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粉紅泡泡走向幻滅

在瑞士,無論異國或本國人婚姻,離婚率都接近45%。 Keystone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10月04日 - 15:05
方常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許多人羨慕能在好山好水的瑞士生活,彷彿人間再沒有煩惱,但真是如此嗎? 在跨國婚姻裡,語言和文化形塑了不同的思考及行為模式,再加上異地生活的種種適應問題,從幸福、美好的愛情走向破滅的故事,著實多得令人唏噓。

在瑞士,無論異國或本國人婚姻,離婚率都接近45%(德)。但從另一個文化和語區來的外籍配偶,在離婚時所要面對的考驗和障礙,卻比本國人艱難得多。

住在瑞士Argau州的台灣大姊(化名),曾是台灣中外聯理會會長,全盛時期這個組織掌握著約800位瑞士華人的通訊名單,協助過許多婚姻失敗的家庭、重新建構新生活。退下會長職位後,這位大姊仍義務陪伴許多遭遇婚姻瓶頸的朋友,在同文同種的背景下伸出援手助人,在瑞士的華人社會裡不計酬勞地服務著。

大姊在服務初期時的主要工作是關懷、陪伴面對離婚問題的人並給予精神上的支持。在服務多年後,她自己也遭遇婚姻上的挫折並纏訟多年,讓她累積了訴訟經驗。近年大姊更是無償地提供婚姻破碎者,經濟、法律、情感、親子⋯⋯等方面的諮詢。希望透過她的經驗,在不圓滿中找到圓滿的做法,以下是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採訪。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覺得華人女性在婚姻中有什麼難以克服的文化問題?

大姊:瑞士人非常尊重個人隱私,對於別人家庭婚姻保持中立立場,所以很少對他人的家庭、婚姻發表意見,最多中立地說一句:「法律是公平的」。

有的人可能會邀請你一起來喝杯下午茶,這是瑞士人表現關懷的做法。瑞士人認為——既然能結婚、組織家庭,那就應該知道如何結束婚姻,鄰居、朋友及家人都持觀望和祝福的態度;華人在異地面對離婚更要能夠學會「獨立、自主、堅強」。目前離婚者的平均年齡提高了,有的已年過五十,因自尊心強,而將婚姻失敗看成是對自己的怨懟。一時失去安逸的生活,想法越往心裡鑽,越會產生嚴重的憂鬱症,不斷地自問:「怎麼會?為什麼是我?」在生活失去保障後,甚至會造成對未來老年生活的恐懼,而有輕生傾向。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許多瑞士的華人女性在法律和語言上孤立無援,當她們面臨婚姻訴訟時,您會給予哪些建議?

大姊:夫婦感情觸礁,可以先接受每一個行政區(Gemeinde)提供的婚姻諮詢(Eheberatung)。這是州政府提供的服務,服務過程中會先與申請人商談,再找其配偶溝通,然後雙方同時諮詢,是否還有挽救的可能;若孩子也需要諮詢輔導,州政府也提供兒童心理諮詢。針對已經無法挽救的婚姻,州政府也有低價,甚至免費的法律諮詢服務,只是各州不同。在諮詢過程中,律師會針對平均收入經濟狀況估算贍養費、財產分權、孩子生活費計算⋯⋯等,並提供參考模式和律師名單資料,其中也不乏精通英語的律師。

女性多半為家庭奉獻而沒有外出工作,一旦面臨分居或離婚,瑞士的法律法理上是支持女性權益的。為保障離婚女性及照顧子女的需要,在分居的兩年期間及離婚後,盡量維持母親與子女原有的生活狀態,由男方搬出原本的住處。其原因在於:沒有工作的女性難以在租屋時提出基本薪資證明,再加上孩子的學區不易變動⋯⋯。瑞士的法理上是支持女性的。

瑞士資訊swissinfo.ch:離婚的過程中,您覺得什麼是最大的磨練?

