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资本外逃 瑞士新法欲将独裁者非法资产归还原属国



于2011年2月被罢免的埃及前总统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在瑞士银行隐藏的存款高达7亿瑞郎。

于2011年2月被罢免的埃及前总统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在瑞士银行隐藏的存款高达7亿瑞郎。

(AFP)

在众多独裁者藏匿非法资产首选的避风港中,就有瑞士。如今,瑞士希望通过一条在国际上堪称前卫的法律,对非法资产进行冻结并将其归还原属国。然而,正如在“阿拉伯之春”革命之后出现的情形,即使新法规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2011年,在突尼斯独裁者本·阿里(Ben Ali)和埃及独裁者穆巴拉克(Mubarak)被赶下台后,瑞士成为冻结他们资产的首个国家。但是,瑞士并未因此而收取美誉,反而成为众矢之的,因为这些人把非法侵吞的资产存到了瑞士。”瑞士银行家协会(ASB)发言人Rebecca Garcia指出。

尽管从80年代起,为冻结独裁者非法资产并将其归还原属国,联邦政府作出了不懈努力,但国际舆论却对瑞士一直持有负面看法,这与许多独裁者把资产藏匿在瑞士银行密切相关。例如,阿拉伯之春革命让一个事实浮出水面:在过去10年里,埃及、利比亚、突尼斯以及叙利亚的独裁者们将约10亿瑞郎的资产存在瑞士。

瑞士政府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因此,于去年五月,瑞士提出了一个方案,旨在出台一条“冻结政界人士的非法资产并将其归还原属国的法律”,其目的在于加强现行法规。该条文已于9月中旬递交各个党派和相关组织进行磋商,从诸多方面来讲,该法堪称国际上的一个典范,世界银行的专家们也对其如此评价。

巨额资本外逃

据经合组织(OECD)统计,每年约有8500亿美元的资产从发展中国家被非法转移到避税天堂。

这一款项远远超出各国政府、国际组织以及非政府组织帮助贫困国家发展的捐赠数目-每年约1300亿美元。

根据世界银行预测,每年发展中国家丢失的资金有200亿-400亿,这些资金都是政界人士与公务员盗用公款、贪污受贿以及滥用职权的非法所得。

信息框结尾

资产持有人需要证实其财产合法性

首先,为了预防非法资本外逃,新法扩大了资金冻结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只有在相关国家要求司法协助、或者国家政体彻底瓦解而无法提出这一要求时,瑞士政府才会考虑冻结资金。

“多数情况下,比如说埃及,国家政体并未完全崩溃,但是即便如此,埃及也不可能提出与瑞士合作,启动正常司法协助程序:执政者权力交接风起云涌,联邦政府甚至无法知道应该与谁进行磋商。”南方联盟(Alliance Sud)的国际金融专家Mark Herkenrath解释说,南方联盟由瑞士6个主要非政府组织组成。

为了冻结阿拉伯之春革命中前独裁者们的资产,瑞士政府不得不多次启动建立在联邦宪法基础上的紧急程序,然而,这种做法本应该只在特例情况下采用。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新法提出了举证责任的逆转:它规定,不再由瑞士或者埃及或突尼斯等相关国家,来提供有关穆巴拉克或本·阿里资产非法性的证据;相反,这些前独裁者必须自己证明其资产的合法性。

独裁者非法资产存在瑞士

1986年,在菲律宾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倒台之后,瑞士联邦政府首次正视独裁者资产问题。

从那以后,其他独裁者在瑞士银行藏匿的巨额资产也逐渐浮出水面,其中有蒙博托(Mobutu,刚果民主共和国)、杜瓦利埃(Duvalier,海地)、阿巴查(Abacha,尼日利亚)、萨利纳斯(Salinas,墨西哥)、穆巴拉克(埃及)、本·阿里(突尼斯)、卡扎菲(利比亚)。

在过去20年里,瑞士已经将17亿瑞郎的资产归还给原属国。同一时期,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世界各国将非法资产归还其原属国的总额高达50亿瑞郎。

信息框结尾

恶性循环

根据瑞士政府提出的新型法律,在未来,瑞士将更加积极配合资产外流国家的调查取证:条件是相关国家首先需要提出司法协助请求,瑞士特别会在提供银行帐户信息方面大力合作。“到目前为止,这仍是个恶性循环:相关国家没有提出司法协助的要求,他们就不能获取这些信息;但是没有这些信息,一般来说,这些国家也不可能提出司法协助请求。”Mark Herkenrath指出。

虽然支持该法律计划,瑞士银行家协会在这一点上却提出了保留意见,“只有在资产原属国保证民主并且法律完善的情况下,我们才会提供这些信息;否则,这些银行客户的人权与生命就可能受到践踏。”Rebecca Garcia强调道。

除此之外,新法还明确规定:归还给原属国的资产应该用于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以及加强这些国家的法制。瑞士政府希望避免这些资金再次落入腐败分子或者有组织犯罪者的手中。

各党派的批评声

这一方案将于明年递交国会,然而该法早已激起了中间及右派党派的反对。“瑞士不需要一条新法,目前我们的法律已经比其他国家完善得多。通常情况下,我们已经做的太多了,这在埃及的情况中可见一斑:穆巴拉克的资产被冻结了,但是没人知道这笔资产应该归还给谁。”瑞士人民党议员Luzi Stamm肯定地说。

然而,对于左派来说,该法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但是这一步还是有些保守。新法详细处理了非法资产冻结与归还问题,但是解决不了这些资金存入瑞士银行帐户的问题。独裁者的资产几乎都是贪污受贿、非法侵占以及滥用职权的非法所得。瑞士社会民主党强调说,“不是推翻穆巴拉克政府,才使他存在瑞士的7亿瑞郎成为非法资产。”

然而,对于瑞士政府来说,冻结那些仍然在职执政者的资产并不可能。首先,各国领导人通常享有豁免权,瑞士应该为所有国家提供这一权利。“只有在相关国家要求归还资产,请求司法协助的前提下,这些资产才有可能被冻结。但是,在政权交接之前,这也通常不可能实行。”联邦外交部发言人Pierre-Alain Eltschinger指出。

恪尽职守

“在和客户办理业务之前,银行应该尽职尽责,当客户为政界人士时,银行更应该严格审查、恪尽职守。”Eltschinger补充说。

通常,在这一点银行做得并不到位。Mark Herkenrath认为,“这给人一种印象:对于法律规定,银行总是应付了事,银监局对银行的作法也轻易放行,并未特别严格要求他们。”

然而,瑞士银行家协会对批评之声进行了回击,“根据《反洗钱法》,我们应该上报可疑情况,但是银行无权断定是否某个国家元首滥用职权敛财。而且,只是在这些执政者倒台之后,他们才立刻为‘千夫所指’。在穆巴拉克和卡扎菲政治生命结束前几周,欧洲各国元首还对他们彬彬有礼。”Rebecca Garcia指出。


(译自意大利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