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欲倾全力扩大在联合国的影响

中国是否希望接管多边体系?

丹尼尔·沃纳(Daniel Warner)表示,随着美国逐渐从多边体系中卸下领头地位,中国似乎正在填补美国留下的政治真空。他描述了这种“深刻变化”并分析了变化的影响。

丹尼尔·沃纳(Daniel Warner)是一位美籍瑞士裔政治学家,曾任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国优先”政策实际是对联合国和多边主义的正面攻击。无论是迟迟不缴纳联合国会费(导致其日常活动的大幅缩减),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是在纽约总部和日内瓦办事处任命的驻联合国代表反对协商一致的领导原则,美国的一系列行为已经超越了“良性忽视”。特朗普及其追随者认为联合国在侵犯美国主权,就像他们认为国际法(或任何法律)不公正地限制其权力一样。

“这对我们有何好处?”

自2016年特朗普就职以来,联合国系统一直进退维谷,美国没有展现出领导力。在纽约,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海莉(Nikki Haley)和她的继任者凯利·克拉夫特(Kelly Craft)不断削弱协商一致的领导原则,经常重复一个问题:“这对我们(美国)有什么好处?”

在日内瓦,卡内基、福特和洛克菲勒基金会在创建“国际日内瓦”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两年半时间里美国都没有派驻日内瓦大使。万国宫广场上空荡荡的断腿椅象征性地表现了特朗普总统对国际日内瓦的明显漠视,以及美国在人权和人道主义法中的关键作用。裁谈会进程受阻;双边谈判使世贸组织日益边缘化,世贸组织现在只能依靠临时安排来挽救“停摆”的上诉机构。

去年10月美国最终任命安德鲁·布雷姆伯格(Andrew Bremberg)来填补美国驻日内瓦大使的职位空缺,但是此人的任命无助于恢复美国的领导力。安德鲁现年41岁,此前长期涉足国内政治,曾与白宫的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Mitch McConnell)合作处理内政。

中国的决心

像联合国这样庞大的系统能否在缺乏领导的情况下发挥作用?没有大国自上而下的领导,多边主义是否能够继续存在?美国退出该体系所留下的政治真空能否保持下去? 抑或是其他一些国家会开始填补政治真空?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以此为由抨击中国是不合理的,然而许多西方媒体仍在落井下石。但是,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填补美国离开多边体系所留下的空白。” 丹尼尔·沃纳(Daniel Warner)

End of insertio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对瑞士的访问表明,中国最高权力机关有决心填补这一空白。这从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看出:成千上万的中国官员在北京和上海的专门机构里学习世贸组织运行的方方面面。

中国政府希望在该系统中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习近平在2017年不仅宣布了中国对领导多边体系感兴趣,中国还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此前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宣布冠状病毒为国际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时犹豫不定,中国帮助促成最后决定;柳芳任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理事长;赵厚麟任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屈冬玉任粮农组织(FAO)总干事。在即将举行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改选中,中国人王彬颖是一位有力的竞争者。

我的同事斯蒂芬·布萨德(Stephane Bussard)是日内瓦《时报》的记者,他问道:“中美之间的竞争是否有使联合国瘫痪的危险?” 也许这个问题可以这样问:“中国是否希望接管多边体系?” 中国在联合国系统中日益增长的多边影响力是对 “一带一路”倡议框架的政治补充吗?  

其他国家不清楚中国为何突然对多边主义感兴趣。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以此为由抨击中国是不合理的,然而许多西方媒体仍在落井下石。但是,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填补美国离开多边体系所留下的空白。中国在历史上曾是强盛的帝国,无论当下我们看见中国再度崛起,还是看见美国日渐衰弱,毫无疑问,我们都在见证深刻的变化。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