大姊:整個離婚過程都是難受的,有孩子的婚姻更是難以處理。人生的功課就是要「接受→面對→處理→放下→寬恕、等待、不評判」。接受就是接受問題已經發生了,冷靜準備好自己的心態去解決,不再怨天尤人、哭天喊地;面對,即是能堅強、不慌亂地面對孩子,也保持自己的健康,而不是恨由心生、爭吵報復;處理,就是進入法律程序後,勇敢拿回自己應得的權益。當事人要清楚法律程序,律師是把法律知識販賣給你,當事人則要正確清楚地瞭解每封雙方來往的法院書信內容。放下,也就是能夠以健康的態度開始新生活。離婚程序中絕對會發生不愉快的經驗,你一定也會一再地憶起這些負面情緒與傷痛,此時的你需要寬恕、關心,溝通以及更多的愛,才能面對這些在腦海中傷害你的片段。

尤其是有子女的離婚案件,受害者並非只有母親,還有承受過家暴或毒品威脅的孩子,離婚對子女未嘗不是件好事。但孩子的內心是非常無助的,如果看到失控的母親,孩子會更加地無助。接受、面對和處理,這三個階段有的人要走很久,但在最短的時間內整理好自己、保持理智,才能面對問題。

我曾有位朋友在離婚官司結束後,以為可以開始新生活了,卻發現罹患癌症末期,很快就離開了人世並留下了兩個女兒。在困難中持續努力、在訴訟期間保持健康平靜,並面對破碎的婚姻後,再走出新人生,這整個過程就是最大的磨難。當然說比做得容易,但還是要相信自己並盡力而為。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如何選擇一位好律師?

大姊:人和人之間都有磁場合不合的問題,和律師第一次見面時如果沒有給你親切的感覺,那就不適合。有的律師若在第一次見面時就不經意流露出「你是外國人,你不懂」的態度,那也不合適,因為他可能無法理解你的困難。

我記得我在州立婦女會(Argauer Frauenverein)尋求協助時,他們也給了我一張人數不少的律師推薦名單,我剛開始也不知道選誰見面好。區公所的人便建議我選擇女律師,至少女人比較能理解女人的難處。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接受律師諮詢時應注意的細節?

大姊:律師的諮詢費以小時計價,非常昂貴,經年累月下來是相當可觀的,因此在去見律師前一定要先列好問題。外語不佳的人最好有信得過、外語很好的朋友陪同,自己要頭腦清楚、完全瞭解諮詢的內容。還有,律師不是偵探,無法如當事人般清楚所有細節,他只能在法律的範疇內協助你。盡量使用郵件以文字溝通,冗長無謂的電話對談既浪費時間、金錢,也難以記錄所有內容。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是怎麼走出婚姻困境的?

大姊:我的離婚訴訟纏訟了近10年,有朋友笑說就是修PhD.也該修完了。精神上的苦痛與法庭上的折磨都讓人難以想像,讓我走出來的,是我的信仰。在每日研讀聖經的過程裡,我讀到天父說過的話,支持我堅強地撐下去。回想起來,每一步、每件事、每個人的發生,都讓我感覺到天父陪伴著我們。我也會想——祂不會給我,我無法承受的痛苦,所以只要有機會以自己的經驗幫助其他在婚姻困境中的人時,我會不遺餘力地陪伴,因為我走過,所以我知道其中的苦。

我也開始打坐、冥想,接觸內在的自我。在內觀時告訴自己:「只要是以愛為出發點,盡力去做就沒有遺憾。」現在來找我的人,有很多人是透過教會找到我,不分地區,我都很願意幫忙。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覺得跨國婚姻最困難之處為何?

大姊:跨國婚姻其實沒有特別難。難處在婚姻是現在進行式,如果一個人停下腳步。兩個人就會走向不同的路。即使是在婚姻裡,還是要為自己而活。

還有一個實際面——夫妻分產制就是在婚姻還幸福時,就要清楚家裡的經濟狀況,知道配偶的收入和彼此共同的財產。當問題發生時,變心的人要離開了,這些要透過法律處理的細節不只複雜,還隔著外語的障礙。對許多人來說,是完全超過能力範圍的。

結語:瑞士人與外國人通婚的比率很高,但以歐陸(德)為多,因為婚姻關係而來到瑞士的華人,近年來也有所增加。然而婚姻是否快樂美滿是各家關上門的事,大家也多半喜歡表露幸福的樣貌,使得外人難以窺見家庭問題。多數華人來到瑞士後必須重新學習語言,學歷或許也不被承認,對口合適的工作難尋,生活裡的困難不易向外人訴說。這些社會文化的鴻溝、不被認同的困擾,長久下來都可能是造成情感觸礁的潛在因素。瑞士山水令人嚮往,心生喜愛,但婚姻生活中的種種難關,卻不足為外人道。

作者:方常均 Facebook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