?

熊川哲也:音乐很重要,你必须本能地对音乐做出反应,你必须用身体接受音乐并通过动作再把音乐表达出来。你必须将感情投注到身体的反应中,同时你必须热爱这种感觉。

当你年轻的时候,你会专注于怎样跳和怎样转,但是人成长到一定程度,其他的事就会变得重要起来。在我这个年纪,舞蹈的技术已经显得不再那么重要,我更注重通过音乐表达情感。

熊川哲也履历

熊川哲也1972年生于日本北部岛屿北海道。

10岁开始学习芭蕾,在瑞士编舞Hans Meister的指导下,15岁进入伦敦皇家芭蕾舞学校深造。

1989年他在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Prix de Lausanne)上获得金奖。同年作为最年轻的独舞表演者进入皇家芭蕾公司。1993年成为该公司的台柱。

1998年退出皇家芭蕾舞团,在日本组建了自己的芭蕾舞公司K-芭蕾公司,公司成立的时候他带走了几名皇家芭蕾舞团的团员。

2003年开办了K-芭蕾学校。

他编导演出的舞剧《唐吉诃德》和《胡桃夹子》2006年获得日本《朝日新闻》颁发的大奖。

熊川哲也继续活跃在日本国内外的舞台上。

他两次担任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的评委。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在现代舞蹈中也是这样?

熊川哲也:我一直是一名古典舞蹈演员。在现代舞蹈中,你必须是一名很好的哲学家,你必须是你自己,而且要有那种能力从表面的东西中挣脱出来。

而传统芭蕾多年来代代相传,已经形成了一种流派,现代芭蕾已经不再是这种情况了,有着完全不同的切入点。 

swissinfo.ch:来参加洛桑国际芭蕾大赛的男性选手越来越多,男性对芭蕾的兴趣在增长?

熊川哲也:在芭蕾的历史上一直都是阴盛阳衰,但是自波兰芭蕾明星瓦斯拉夫·尼金斯基(Vaslav Nijinsky)出道以来,男性芭蕾演员也变得魅力十足。我认为从审美角度,男女芭蕾演员之间的区别并不大。

男性舞蹈演员,从运动角度可以做出很有力度的动作,为现场观众带来即时反响。而女性舞者则能更好地展示美丽的舞姿并能更好地抒发感情。

女性演员达到这种成熟的境界比男性早。而年轻的男演员则更注重技术,他们精力旺盛并希望将这些能量释放出来,这也是男性跳芭蕾的情感所在。 

swissinfo.ch:去年您刚过了40岁生日,您除了是公司负责人之外,还是主要演员,您还将站在舞台上很多年吗?

熊川哲也:人必须了解自己身体的极限。以我的年纪已经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满场飞”了,但是我变成了一位成熟的舞者。

我找到了一个另外的切入点:我更注重音乐及与女芭蕾舞演员的配合,我将古典的舞蹈改编成我自己的形式。

实际上舞蹈和在舞台上表达自己的形式有多种,如果我能找到适合我年龄的曲目,我一定能长时间地留在舞台上。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