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誰來償還疫情的巨額債務?

籌碼堆砌太多,是否最終獲益的是瑞士富裕階層?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隨著稅收收入日漸稀薄以及財富分配不平等日益加劇,受疫情影響而帶來的瑞士國家公共財政債務已堆積如山。瑞士將如何在維繫社會凝聚力的同時,就債務償還問題展開磋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31日 - 09:00
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數據(多語)外部链接可謂令人瞠目結舌:2020年,瑞士在遏制新冠病毒蔓延傳播這一項上總計花費170億瑞郎,且預計今年會為此再度撥款230億瑞郎。與此同時,瑞士政府也允諾會向遭受疫情波及的本土企業提供數十億瑞郎的緊急貸款。

聖加侖大學經濟學教授克里斯蒂安·科甚尼格(Christian Keuschnigg)表示,這筆國家公共財政負債至少需要長達十年-甚至有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清償。他在接受瑞士資訊swissinfo.ch採訪時表示:“這筆巨額債務不可能在短短數年之內就彌補還清;如果強行如此,勢必會引發大的社會動亂。”

問題就在於:該如何以公平的方式來達成清償國家公共財政債務的目標?目前,這也是絕大多數國家所面臨的問題。譬如,英國業已宣布凍結個人所得稅起徵點,以便在未來幾年之內能獲得更多的財政收入。

此次新冠疫情危機的特點之一,是對低收入戶的影響尤為嚴重。根據瑞士經濟研究所(KOF Swiss Economic Institute)開展的一項調查研究(英)外部链接,疫情來襲之前月收入低於4000瑞郎(約合美金4192元)的瑞士家庭,在疫情期間的收入縮水20%,而往常月收入超過1.6萬瑞郎(約合美金1.68萬元)的家庭則整體每月薪資跌幅僅為8%。對於並不富裕或經濟條件較差的群體來說,存款儲蓄以及工作保障方面所承受的壓力也相對較大。

而與此同時,富裕階層卻越來越富有。據瑞士德語廣播電視台SRF攜手瑞士知名財經期刊《資產》(Bilanz)利用稅務部門提供的數據計算顯示,身價-或者更確切地說個人資產淨值超過1000萬瑞郎(約合美金1048萬元)的瑞士居民,就人數而言僅佔瑞士所有納稅人群體的0.3%左右;但在新冠期間,他們的資產在瑞士家庭總財富中所佔份額,卻由疫情前的19.5%驟然增加至32%。

這一變化也促使瑞士社會各界開始發聲呼籲調整稅制,從而重新分配社會財富,並償還因疫情導致的國家公共財政債務清償負擔。瑞士經濟研究所負責人讓·埃格伯特·施托姆(Jan Egbert Sturm)已建議,向包括在疫情危機期間收益有所增長的網路商店和製藥公司在內的工商企業徵收2019冠狀病毒病團結稅(Covid-19 solidarity tax)。 “我們可以考慮針對疫情危機中的得益者提高利得稅(編者註:利得稅,即根據交易所得的利益所徵收的稅),用這筆錢來為疫情中遭受損失的人提供支持, ”施托姆在接受瑞士紙媒《一瞥報》(Blick)採訪時稱。他還補充道,在經濟亟需刺激的情況下,和竭力削減國家各項開支相比,創造更多的收益要更為可取。

其他尚處於醞釀階段的方案,包括提高財富稅或在瑞士引入聯邦遺產稅。 “瑞士的財富稅並不會導致社會財富的大量再分配,”蘇黎世大學經濟學教授弗洛里安·施威爾(Florian Scheuer)在瑞士德語廣播電視台SRF的鏡頭前介紹稱:“瑞士現行財富稅的最高稅率相對於其他國家而言依然較低,最高也不過只有1%,而且財富稅的徵稅門檻較低,這意味著其徵稅對象並不僅限於百萬富翁或者億萬富豪。”

“從長遠角度來看,徵收遺產稅是可明顯減少社會財富分配不均的有效手段。”

但諸如此類的稅制調整很可能會遭到反對,而抵制聲並不僅僅來自於對施威爾提倡的團結企業稅理念持異見的商業遊說團體。瑞士選民此前已在多輪全民公投中對此類方案一再予以否決。 2015年,一項呼籲引入聯邦遺產稅的公民動議(英)外部链接抱憾流產。而就在此前的一年,一項要求設定最低工資標準-又稱保護公平工資的動議(英)外部链接也遭到逾七成瑞士選民的投票否決。雖然部分州-尤其是蘇黎世州-取消了針對超級富有外來移民的特殊稅收減免政策,但瑞士於2014年嘗試全國性對富裕的外籍人士禁止實行稅收減免措施的全民動議(英)外部链接,依然以失敗而告終。

克里斯蒂安·科甚尼格對稅法進行徹底改革的理念持懷疑態度。取而代之的是,他主張對社會福利、當前過於複雜的稅收制度以及老朽不堪、近乎崩潰的現行養老金體系加以大刀闊斧的全面改革。他表示,現如今,提高瑞士在職員工退休年齡已不可避免。瑞士政府已提議將女性的退休年齡由目前的64歲提高至65歲,與男性持平。

實際上,和絕大多數國家相比,瑞士的國家公共財政負債情況要較輕,這要歸功於2003年瑞士引入的“債務減速機制”(英)外部链接。該機制在經濟形勢向好時期清償債務,從而使得國家財政債務水平在較長時期保持在可控制範圍內。 “大多數國家都會存在大幅加稅的危險,這一做法會導致一國經濟增長陷入停滯狀態,”他指出:“而通過控制財政支出增長和適度增加稅收收入,瑞士能將自身調整到一個最好的位置,從而以一種更平衡的方式來清償財政債務。”

在科甚尼格看來,保障經濟和社會穩定的關鍵,就在於保護盡可能多的就業職缺,讓失業率維持在一個較低水平。

瑞士財富分配不平等

巴塞爾經濟智庫(BAK Economic Intelligence)和瑞士國有銀行機構Bank Cler攜手開展的研究(德)外部链接表明,瑞士貧富差距在2007年至2017年之間幾乎沒有變化,而在此期間爆發了全球金融危機。

研究人員通過整理及查閱稅收記錄,計算出了瑞士的基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該係數作為一種統計工具,用以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居民收入差距。基尼係數最大為1,最小為0。前者表示居民之間的年收入分配絕對不平均,即該年所有收入都集中在一個人手裡,其餘的國民沒有收入;而後者則表示居民之間的該年收入分配絕對平均,即人與人之間收入絕對平等。 2007年,瑞士的基尼係數為0.47,2017年的指數則為0.48。

然而,研究人員警告稱,新冠病毒疫情很可能會導致瑞士出現比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更大的財富分配不均。

End of insertion

(譯自英文:張櫻)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