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青少年性教育 瑞士校园:中学生和同性恋者的会面

(swissinfo.ch)

“你是怎么出的柜?”,“性别相同的一对儿之间,有没有扮演男性和女性之分?”,“你们自己能不能接受自己?”......让中学生和年轻同性恋者进行交流,尤其是要提问-20年来,ABQ协会在瑞士伯尔尼和弗里堡两州的学校以此为目标推进着青少年关于性取向话题的讨论。就算成见顽固,但这样的见面还是有益于营造包容的氛围。瑞士资讯swissinfo.ch现场报道。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这一早,在弗里堡附近Tavel镇的一间中学教室里,学生们迎来了ABQ校园计划组织(德)外部链接的成员,这是把自己心中关于性取向和性认知的疑问一吐为快的好机会。这家总部位于巴塞尔的组织每年会组织60次这样的校园活动,为中学生和LGBTIQ人群(LGBTIQ是女同性恋 Lesbian、男同性恋Gay、双性恋Bisexual、跨性别者Transgender、间性人Intersex与酷儿Queer的缩写)的沟通创造机会。“我们不是斗士。我们只是希望他们能够理性地、有意识地构建起自己的观点,” 参与活动的ABQ协会联席主席Hélène Fournier强调。

今天,和她一同而来的还有Ivan、Soraya和Yaron。他们来到这座3千人口的小镇,与一个初中毕业班的学生们会面。ABQ协会的27名活跃分子年龄都在20-30岁之间。“我们觉得只有年轻人才能良好地和学生们建立沟通,这样更容易产生共鸣和共情,”Hélène说。今天是Yaron第一次参加来现身说法。这位IT专业的大学生刚刚参与进协会项目。

简短介绍之后,学生们被分成两组,男生女生进入不同的教室。Hélène解释道:“这样,每组人少一些,而且我们发现,在他们这个年龄,男生爱哗众取宠吸引女生注意。我们也注意到,按性别分组后,女孩子们提问会少一些顾虑。”另外,学生们可以自愿换组,她补充道。

青少年隐私导师 关于性&其他:这里孩子有权“重口味”

“什么叫做前戏?”、“性交时阴道发出尴尬声响怎么办?”... 这里不是成人网站,这里是瑞士官方资助的青少年咨询平台,提问的都是不到15岁的孩子。不要皱眉头:和青少年谈性没错。

“不是所有的男同性恋都不爱逛街,也不是所有的女同性恋都是短发。” 一上午的活动中,见证人都在努力打破孩子们关于LGBTIQ人群的固见,并向他们解释词汇、提供信息,当然更重要的是排疑解惑。

同性伴侣的角色分配就是常见的一个问题。“同性伴侣两个人之间并非一定要有一个人扮演男性,另一个扮演女性,”Hélène试图解释,并开玩笑道,“在你想象中,女同们一天到晚都待在厨房,而男同们则全是工作狂吗?”幽默时常是击破成见的利器。

在匿名提问环节,年轻学生们可以就广义上的“性”提问。“性关系中你遇见过什么问题吗?你有情趣玩具吗?” 面对这些隐私问题,ABQ协会的成员要有所准备,提供有用的信息。有时这会起到令学生安心的效果。

渐渐的,轻松的氛围和活跃的讨论取代了尴尬的笑和讥讽的目光。“我从俄罗斯来,在那里,学校里是禁止谈论同性恋话题的。有的学生甚至都不知道世上有同性恋这回事儿,”一位女生的话引起同学们的一片惊讶。学生们还在一起观看了一张“同性恋地图”(法)外部链接,了解到全世界还有72个国家把同性恋定义为犯罪,其中8个国家甚至对同性恋施以死刑。也就是说,ABQ协会的成员如果去这些国家会有生命危险。

两个女孩在讨论
(swissinfo.ch)

“出柜”的故事

引言结束

当Hélène和Yaron讲起自己的“出柜”经历时,教室里鸦雀无声。Yaron生长在伯尔尼附近一个笃信宗教的保守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福音派牧师。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他听到的只有关于同性恋的负面评论。“青春期时,我开始看色情录像,我意识到片子里男同性恋的片段对我更有吸引力,”Yaron回忆道。

从此他头脑中便萦绕起这样的问题:我会不会下地狱?在教堂,他听说同性恋可以被“治愈”。一开始他还相信,但后来发现这不切实际。他做很多运动,长距离跑步-为了忘却,为了不去思考。“尽管我如此卖力,但状态越来越不好。”最后,他明白这是一条死路。“我后来远离了宗教,感觉好多了。” Yaron开始参加LGBTIQ社群的活动,在那里,他遇见了自己的第一位男友。

(swissinfo.ch)

他向父母坦诚了自己的恋情,一开始却并不被父母所理解。“我妈妈后来去见了我男友,两人很谈得来。这也有助于她接受我是同性恋的事实。当我和男友分手时,她很难过,而且一直和我这位前男友保持联络,”Yaron讲述到。如今,他的家人对他的性取向表示出理解,甚至是支持。“有一段时间,我叔叔总给我寄一些同性恋转化疗法的广告。我父母对他的这种做法加以了制止。”

少一点儿偏见,多一点儿宽容

引言结束

在活动最后,男生女生又聚到一起,分享他们的感受。“我很喜欢你们这样坦率地回答问题,”一位男生说。之后,ABQ协会的组织者请学生们写下评语留言。Alia积极评价了这一活动:

ABQ协会在Tavel中学举办讨论会已经是第10年了,所有初中毕业班14-16岁的学生都会参与。校长Hubert Aebischer观察到努力的切实成果:“以前,我们时常能听到针对同性恋的愚蠢玩笑,甚至是诽谤。我觉得现在这种情况基本消失了。”Tavel中学正好有机会接收一名了跨性别的学生,有几位男生也发现了自己的同性恋取向。“同伴们毫无障碍地接受了他们。我坚信,是ABQ协会的活动创造了这种开放的氛围,”Aebischer校长说。

学生总结

引言结束

活动结束时,ABQ的4名志愿者收集起同学们的留言,并从自己的角度做了小结。“在匿名问答环节,男孩子们说想提几个让我们震惊的问题,但其实我们觉得他们的提问还是挺温和的,” Ivan笑道。成员们注意到,从协会20年前创办到现在,人们的观念在发生着变化。

越来越多的学生有来自LGBTIQ群体的朋友。“当ABQ在1999年刚开始组织校园讨论时,很少有人认识同性恋朋友。那时也存在很多混淆的概念,比如同性恋与艾滋病有着直接关系,这早已不是事实,”Hélène表示。越来越多的学校对协会的项目表示出兴趣。“我们有些应接不暇,正在招募更多的志愿者。”

如今,成见和固念并没有完全消除,Hélène说,“在同学们的反馈里,很多人表示发现同性恋者其实都是正常人。” Hélène的终极愿望是,有那么一天,协会不再有存在的意义。但是这一天还没有到来。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