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 瑞士总统的专属手语代称当选“年度手语”

Alain Berset in sign language

瑞士总统阿兰·贝尔塞用手语介绍自己

(SRF-SWI)

幽默是一门通用语言,这在瑞士的“年度手语”甄选上有所体现。今年,瑞士的“年度手语”向轮值总统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不过,手语在瑞士究竟拥有怎样的地位?

想要用手语准确地描述这位瑞士总统,你只需要用到拇指和食指。这个手势“调侃”他头顶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Sign language for Berset
(SRF-SWI)

自2016年以来,瑞士聋人协会(多语)外部链接在德语区开始颁发“年度手语”奖,用某个特定的手势来代表一位名人。唐纳德·特朗普(英)外部链接是首届得主,罗杰·费德勒则是去年桂冠的摘取者。

自阿兰·贝尔赛于瑞士国庆8月1日在吕特利草地(Rütli meadow)上演讲以后,瑞士手语使用者就开始用这一手势来指代这位总统的姓名。也正是在当天庆典上,演讲和国歌首次被“传译”为手语。

这个例子很好地证明,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手语翻译的需求。那么目前在瑞士,手语究竟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呢?

手语是独立的视觉语言系统,并有自己的语法体系。在瑞士,有三种官方语言存在对应的手语: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而且还有手语方言。但是,手语不仅仅是口头语言的手势版本。像所有语言一样,它们会随着时间而不断发展。

截至目前尚无手语使用人数确切的统计数据,瑞士估计有一万名聋人和60万名听力受损人士,其中许多人都使用手语来沟通交流。

游行示威

2014年,瑞士批准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多语)外部链接,该公约旨在为残疾人提供与非残疾人同等的权利,使他们能够参与到社会生活中。与残疾人有某种“缺陷”的观点相反,该公约表示,残疾人只是与其他群体需求有所差异而已。

目前,手语还不是瑞士的国家语言。只有日内瓦和苏黎世的州级法律提及了手语。瑞士聋人协会认为瑞士没有履行联合国公约的中心要点,即口头语言和非口头语言都应作为独立的语言存在。

相比之下,在瑞典,手语被认为是小语种;而在新西兰,它甚至已被定为一种官方语言。

2017年秋季,瑞士的聋人和听力受损人士组织了游行(多语)外部链接,要求各大网络平台提供政治信息的手语版本。包括伯尔尼在内的部分瑞士城市已证明了这是完全可行的:在这些城市里,听力障碍人群已可通过网上的手语视频进行交流。

学校禁令

在瑞士学校,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手语曾一度被视为一种低级的“猴子语言”。20世纪80年代以前,日内瓦和苏黎世的学校一直禁止使用手语,而圣加仑学校的禁令一直持续至20世纪90年代。因为教师们担心手语会对口语产生不良影响。

如果失聪儿童在课堂上打手势,他们会受到惩罚,有时会被打手。即使在特殊学校,失聪儿童也被迫学习口头和书面语言。

今天,这些孩子往往能融入主流学校。但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他们很难跟上课程进度(中)。就读高等教育或大学对他们而言依然是一项很大的挑战。因此,替聋人发声的游说者正在呼吁提供更多的双语教学。

Isabelle Cicala 失聪者的双语老师

Isabelle Cicala是位失聪的手语老师,她的目标是帮助失聪儿童与成人接受高等教育。 她和一位听力正常的老师一起给失聪儿童上课,以便这些儿童既能学习手语,又能同时学习口语和口语的书面表达形式。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