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锡永2026 瑞士企业家的奥运梦

Christian Constantin想把炼油厂改建成环保奥林匹克城。这个项目是有远见,是乌托邦,还是疯狂之举?

Christian Constantin想把炼油厂改建成环保奥林匹克城。这个项目是有远见,是乌托邦,还是疯狂之举?

(Christian Constantin SA)

瑞士奥委会将于37日宣布竞选2026年冬季奥运会主办权。格劳宾登州选民在212日的全民公决中否定了当地政府的奥运申办计划。由此一来,瓦莱-另一个有意申办冬奥会的瑞士州-的竞选之路便畅通无阻。而瓦莱州冬奥会竞选项目的发起人不是别人,就是锡永足球俱乐部(FC Sion)主席Christian Constantin,这位强势的性情中人也是一位成功的房地产商。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就申办冬奥的话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瑞士瓦莱州锡永足球俱乐部的办公中心设在马尔蒂尼(Martigny)的Porte d’Octodure商务酒店内,俱乐部主席、建筑师Christian Constantin的办公室也在这里。而且,再次在瑞士举办冬奥会的想法也是在此产生,并经过两年的思考愈发成熟。瑞士上次承办冬奥会几乎是70年前的事儿了。

Christian Constantin其人

瑞士沃州马尔蒂尼(Martigny)的企业家Christian Constantin今年60岁。从2003年底至今出任锡永足球俱乐部主席。在此之前,他也曾于1992至1997年期间担任此职。在他的率领之下,锡永足球俱乐部7次夺得瑞士俱乐部联赛冠军。而最令他出名的还有他解雇教练的频率。另据《时报》(Le Temps)透露,Christian Constantin的房地产工资每年的营业额达到2亿瑞郎,商业中心和高级住所是其主营领域。

end of infobox

Christian Constantin从来都是壮志满怀,在批评者看来,他野心过大,尤其是这次。他居然想把Collombey-Muraz的老炼油厂改建成奥林匹克村和一座环保城市。除了前世界足联主席布拉特之外,Christian Constantin算得上是最出名的瓦莱人了,两年间,他承办冬奥会的计划陆陆续续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锡永2026。瑞士心尖上的赛事” (Sion 2026. Les Jeux au cœur de la Suisse)将由瑞士四州- 瓦莱、沃州、伯尔尼和弗里堡- 共同承办,这样奥运旗帜将会在整个瑞士上空飘扬。

当然,反对意见是不可避免的,几个星期以来,批评声甚嚣尘上。但是,对于那些称Constantin的申奥野心只是为了拓展自己房地产项目的批评,Christian Constantin则予以明确反驳。他坚持道:“我是要激发年轻人的梦想,为未来几代创造财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对足球的热爱人尽皆知。可是,是怎样的灵机一动,让您产生出在瓦莱举办冬奥会的主意?

Christian Constantin:我首先是个体育迷,瓦莱州举办冬奥会的雄心50年前就存在了。之前,锡永败给都灵,与2006年冬奥会举办权失之交臂,人们曾大失所望。20年过去了,申办的热情依然在。我坚信,作为冬季运动的发源地,这里有足够的场地举办真正有本地特色的冬奥会。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展现山之壮美并让山地居民感到骄傲的契机吗?

Christian Constantin就是这样一个让人非爱即恨的人,他在瓦莱州是无人不晓的人物。

(Keystone)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从上次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和未来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可以发现,这一体育赛事的举办规模越来越宏大。瑞士真的准备好迎接如此大规模的国际活动了吗?

C.C.:索契2014冬奥会和锡永2026的项目没有任何可比性。为了冬奥会,普京兴建了多座斥资庞大的运动场。而在瑞士,冬季运动已经有一个多世纪的传统,所有基础设施已经齐备。国际奥委会在通过2020奥运日程(英、法)外部链接的同时,也清楚地表达出想在欧洲举办赛事,希望将活动规模限定在合理范围,并重视项目持续性的意愿。我们的申办计划恰好呼应了这一趋势。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说服国际奥委会之前,还要先得到当地居民的首肯。四年之间,格劳宾登的选民两次对此决绝地说了。您对此有何看法?

接下来的几步:

37日:瑞士奥委会执行委员公布申奥计划

411日:体育议会特别会议对所选项项目予以批准

2017年秋:联邦委员会决定支持申奥项目的内容和方式

2018年初:瑞士向国际奥委会提交申办2026冬季奥运会申请

2019年夏:国际奥委会决定冬奥会举办地

20262月:冬季奥运会举行

end of infobox

C.C.:我认为,人们有点过分夸大了全民公决的因素。(对申奥项目来说,) 至关重要的第一步是获得联邦的财政支持。我们得到了政府10亿瑞郎的拨款承诺,这笔钱原本计划用于格劳宾登2022年冬奥会。有了这笔资金,我们就可以用有力的经济论据来使民众信服。除此之外,国际奥委会也表示提供6.5亿瑞郎的支持,我们还可以通过出售电视转播权和发展赞助商而盈利。20亿瑞郎出头的资金足以覆盖整个运营预算。

除了Kandersteg的滑雪跳台和Aigle的环形滑雪道需要新建之外,我们不用启动任何新的基建工程。因此,我们只要在建设场馆的地区获得当地选民的支持就可以了,这一环节可能将于2018年秋进行。我相信,我们能够重新点燃瓦莱人的奥运热情,并向国际奥委会展示我们申奥的兴旺人气。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锡永2016项目有一些企业界的人脉,有些人有可能从承办项目中获益。您不担心这会从某种程度上引来公众的不信任吗?

C.C.:我们不能阻止嫉妒者表达他们的看法。但我们更要为有那么多人投身于此项目而感到欣喜,承办奥运会从整体上带动经济、体育和社会活力。当然情感因素也不能忘记:试想,当瑞士国旗在阿尔卑斯山巅招展时,我们的运动员和青年们会多么的自豪!

宏大计划 从废弃炼油厂到奥运村

作者:

瓦莱州企业家Christian Constantin心中怀有一项宏大计划:在瑞士Tamoil公司科隆贝炼油厂旧址130公顷的土地上建造一座供2万居民居住的环保城市。该炼油厂位于锡永和洛桑之间的必经之路上,从2015年1月起停止运营。在新项目启动之前,原厂区内必须首先进行大规模净化工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的公司有意在科隆贝炼油厂原址上建造奥运村和一座未来环保城市。您不认为,这和您申办组委会副主席的身份存在利益冲突吗?

C.C.:完全没有。作为企业家,我感到有责任去组织活动、建设场地,以供人们提高生活舒适度之需。我已经做过30亿瑞郎的建设项目,再多几亿也不成问题。

我现在的目标是推动这项高瞻远瞩、对我家乡有长远影响的项目。Tamoil正在出售它的炼油厂,但是在重新建设之前,必须投入几百万瑞郎对土壤进行净化。所有人都可以给出收购报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但您是否承认,冬奥会会对您的建设项目起到加速器的作用呢?

C.C.:奥运会对整个地区的发展都能起到加速作用,不仅仅是对这一个项目。但确实如此,如果没有冬奥会,老炼油厂的清洁工程可能会花上几十年的时间。奥运会计划可以大大加速厂区的转型。奥运村是未来环保城市的先行项目,环保城市的建设则要在25年的时间里循序渐进的完成。

你会支持在自己的故乡举办奥运吗?你认为这是发展机遇还是劳民伤财的事情?欢迎你给我们留言。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