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袁宪章作品 在瑞士的一次经历

沃韦小城一隅。

沃韦小城一隅。

(袁宪章)

2016年6月,我和妻子从上海乘飞机到荷兰,与在荷兰留学的女儿会合后去瑞士、意大利、奥地利和德国旅游。

原计划从阿姆斯特丹乘飞机至日内瓦,再乘火车至洛桑、蒙特勒,因为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游完日内瓦和洛桑后,我们决定在沃韦下车,改乘渡轮至蒙特勒,也欣赏一下日内瓦湖上的风景。

到达沃韦轮渡码头后,我们被那里的美景深深震撼了,兴高采烈地拍摄照片。拍完后,我就坐一个长凳的一头翻看相机里的照片,把行李放在长凳的另一点头。妻子和女儿到远处继续拍照时,大声提醒我看好行李,我却对妻子的提醒不以为然。因为出国前,我曾经在中国媒体上看到一则消息,说瑞士政府计划给每位国民每月发放2500美元,被国民拒绝。所以我想,在瑞士这样一个富裕的国家谁会偷东西?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了走过来,看起来像是走累的样子,坐在了我和行李的中间。我没有在意,继续看照片。大约过了一分钟,老头站起来走了。妻子和女儿拍完照片走过来,发现放在长凳上被老头遮住的双肩背包不见了,马上叫了起来。因为包里不仅有现金,还有妻子的护照和其他证明文件,所以,我们赶紧报了警。我追上了没走多远的老头,问他有没有看到长凳上的包。那老头只讲法语,听不懂英语。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用英语自我介绍,说他是律师,并问我们是不是想让老头带我们到警察局。我们当时怀疑老头可能是窃贼的同伙,故意挡住我的视线,但是我们没有证据,所以只好说是。男子用法语告诉老头带我们去警察局,并给了我们一张名片,说有问题可以和他联系。

到了警察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警察接待了我们。她说,因为当时正在举行欧洲足球锦标赛,会有一些各国的游客和难民进入瑞士,所以,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告诉她,我们在中国那么大的国家生活了几十年,也没有丢过东西,在瑞士这个又小又富裕的国家只停留了两天就被人偷了背包,真是不可思议。他用外交式的语言回答我,说瑞士也有自己的问题。我无言以对。她还告诉我们,除了她能够讲一点英语以外,其他警察都只会讲法语,所以,我们得到外面找一个会讲英语和法语的人作翻译,或者到蒙特勒以后让宾馆里讲英语的服务员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们丢失了什么东西,才能为我们出具物品遗失证明。

我们不想到蒙特勒以后再返回沃韦,就到警察局外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翻译。刚巧有两个女士正在警察局门口交谈,我们就大胆地走上前去,问他们会不会讲法语和英语,其中一位女士客气地说她会。我们把我们的困难告诉了她,问她是否可以帮助翻译,她说没有问题,就跟我们一起到了警察局,帮助翻译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警察局给我们办好物品遗失证明(当然,警察也没有忘记收取50法郎的费用)。当我们表示感谢时,她说她也刚刚丢了一部新买的苹果手机,所以,理解我们的心情。临走,还留下了她的邮箱地址,说有问题可以随时联系她。

拿好物品遗失证明后,我们乘火车到了蒙特勒,心烦意乱地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准备乘公共汽车游览西庸城堡。正当我们在公交车站查看车次时,两个老人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用英语告诉我们周末乘车免费。也许乘公交车到西庸城堡不费多少钱,但是,看到两个老人真诚的样子,我们还是心生感动。

当天下午,我们就离开了瑞士,乘火车赴米兰,继续旅行。回想两天的瑞士之旅,风景的确令人陶醉,所以,回到中国后,我还经常翻看拍摄的照片,浏览《瑞士资讯中文网》,关心瑞士的事情;但是,直到现在,在沃韦码头遗失物品的事也没有从我对瑞士的印象中消失。毕竟,我们在瑞士只停留了两天,而一半时间是在失望中度过的。所以,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也许我会给瑞士打95分以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只愿意给瑞士打90分。分差不是很大?因为我想起了那些帮助过我们的善良的瑞士人。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在瑞士的一次经历

在瑞士的一次经历

喜欢这篇文章,请点赞

我眼中的瑞士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

你和瑞士有过怎样的“遇见”?作为定居或旅游于此的异乡人,驻足瑞士的你,是否经历过或平淡或离奇的境遇?你有你的酸楚无奈,我有我的淡定惬意。而足下的这片土地,把我们连在一起。那么,你是否愿意和我们分享你的瑞士“遇见”? 为此,瑞士资讯swissinfo.ch特别举办为期三个多月的征集作品大赛。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