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透明度 谁为瑞士清真寺提供资助?

拥有固定信众的清真寺在瑞士大约有250所之多。这些分布于瑞士各地的清真寺,均由当地伊斯兰社区管理,而这些宗教性社区则大多以小型私立民间团体,或者数个基金会携手合作的形式出现。

拥有固定信众的清真寺在瑞士大约有250所之多。这些分布于瑞士各地的清真寺,均由当地伊斯兰社区管理,而这些宗教性社区则大多以小型私立民间团体,或者数个基金会携手合作的形式出现。

(Keystone)

继瑞士议员们公开对国内清真寺及穆斯林组织经费款项不公开、不透明、以及可能会受到外国势力影响表现出担忧情绪之后,瑞士多家清真寺及穆斯林协会一时间成为媒体及公众关注的焦点。

“坚称瑞士清真寺在资金账目上毫无问题的说法,未免也太天真了,”来自瑞士中右翼激进党派的议员多丽丝·费亚拉(多语)外部链接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样说道:“究竟谁给哪座清真寺提供资金?对此我们一无所知。我们根本不清楚什么样的资金流入进来。一句话:毫无透明度可言。”

就在上周,费亚拉在伯尔尼提交了两项业已分别获得25位议员鼎力支持的议案,以供议会进一步商讨。这两项议案旨在敦促瑞士政府对瑞士宗教团体-尤其是清真寺和穆斯林协会的资金款项管理现状予以改善。在议案中,她把这些组织的资金运作状况形容为“完全不透明”。

费亚拉期冀每个从外国资助中受益的协会,都能够在瑞士商业登记簿中编列入册,一一罗列,从而这些机构的账目能受到独立的州政府以及审计人员的监督。与此同时,她还希望迫使各个宗教性质的基金会在登记录入时能够提供更为明确的目标细节,一旦他们无法实现这些宗旨,便需要加以惩戒,从而促使宗教基金会变得更为透明。

在瑞士,粗略估算约有35万至40万穆斯林生活于此,其中12%的人为瑞士籍公民。在这个在种族和语言方面极其繁杂多样的群体中,近80%的人都来自于巴尔干地区和土耳其。

据称在这一庞大的穆斯林群体中,12%至15%的人会通过定期上清真寺做祷告,来积极实践自己的信仰。这种拥有固定信众的清真寺在瑞士大约有250所之多。这些分布于瑞士各地的清真寺,均由当地伊斯兰社区管理,而这些宗教性社区则大多以小型私立民间团体,或者数个基金会携手合作的形式出现。

虽然与别国相比,瑞士的穆斯林群体普遍融合程度较高,然而近期,针对温特图尔和日内瓦清真寺日趋激进、极端化的多项指控,引发了对瑞士清真寺进行监督、其是否受到外界因素影响以及其运作资金的诘问质疑和强烈呼吁。

作为“进步中的伊斯兰”论坛的主席,赛伊达·凯勒-梅萨莉表示,瑞士的形势告急,“着实令人担忧”。

“来自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和土耳其的大笔巨额资金就这么流进了瑞士,”凯勒-梅萨莉在上个月接受《新苏黎世报》的采访时说。

据她所述,一家以促进伊斯兰教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为己任的非政府组织-由沙特出资维持运作的世界穆斯林联盟(Muslim World League,英)外部链接,目前至少为30座位于阿尔巴尼亚的清真寺提供了支持。而由它资助的那些清真寺,均属萨拉菲派布道传教的场所(编者注:“萨拉菲”一词在阿拉伯语中意指“前辈”、“先贤”,顾名思义,萨拉菲派属于伊斯兰逊尼派穆斯林中一种极端保守的原教旨教派。该教派政治上主要以正宗的伊斯兰教义作为基本指南来规范国家社会秩序,在日常生活中坚决遵循“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反对男性与女性握手,禁止女性参政及融入当代社会。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中的激进武装分子均隶属于萨拉菲派)。

“边缘化”现象

但围绕外国捐赠者这一问题,却众说纷纭。

“对赛伊达·凯勒-梅萨莉能否提供任何证据,来印证她口中关于阿拉伯国家给予巨额资助的说法,我深表质疑,”在卢塞恩大学宗教研究中心担任协调员的安德烈亚斯·唐格-札奈堤(英)外部链接说。

据唐格-札奈堤介绍,瑞士普通清真寺在入口处都会放置一份名录,你可以直观地从中查看到个人及家族的姓名,以及他们在一年以内捐助的钱款总额。

“或许确实有额外的款项通过其他国外渠道流入那些清真寺,但当我深入探究这些清真寺究竟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它们的建筑外观,我根本看不出背后隐藏着什么阿拉伯的钱。它们完全不浮华铺张、讲究排场,”他宣称。

