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香港羊角面包大王是位瑞士人

香港黑玫瑰公司总裁Gerard Dubois

香港黑玫瑰公司总裁Gerard Dubois

成功源自于激情--Gerard Dubois如是说。说起他,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就是香港黑玫瑰(La Rose Noire)公司总裁,一个在香港自己创业的瑞士企业家。

如今,他除了在香港还在中国内地东莞建立了生产线,他的产品销往世界许多国家。他成功的秘密是什么?答案是:除了激情,还有对员工的信任。

swissinfo.ch FG:Gerard Dubois,朋友介绍你的时候说你是香港的“羊角面包大王”(Gipelikönig)。

Gerard Dubois:我反对。首先,我不喜欢Gipfeli(羊角面包)这种瑞士德语的表达方法,因为我做的是法式的羊角面包!我做的羊角面包层次更多更薄。另外,我除了生产羊角面包还生产很多其他的产品!

swissinfo.ch:迄今为止,La Rose Noire已经生产了多少个羊角面包了?

G.D:差不多有2000万个,我觉得还不错(笑)。

你生产的产品包括面包、羊角面包、丹麦酥皮甜饼、起酥蛋糕、司康饼、巧克力和挞皮等。你是怎么开始你的事业的?

G.D:在瑞士维拉斯(Villars)结束职业培训后,我必须在留在小镇工作和到世界各地旅行间作出选择,最后我选择了后者。

你的第一站是苏黎世。

G.D:是的,在Confiserie Künzli工作。那个时候的日子并不好过,瑞士德语区的人对像我这样来自法语区的人十分严厉,我的老板曾对我大吼说我是“Du Welsche Löli”,就是“来自法语区无望的人”(笑)!

随后我就搬到了伦敦,开始在希尔顿集团供职。我主要负责制作糖果和巧克力,并很快得到了提升。一年后,我的上司跟我说:“希尔顿集团在世界范围内都需要西饼厨师,你愿不愿意搬到其他地方去工作?”答案当然是我愿意。

然后我就到了关岛这个位于太平洋上的美丽天堂,希尔顿集团在那里拥有一家共有700间房间的酒店,我在那里工作了两年。那段时光很难忘!我考取了私人飞行员驾照,并经常去潜水和冲浪。1986年,我又先后去了名古屋(日本)和上海,以协助希尔顿集团在当地的发展,这期间我不断获得升职。两年后,我来到香港并成为主管亚洲10家酒店的“亚洲区西饼厨师长”。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一到香港就遇到了我现在的太太(笑)。

你为什么想创立自己的事业呢?

G.D:我觉得这样很好。香港是一个伟大的城市,这里云集着亚洲最优秀的人才。因为我已经帮助希尔顿集团在几个城市开立新店,所以创立我自己的事业也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首先我得说服我的未婚妻,我对她说:“亲爱的,我们已经订婚了,所以如果我的事业进展的顺利,我们就结婚;如果不顺利,我们结婚然后我再回到酒店工作。”

这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啊。你当时一定很有说服力吧。

G.D:是的(笑)。1991年,我在香港创立了“La Rose Noire”(黑玫瑰)以及我的第一间蛋糕店和餐厅,不久我就开了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我的产品很广泛,包括面包、三明治和西饼,主要提供给酒店、航空公司和超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我买断了我的合伙人的股份,并决定慢慢关掉餐厅的生意。

为什么呢?

G.D:经营餐厅很让人头疼,而且我不得不减少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在别人玩乐的时候,我却还在工作。

2002年,你首次尝试进入中国大陆市场。

G.D:是的。不过那个时候的规定是外国人进入内地市场必须找一个当地人合伙—可是我不想与其他人合伙。2004年,加入WTO后的中国改变了这些规定,我也得以注册为外商投资企业,并在上海设立办事处。进入大陆市场后,我度过了一段向客户催款的艰难而沮丧日子,为了摆脱这一负担,我决定只跟零售商合作。现在,我的零售商代表La Rose Noire收款、下订单、管理库存并将产品运至上海和北京各40多家酒店。我现在感觉真轻松啊!

对于La Rose Noire来说,中国市场有多重要?

G.D:大概两年前,我在东莞工厂70%的销售额来自中国市场(不包括香港),而现在,72%的销售额来自海外市场。

这是相当大的转变,你是有意这样做的吗?

G.D:是的!在中国做生意当然很吸引人,因为这里的市场很大而且有很多机会,可是同样也是很消耗精力的。这些年来,很多官方的规定让我筋疲力尽。香港和中国大陆对于La Rose Noire来说是独一无二的生产场所,不过我们的产品大多还是卖到国外。尽管我们在中国的业务不断增长,但是在整个公司的营业额中中国所占的份额并不是很大。

除了许多规定外,在中国你还有其他什么要应付的呢?

