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观点 “不交钱的人,没有发言权”

Ein Mann hebt die Hand und sagt etwas in ein Mikrophon

联邦院议员Claudio Zanetti是“取消广播电视收听收视费”(No-Billag)动议的支持者。

(Ex-press)

瑞士人民党国民院议员Claudio Zanetti也在瑞士海外侨民组织ASO中代表人民党的意见。瑞士海外侨民组织反对《取消广播电视视听费》(No Billag)动议,而Zanetti则持支持态度。他认为“不交收听收视费的人,针对这次动议也没有发言权

外部内容

Grégoire Barbey

作者Tim Guldimann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是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旗下子公司,它的一半资金来自广播电视收听收视费(Billag)。

信息框结尾

根据媒体报道,瑞士外国侨民组织(ASO)强烈反对“取消广播电视视听费”的投票议案,他表示:“对此我不想做任何表态,因为对我来说,是要交这笔钱的人,才能感同身受”。生活在国外的瑞士人被免去了这笔开支,所以他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Claudio Zanetti法学家,也是苏黎世州国民院人民党议员,他从事公众媒体工作,也是著名的推特推手。

(Keystone)

每次投票,尤其是当最后的结果非常“勉强”的时候,会令人产生这样的感觉:少数派的利益没有被完全顾及到。比如关于生物识别护照的投票议案只以5000票的差距勉强通过,再或者“反对滥用避难权”的议案,最后也是以微弱票数差被否决。这两次投票,瑞士侨民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第一个例子,瑞士侨民持支持态度,第二个则反对。(信息来源:瑞士资讯swissinfo.ch)

2015年联邦和国会中的多数派成功地绕过宪法,通过投票引进广播和电视税,但是为了粉饰“并未违背宪法”,冠以收听收视费的名称。那次投票赞成票只多出了3696票,相当于微不足道的0.2%,这里又是外国侨民的投票起了作用。

据调查,本土瑞士人和国外侨民在投票观点上差距天壤之大,比如苏黎世州内的一项关于修订法律的议案,该州公民以52%的反对票否决,而在国外参加苏黎世投票的瑞士侨民却投了63.2%的支持票。

开放?

一个宣称向世界开放的组织,同时也是反对瑞士加入欧盟的部分公民代表,可以接受“鱼和熊掌兼得”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当真的失去“鱼”或“熊掌”的时候,又无法面对。

在瑞士奉行协调统一原则,这体现在照顾少数派的利益。那么如果在政府中有忽视这个原则的人,从长远来看没有什么好处。

“污染者自负”原则,在行政上其实是无懈可击的,那么这个原则真正用在个别情况上,又有什么不对?同理,为什么要让没有义务的人交费?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让生活在国外的瑞士人从2019年起,每年向瑞士电视台SRF支付365瑞郎(约2500人民币)的收视费,只因为它是宣传直接民主的主流媒体,那么这些侨民还会有这样的“协调统一”精神吗?这时候他们可能就会忽然想起来了,网络已经成为输送信息的免费渠道。

对于瑞士海外侨民组织来说,现在最聪明的做法是,在一边静候“取消广播电视收听收视费”动议被否决的佳音。而联邦委员们,最好把精力用在刀刃上,比如寻找法律咨询,针对银行数据被盗问题,做出正确反应,在瑞士银行有帐号的侨民会对此格外关心,这里侨民们又会站在哪一边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观点。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