据唐格-札奈堤所说,土耳其宗教事务局(Diyanet)苏黎世分局负责对瑞士的39位伊玛目进行监督,并向他们支付工资。但作为宗教事务局下属成员,这些伊玛目们需要定期缴纳房屋或建筑物的租金、电费及其他开支。

克里斯托夫·莫诺特(法)外部链接现为洛桑大学研究宗教的社会学家。和唐格-札奈堤一样,他也是瑞士专注于伊斯兰问题的研究团队(GRIS)成员之一。在他看来,瑞士清真寺的资金筹措只是一种“边缘化现象”。

“98%的瑞士清真寺都不存在任何值得诘问质疑、脱缰失控乃至会给外界带来危险的管理团队或者小团体,”他评价道。

尽管如此,唐格-札奈堤依然认为,瑞士日内瓦、温特图尔为数不多的清真寺,以及坐落于巴塞尔的费萨尔清真寺仍需“近距离审视,以澄清那些外界的谬论。“

“绝非威胁”

然而,想要掌握融资方面的独立信息难于上青天。无论是瑞士联邦、还是各州数据库,都从未对相关数据进行过统计。

“联邦政府并未掌握穆斯林协会及清真寺筹募资金额度的具体数据,因为这根本就不在它的管辖权限范围之内,除非是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这种特殊情况之下,”瑞士政府在近期呈交议会的一份答复声明书中(多语)外部链接这样写道。

“不过众所周知,国外的政府机构以及个人可以为瑞士民间组织提供资金捐助。但是,联邦情报局没有任何情报证明,外来资金会对瑞士的国家安全产生影响。”

调查仍在跟进

据12月18日出版发行的《新苏黎世报·周日版》报道,瑞士总检查长办公室目前正对涉嫌资助恐怖主义势力的20名疑犯展开调查。证据显示,其中某些人与瑞士的宗教基金会或宗教协会交往甚密。

六项针对“为犯罪组织提供支持”的刑事诉讼也在审讯过程中。据《新苏黎世报·周日版》所述,这些诉讼的对象涵盖了那些与日内瓦州某家基金会及位于伯尔尼的宗教协会保持长期联系的疑犯。

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明确指出,截至目前,它还没有启动直指任何一家宗教协会或基金会的刑事诉讼程序。虽然从更宽泛的背景下来看,这些组织对恐怖分子的资助“发挥着一定作用”,但政府部门仅仅只关注现阶段这些组织中有哪些代表或具体成员。

而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瑞士国境之内存在着一个为恐怖组织提供资金的“小规模网络”。

费亚拉曾一度就她向议会所递交的议案与多名律师及法官进行商榷并携手合作。她坚信,为了提升筹资透明度,必须有所行动。

然而未来,她很可能会面临一场异常艰难的战斗。在瑞士,结社自由、信仰自由以及宗教自由被视为公民的基本权利。没有设定经济盈利目标的小规模协会,无需在商业登记簿中注册在案,也不必申报自身财务状况。

国际反洗钱特别工作小组(FATF,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近日发布的报告(英)外部链接,把瑞士针对小规模民间协会的透明度所采取的相关措施定位为“有所欠缺”。

但正如瑞士政府在今年7月的一次公开声明中所强调的:“给诸多协会设定规章条例,无疑会限制结社自由,而且这种举措还需要寻求一个全新且正式的法律基础。诸如此类的限定框架,必须符合公众利益,并且与终极目标保持一致。”

宗教基金会

与此同时,各大基金会的运作机制正逐步改观。自2016年1月1日起,瑞士所有宗教及家族基金会必须在商业登记簿中注册入籍,从而使得它们的账目信息得以准确无误地审核。这些协会有五年的“缓冲期”来入册登记。

截至目前,不少宗教性质的基金会仍然毫无行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负责对日内瓦清真寺实施监管的日内瓦伊斯兰文化基金会(法)外部链接。早在2014年末,该基金会就向所在州的监察部门及审计人员公开了自身账目。日内瓦州行政机构对其名下资金往来状况,以及各笔款项的动用是否符合该组织章程中概述的各项目标进行了细致的审查。

据报道,瑞士最大的清真寺是在来自沙特的一笔基金资助下建造完工的,并于1978年由沙特阿拉伯前国王哈立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主持了开幕典礼。

面对礼拜者对清真寺运作状况的诸多指责,基金会总裁艾哈迈德·拜亚里加以了严词驳斥。在上个月接受法语广播电视台采访时,他表示,该基金会并无任何沙特基金的资助,资金方面完全保持独立。

然而对外界而言,要证实这一点绝非易事。根据瑞士数据法规定,基金会到底是否与政府实现资料共享,仍然隶属于私人范畴的问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