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达赖喇嘛的双面性

(Keystone)

西藏精神宗教领袖达赖喇嘛的出场,在中国政客之间引发敏感反应,而在西方则是倾倒众生。但媒体对达赖喇嘛像“明星”一样的追捧,并不是令所有人都称道的。

“很多在瑞士出生的藏人对他们的故乡根本不了解,他们只是盲从。至于达赖,我个人对他不感兴趣,但我承认他确实是一个聪明人,”一位生活在瑞士多年的中国人说道。

“他是一个不错的演员,”她的女友接着说到,她也是一位中国女性:“对于达赖喇嘛的来访,我有几位中国朋友很生气,他们甚至想去洛桑游行。我们不懂,这样一个不民主的人怎么能被理想化成这种地步”。

不过这两位女士都承认,“这或许与不同的政治宣传手段有关”,她们在学校里学到的是:“西藏人民以前很穷苦,不得不屈从于佛教的特权阶级”。

他们认为“这种政教合一的体制,已经过时了”。达赖喇嘛只是想夺回自己的王国。

其中一位说:“中国为西藏投资很多,除了西藏问题以外,中国人还有许多其他事要做,比如说自我发展”。

民族主义和不理解

“这是典型的中国人观点,因为中国人非常民族主义,也不理解西方人的狂热,”一位日内瓦的汉学家说。他和以上两位女士一样,也希望保持匿名。

汉-藏问题有其多面性,就像20世纪阿尔萨斯-洛林的问题,这位汉学家接着说,这是一个民族国家的问题。“另外西方人对这种藏传佛教特别着迷,也让我思考很多。对此我只能解释为我们周围的空虚”。

那种对解决西方精神危机的期待,又被达赖喇嘛完美的形象强化了,Jean-Marc Falcombello说。

“他的形象并不是他自己,而是满足了人们的一种期待,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是一套布景中的电影演员,演着一部没有脚本的戏”。

这位比较了解亚洲佛教的记者Falcombello很谨慎,对于达赖喇嘛到底是一位顺从的受害者,还是媒体战争组织者的这个问题,他没有回答。

从现实出发,他的形象变得有些混乱:“并不是说,达赖喇嘛的形象深入人心对解决西藏问题就一定会有好处,”Falcombello表示:“如果是这样的话,西藏问题可能已经有解决的途径了。但事实明显不是这样”。

50年来,没有西方国家对达赖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予以承认。他到过21次瑞士,这位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从来没有被瑞士联邦官方接待过。

而这次达赖喇嘛第22次来瑞士,接待他的是瑞士国民院的女议长。这引起很多捍卫西藏人士的不满。

混为一谈的问题

曾就相关问题出过多本书的作家、女记者Claude Levenson认为达赖喇嘛这两天的布道,组织得太“职业化”了。这种活动让人想起流行明星的演唱会,而不是宗教精神领袖的布道。

“在中国西部发生的动乱显示,北京对维吾尔的重视不及西藏。这是因为西藏在西方拥有更多的听众。某些政治集团已在权衡西藏的政治命运与现实中与政治、经济实体之间的关系问题。”

Levenson解释说:“有些年轻人对达赖喇嘛的和平主义极度失望,但对他个人却从不会去批评。这就是矛盾”。

没有人可以否认,正是这位精神领袖的媒体化,让人们对于西藏的痛苦不能忘怀。Jean-Marc Falcombello认为,北京将之简单归结为“政治宗教混为一谈”的问题,有些自相矛盾。这是一种“讽刺”,因为中国也插手了西藏的宗教问题。

“人最重要”

“中国人很清楚地知道,西藏人不是中国人。但中国人和西方人一样为这一片‘净土’而着迷,这点尤其受到旅游者的青睐,” Falcombello强调说。

对在香港生活的无宗教人士S.H.来说,问题的关键不是西藏是否独立。“人最重要。汉人和藏人是邻居,他们必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他们不想流许多血的话”。

对这位工会工作者来说,中国和西藏的法律应该得到改进。“在这点上,我尊重达赖喇嘛,因为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人始终是占中心地位的”。

目前最要紧的是,在不期待政治独立的情况下,藏人也要捍卫自己的文化和宗教。“如果有人流血,就要让血马上止住,尽管手头止血的东西可能并不多,”他最后这样说。

一些汉学家说,近些日子有些官方历史学家已开始承认,1911年前所谓的“大中国”并不存在,特别是在共产党到来之前。“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或许这只是第一步,” Jean-Marc Falcombello这样希望着。

瑞士资讯(swissinfo.ch),Isabelle Eichenberger

访问

8月4日和5日达赖喇嘛在洛桑宣扬佛教教义。

他会见沃州州长Pascal Broulis,他是联邦委员帕斯卡尔库什潘继任者的候选人。

8月6日国民院女议长Chiara Simoneschi-Cortesi会晤达赖喇嘛。瑞士政府拒绝接待达赖喇嘛。

最后达赖喇嘛在日内瓦参加会议,在100多名中国和西藏知识分子面前发言。

信息框结尾

丹增嘉措(TENZIN GYATSO)

1935年,他生于喜马拉雅的一个农民家庭。

1937年,他作为转世的千手观音(佛教中代表同情的神)被承认为第14世达赖喇嘛。他是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也是西藏世俗社会的领袖。

1950年中国军队入藏在中国的镇压下,1959年达赖喇嘛流亡到达兰萨拉(印度),成立并领导着西藏的流亡政府。

1989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信息框结尾

在瑞士的藏人

第一位僧人(德国人)于1910年抵达洛桑。

今天约4000名藏人在瑞士组建了欧洲最大、世界第三大的西藏社团。

2000年瑞士0.3%的人信奉佛教(52%是瑞士人,63%是女性)。

瑞士佛教联盟由大约100家社团组成。

信息框结尾

瑞士-西藏

瑞士支持中国政府与西藏的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展开对话。

瑞士承认西藏是中国的自治区,于1951年成为中国的一个省。瑞士没有承认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也没有与之建立正式关系。

1991年,瑞士作为第一个西方国家,与中国展开制度化的人权对话。2008年7月第10轮会谈在北京举行。第11轮会谈将于今夏开始。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