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间谍 谍影重重:揭秘瑞士情报局

瑞士情报局被认为是一个带有“知识份子气质”的小规模情报机构。它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并非铁血行动,而是难堪糗事。下面,小编将通过10个问答带您一窥瑞士情报局内幕。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瑞士有间谍吗?

信息框结尾

有,而且很多。瑞士一直是间谍活动猖獗之地。二战时,纳粹和盟军的间谍都活跃在伯尔尼。冷战时期,有不少东欧国家的间谍在瑞士出没。

网络间谍 中国情报机构利用虚假社交媒体档案窃取瑞士知识

《新苏黎世报》(NZZ)撰文披露,中国情报机构正通过在领英(LinkedIn)上同瑞士科研人员、决策者建立联系,有计划有步骤地试图从他们身上套取信息。瑞士情报局确认对此威胁已经知情。

此内容发布于2018年1月7日 下午1:30

今天,作为诸多国际组织的驻地,瑞士对各国间谍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吸引力。情报专家Clement Guitton(德)外部链接认为,究竟有多少外国间谍在瑞士活动还是个未知数。“甚至没人知道瑞士情报局到底掌握多少资料,因为瑞士对反间谍的态度始终比较矛盾。”

虽然是一个小国,但是瑞士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可以同维也纳、纽约媲美的供外交斡旋的谈判场所。“政府当然希望,各国来客可以在瑞士享受到宾至如归的感觉。可是,间谍不仅损害东道主的名誉,还会使瑞士作为安全谈判场所的声望蒙受损失。”

因此,瑞士必须权衡利弊。“也就是说,反间谍并不是瑞士的首要任务。”Guitton认为,瑞士应该精力集中对付那些针对瑞士及瑞士企业的间谍。

瑞士也正是这么做的。去年,俄罗斯对斯皮兹实验室和洛桑的反兴奋剂中心开展了非同寻常的间谍活动,对此,联邦委员会(瑞士政府)(德)外部链接外交部(德)外部链接立刻采取了干预措施。瑞士情报局局长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俄罗斯“越过了红色警戒线”。“我们要让俄罗斯当局看看,我们是掌控着全局的,你们别玩大了。”

新闻报道 俄罗斯间谍“试图窥探瑞士化学实验室机密”

据今日(9月14日)发行的瑞士纸媒《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援引未具名消息人士的报道称,两名俄罗斯特工因涉嫌窥探瑞士实验室研究机密而于今年年初在荷兰被拘捕,并被驱逐出境。 瑞士联邦情报局(FIS)日前已确认《每日导报》相关报道以及荷兰媒体《新鹿特丹商报》(NRC ...

此内容发布于2018年9月19日 下午1:15

瑞士情报局规模多大? 

信息框结尾

规模不是很大。2017年,瑞士情报局有303个全职岗位(德)外部链接,2018年大约有314个全职岗位,而2015年只有266个全职岗位。与其他国家相比(英)外部链接,瑞士情报局的工作人员很少。“情报局小巧精干,效率高,”瑞士情报局的官方网站上这样写道(德)外部链接

瑞士情报局花多少钱?

信息框结尾

根据政府账单,2017年瑞士情报局的总花销(包括各项开支与投资)为7450万瑞郎,2018年为7720万瑞郎。2019年的预算接近8000万瑞郎(德)外部链接

瑞士情报局有哪些权力?

信息框结尾

与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相比,瑞士情报局并没有多大权力。这也是为什么瑞士对外国间谍具有具大吸引力的原因之一:“一直以来,间谍们特别偏爱中立国瑞士的自由主义氛围。出入瑞士边境简单方便,外国间谍在瑞士几乎不受到任何监视,”前瑞士情报局局长Peter Regli在接受《新苏黎世报》(德)外部链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新的情报法于2017年生效之前,瑞士情报局的权力明显小于大多数欧洲国家的情报机构,” Guitton证实道:“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至少在理论上不一样了。”新的情报法赋予了情报机构更多监视的可能性:比如,情报局可以在私人住宅里安装窃听器,可以监听电话,还可以闯入个人电脑。

批评人士认为情报局的权限过大。“新法的许多规定违反了宪法和国际法,因为它超越了最高法院划定的界限,”退休的法学教授Rainer J. Schweizer(德)外部链接说。“人们没有问询权,只有在例外情况下才能到法院起诉。这非常不利于保护公民基本权利和维护人权。”

瑞士有哪些重大的间谍丑闻?

信息框结尾

1989年,“卡片案”遭到曝光。瑞士在缺乏法律基础的前提下,大约从1900年开始,为90万人建立了秘密档案(“卡片”),也就是说,每20个瑞士人中和每3个外国人中就有1个人(德)外部链接被监视。情报局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对左派人士、工会成员、军队和核电站的批评人士进行了重点监视。档案的内容鸡毛蒜皮,从中不难看出,大多数被监视者对国家安全毫无威胁,比如,一位议员的档案上有这样一则记录:“她喜欢晚上喝啤酒。”(德)外部链接

Demonstranten

“终止间谍国家”委员会的成员于1990年5月29日在洛桑联邦法院前高举标语,要求情报局公开秘密档案。当时,最高法院正在受理“卡片案”。

(Keystone / Str)

2010年,又一件丑闻大白于天下。情报局在未遵守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德)外部链接,在数据库中为20多万人建立了档案。档案的许多内容根本无足轻重。在遭到监察部门的斥责后,情报局承诺,销毁所有不必要的在册档案。

瑞士情报局有哪些令人尴尬的糗事?

