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道路限速未能降低臭氧水平

车辆限速只能减少1%的臭氧含量。

(Keystone)

瑞士科学家称,为保持夏季低臭氧水平而设立的一些诸如道路限速等措施收效甚微。多数有害气体其实来自国外。

最新研究结果显示,车速与空气中臭氧含量没有直接关系。在高速公路限速,只能减少大约1%的臭氧含量。

2003年欧洲遭受前所未有的热浪袭击,仅在瑞士就造成近千人死亡。同年8月,提契诺州(Ticino)和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成为首批在高速公路某些路段实施道路限速的州。

两州决定,将这些路段的车速限制由每小时120公里下降到80公里。

保罗谢尔研究院(Paul Scherrer Institute,简称PSI)是瑞士最大的国家科研中心。由该院进行的研究表明,这种限速带来的污染减少量微不足道。

“我们所作的模拟实验显示,在全国引进80公里时的高速限速最多只能令空气中的臭氧含量减少1%”,该院大气化学实验室的安得烈・普瑞沃(André Prévôt)透露。

就象其它有害物质一样,瑞士空气中的臭氧主要来自国外。受强暖气流的携带,有害气体升入大气层,再回落到地面上时,常常已距其发源地数千公里。

保罗谢尔研究院表示,瑞士德语区大气中75%的臭氧含量来自其它国家。

普瑞沃指出:“大部分来自欧洲,似乎还有很小的比例来自亚洲和美国”。

提契诺州

阿尔卑斯山脉南部,尤其是靠近意大利的提契诺州的情况比较糟糕。

普瑞沃说:“阿尔卑斯山脉以南地区测量出的臭氧含量中,50%以上来自邻近的意大利伦巴第(Lombardy)地区,这令瑞士的限速变得毫无意义”。

这些研究结果让提契诺州大气防护办公室的路卡・科隆波(Luca Colombo)感到担忧,但他支持对车辆限速。

“将车速限制在80公里时能使本州的臭氧排放量大大降低,有时达到近一半。这里不仅是臭氧,还有其它有害物质,如对身体有害的微粒等,也能够通过这些措施来降低,”科隆波指出。

而普瑞沃则强调,必须在特定条件下看待这项研究结果。

“我们提供的资料是……计算机模拟实验结果”,他表示“应该小心看待”这些数据。

歌德堡议定书

瑞士农业研究中心(Agroscope federal research station)的阿尔布雷希特・奈弗特尔(Albrecht Neftel)认为,在达到警戒线之前,政府就应遵循科技数据采取适当应对措施。

他指出:“仅局限于个别地区的孤立补救措施能取得的收效很少”。

1999年签署的《歌德堡议定书》(Gothenburg Protocol)的主旨是减轻酸化腐蚀、超营养现象及地面水平臭氧含量。作为签约国之一的瑞士也期望通过该议定书达到这些目的。

该议定书为四种污染物质设置了2010年排放上限,它们分别是硫(sulphur)、氧化氮(nitrogen oxide)、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简称VOCs)及氨气(ammonia)。一旦该议定书得到完全实施,那么与1990年的数据相比,欧洲的硫排放量应降低至少63%,氧化氮排放量减少41%,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排放量下降40%,氨气排放量削减17%。

运输与环境协会宣传干事斯提反・费格利斯特(Stefan Füglister)最后指出:“问题不只是臭氧排放,还有气体中的有害物质,如氮气,或者造成所谓夏季烟雾的极细尘粒”。

瑞士资讯swissinfo,Luigi Jorio

数据资料

空气中臭氧含量的限值为每立方米120微克。
今年7月,在瑞士山区及平原上测到的数据多次打破这个纪录。
7月的臭氧数值达到最高峰。
卢加诺市(Lugano):每立方米270微克(7月27日)
马格狄诺(Magadino,提契诺州乡村):232
巴塞尔(Basel):184
少女峰(Jungfrau):141

臭氧

“有害”臭氧

大气层中最靠近地面的是对流层,由地面延伸至空中6至10公里处,在这层大气中可以找到臭氧。

臭氧并非直接通过人类活动产生,它主要是由氧化一氮(nitric oxide)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长期受阳光照射而形成。

氧化一氮的主要排放来源是机动车辆,而工业及家庭则产生挥发性有机化合物。

臭氧对人体的危害包括导致黏膜发炎、呼吸道炎症、肺功能和肌体性能的降低。

“有益”臭氧

同温层臭氧则处于大气层的较高区域,它帮助我们抵挡紫外线辐射。

近年来,由于过量使用如氯氟碳(chlorofluorocarbon)等化学物质,造成高空中这种臭氧的比例极大降低(即有名的“臭氧层空洞”)。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