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超级百岁老人 最高龄的海外瑞士游子驾鹤西归,享年110岁

Vieil homme devant une fenêtre.

Rodolphe Buxcel(生于1908年9月5日,卒于2019年2月26日)

(swissinfo.ch)

最长寿的瑞士游子老翁-出生于1908年的Rodolphe Buxcel于上个月在美国密歇根州寿终正寝,以110岁高龄与世长辞。上个世纪之初他生于沙皇俄国统治疆域内的一隅瑞士人聚居区,历经颠沛流离,最终在美国安家落户,在粗衣淡饭中安度晚年。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追根溯源,Buxcel的祖籍在坐落于瑞士法语区沃州辖区内的罗曼莫蒂耶镇(Romainmôtier),而他本人的出生地则是隶属沙皇俄国境内的一处被称为Chabag的瑞士人聚居区,彼时,该聚居区仍为末代沙皇尼古拉斯二世统治下的沙皇俄国属地。Buxcel的一位先祖-Jacques-François Buxcel曾携家带口,领着妻子和六个孩子移居到当地。这块瑞士飞地(即隶属于沙皇俄国管辖,但不与该国毗连)由瑞士瑞士植物学家Louis-Vincent Tardent早于1822年开辟。和所有在Chabag安居繁衍的瑞士移民一样,Buxcel家族在当地生活的120年间,始终保留着瑞士公民身份。

作为家里十个孩子里最年幼的老幺,Buxcel曾在Chabag瑞士人聚居区-也就是现如今乌克兰的属地度过了舒适安逸的童年生活。他的父亲坐拥50公顷的葡萄园和共计130公顷的适耕地。这个家族的饱食暖衣、富庶兴旺在1940年6月28日那天画上了句号:苏维埃政权来袭,Buxcel家族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土地和财产。随后,Buxcel一家在德国难民营里饱经世变,在忧患中熬过了艰难的五年时光,直至战争临近尾声才辗转抵达祖国,回到了瑞士洛桑。

1950年,Buxcel决定动身前往乌拉圭,希望能够在里奥内格罗沿岸重新开始种植葡萄的事业。

“我对共产党人充满恐惧,担心总有一天斯大林会入侵瑞士,”对于离开瑞士的初衷,Buxcel这样解释道。

Rodolphe Buxel能说六门语言:法语、德语、俄语、乌克兰语、罗马尼亚语和西班牙语。

(swissinfo.ch)

生活在美国的瑞士游子

Buxcel最终在七十高龄时选择再度启程,移居美国。尽管他已熟练掌握六门语言,并且足足在美国生活了37年,但他竟从未学过英语:“我到美国的那年已经73岁了,我想对于学习第七门语言来说,实在年龄太大了!”

Buxcel独身一人生活在密歇根湖畔贝里扬的一栋木屋里直至109岁,这里距离芝加哥仅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能自如地穿衣、做饭、就寝,女儿偶尔会过来帮他外出购物。在生命最后两年的旅程里,已近风烛残年的他日渐衰弱,行动滞缓,不得不搬进了养老院,任一天中绝大半时光在他的躺椅上悄然流逝。

“他睡眠充足,但依然思路清晰。直到生命临近尾声,他也食欲尚佳。他总是爱在床头柜上备着点儿饼干,入睡前啃点儿。在养老院他自己的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机,他尤其喜欢看足球比赛,”Buxcel的女儿Erika回忆道。

那么,身为百岁老人,Buxcel的长寿秘诀究竟是什么?

答案是:睡眠充足。Buxcel生前曾透露:“我往往很早就上床睡觉,一般是晚上9点就入寝,早上6点就起床。”

不仅如此,他一生都习惯于苦行僧般的清贫禁欲生活:“晚年我能拿到每月1400美元的养老金。要知道这笔数额的养老金要是搁在瑞士,我早就饿死了。”

2019年2月26日,Buxcel溘然长逝,享年110岁零174天。

而依然在世且定居于瑞士的最高龄瑞士老妪为Alice Schaufelberger,今年1月,她刚刚度过了自己111岁的生日。

Rudolf Buxcel的瑞士护照。

(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