信息框结尾

一系列意外事故(德)外部链接贯穿着瑞士情报局的历史。从以下三件非常令人难堪的糗事中可见一斑:

2012年,瑞士情报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窃取了敏感度极高的数据,其中包括与国外情报机构合作的细节。他本打算卖掉数据,发笔横财,可是在瑞银开账户时,引起了一名细心的银行职员的注意,该职员把此事报告给情报局,这才避免了一场危机。而当时,瑞士情报局并没有相应的风险管理机制。

还是在2012年,媒体报道,居然任何人都能在互联网上搜索到时任瑞士情报局局长Markus Seiler的手机号码。原来Markus Seiler到情报局就任后,忘了变更过去使用的手机号码。

Ein Mann

Markus Seiler,时任瑞士情报局局长,摄于2015年。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2016年,瑞士情报局网络处处长首次接受了媒体采访,而且是匿名采访。其实,你只要上谷歌搜索,就可以确认接受采访者的真实身份。因为他的姓名和职务出现在了某个会议的公开议程上。更令人难堪的是,发现并公布此事的竟然是Qaasim Illi(德外部链接),而此人为瑞士伊斯兰中央委员会的发言人,他关注的重点就是瑞士的情报系统(德)外部链接

Ein moslemischer Mann

Qaasim Illi,瑞士伊斯兰中央委员会董事会成员,出席2016年的一场活动。

(© Keystone / Peter Schneider)

瑞士情报局取得了哪些成绩?

信息框结尾

尽管瑞情局不愿证实,但是根据媒体报道(德)外部链接,2016年8月,瑞情局阻止了一起发生在瑞士本土的劫持案。据称,一名土耳其间谍在一名居伦运动支持者的饮料中投放了一种新型毒品-Happy粉,以便让土耳其情报组织顺利将此人劫持。瑞士情报人员对土耳其间谍进行了跟踪调查并破坏了原定劫持计划。瑞情局可能还有其他作为,但是情报机构的性质决定了-即使是了不起的成就,也要保密。

批评人士怎么说?

信息框结尾

“我对联邦情报局顾虑重重”,法学教授Rainer J. Schweizer说。原来,教授本人曾在监管机构工作了约10年,对情报机构有直接了解。“我见过太多违法事件,也看过太多随心所欲处理情报的案例。”

Schweizer教授对瑞情局获得的更大权限也持怀疑态度。“现在,情报局不再关注国家安全的核心问题,比如,反间谍、打击非法武器交易、抗击暴力极端分子及恐怖主义等,” Schweizer介绍道。相反,情报机构关注起一些相对模糊的领域,比如所谓的威胁瑞士金融市场和其他各种“威胁论”。“情报机构可以在没有任何违法嫌疑的情况下,出于政治原因,在瑞士收集信息,并做出判断,” Schweizer指出:“另外,情报机构的所有行为都是秘密的、完全不透明的,民主国家不应该准许这种行径。”

瑞士联邦情报局报告 中国包围瑞士

瑞士情报局5月2日公布的报告,不仅提出应该对圣战分子保持足够的警惕,还把视角延伸到了遥远的东方。瑞士情报局局长把中国视为 “高深莫测的活动家”,并且正告:“中国试图把影响力扩展到瑞士。” 颇有深意的是,情报局的报告面世的时间点,正值联邦委员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

瑞士情报局受欢迎吗?

信息框结尾

瑞士情报局原本具备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情报机构的先决条件。“我们不像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那样,监视反对派、暗杀记者。我们的工作是分析研究,并为联邦委员会提供信息,”前瑞士情报局局长Peter Regli 向《新苏黎世报》(德)外部链接介绍道。

可是,多数瑞士人对情报局还是持怀疑态度。Guitton认为,这是媒体不了解情况以及媒体的不准确或不真实报道造成的。“一提起情报局,人们就想起了“卡片案”,可见,很多细节都被忽略了,这其中就包括议会的角色。”瑞士要像其他国家那样在大学里设立研究情报机构的教授职位,出版更多的学术著作,以加强人们对情报工作的了解。

谁来监督瑞士情报局?

信息框结尾

“我也许是全瑞士被看得最紧的人,”情报局局长(德)外部链接Jean-Philippe Gaudin在去年秋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前情报局局长Peter Regli告诉《新苏黎世报》(德)外部链接记者:“瑞士情报局是全世界监管最严的情报机构。”

的确,新的情报法加强并扩大了监管范围。有多个部门对瑞情局进行监督:瑞情局内部设置有监察部门,此外,还有其他独立的监管机构。对于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问题,由联邦委员会对情报局进行监督。另外,联邦数据保护专员对情报局在瑞士获取数据的合法性进行监督,议会商务审查代表团对情报局工作的合法性和有效性进行监督。最后,议会财务代表团还委托财政监管部门每年对情报局的账目进行核查。

尽管如此,Schweizer教授还仍然心存疑虑,比如,独立的监管机构下设在国防部。“跟情报局内部的监察部门相比,这个机构有很大的独立性,但是它还是无法借助公众的力量与联邦情报局进形成有效的抗衡。”到目前为止,民众对这个监管机构还一无所知。“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议会商务审查代表团,这个机构精干而高效。” 代表团在处理瑞士间谍Daniel M.的案子中(德)外部链接大显身手,而这名瑞士间谍曾对德国税务审查员进行了监视。

Spion Daniel M.

Radio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