G.D:折扣心理!我的经验是在中国做生意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谈折扣,但是我的生意并不是一个可以给折扣的生意!中国是一个很具挑战性的市场,但是我还是倾向于开发其他市场。

我想除了中国外,其他国家的顾客也在寻求折扣?

G.D:是这样的,不过我还是很严格的控制折扣。我的产品没有折扣,顾客可以自由选择买或不买!我来举个例子,我们最近给一个潜在的客户提供了三种不同质量和价格水平的羊角面包,分别为“La Rose Noire质量”、“La Rose Noire低质量”和“La Rose Noire更低质量”,价格随着羊角面包里的法国黄油含量分别48%、38%和28%而不同,但是我们的谈判最后成了用最低的价格买最好的产品!这不是我做生意的方法!如果顾客想少花钱,那大可以选择较便宜的产品。

他最后有没有成为你的客户?

G.D:成了(笑)。那些只追求折扣的客户一般不会来找我的。

你的经营哲学除了没有折扣外,还有其他什么吗?

G.D:比如,我从不把产品卖给那些没有参观过我的工厂、见过我的员工和看过我的产品的客户。我想让客户了解我们和我们的产品,我的电子邮箱里有许多销售需求,可是我不感兴趣。

为什么?

G.D:因为我做的是具有激情的事业,我希望与客户分享我的激情!此外,这样还可以使客户与我们的联系更紧密,有利于建立长期合作。不过有的时候我也会反过来,比如在与客户合作之前,我要先看他们的冷冻室、冷冻车和销售人员等。

你的产品大多出口到哪些国家呢?

G.D:5年前主要出口到新西兰、泰国、印度尼西亚、印度和迪拜,现在又扩展到了欧洲和美国。我们的生产14年来一直是每周7天、每天24小时不间断。

不同地区对你们公司收入的贡献比例分别是多大?

G.D:我不喜欢讲数字!我要的是激情!我对我的产品和产品质量充满激情。如果我可以将这个信息传递给我的员工和顾客,那么我就不需要担心这些数字。我相信成功源自于激情!

能不能大概介绍一下呢。

G.D:好的。35%来自美国,25%来自迪拜,大约28%来自中国。亚太其他地区和欧洲增长的越来越快,产品中蛋糕和巧克力糕点约占收入的35%。

你从法国进口黄油到中国,然后再把产品出口到欧洲,你怎么能在欧洲保持竞争力呢?

G.D:我的竞争力就是独特的产品,比如我们最近生产的挞皮和蛋卷筒就都是手工制作的。

在开发新产品上,你的参与程度有多大呢?

G.D:99%参与,因为这是我的工作。

你怎么描述你的管理风格呢?

G.D:信任员工。

你在管理上的缺点有哪些呢?

G.D:太在意销售额,有的时候过于对员工施压(笑)。

你犯的最大错误是什么?现在你的做法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G.D:我这样说可能有些傲慢,不过我没有犯过很大的错误。

你在这么多美味的围绕下是如何保持体形的?

G.D:我每天都试着去健身房锻炼一小时。

哪些工作占据了你每天大部分的时间?

G.D:访问客户和开发新产品。我每年都想生产出一种新的产品。

在寻找人才方面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呢?

G.D:没有,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人才并且留住了他们,我的高级管理人员都已经跟我一起工作了许多年。另外,我不会雇用一位刚从学校毕业的MBA做高级管理人,在我这里所有的员工都要从头开始做起,在获得一定的经验后一步步提升。

La Rose Noire的盈利能力如何呢?

G.D:西饼和面包是低利润行业。5年前我就开始在中国做生意,可是直至今年才开始看到盈利,同样的,18年前我开始在香港经营,在最开始的10年根本没有赚钱,当然我们还是可以顾得住成本并不断开始盈利。不过坦率的说,近几年我们的机器不断贬值,同时我们又在全速扩张,我发现西饼行业可以做得不错,但是在香港真正赚钱的是不动产生意(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记者:方必安(Fabian Gull)瑞士中国商会《桥》杂志主编

Gerard Dubois

Gerard Dubois,47岁,是一名训练有素的西饼厨师,他创立并拥有香港面包和西饼公司黑玫瑰(La Rose Noire)。

在瑞士见习结束后,他先后旅居伦敦、太平洋小岛关岛、名古屋和上海,期间一直担任希尔顿集团的西饼房厨师长。

1991年,曾经是瑞士冰球国家队队员的Gerard Dubois决定在香港开创自己的事业。

在取得挑剔而骄傲的香港顾客的赞赏后,他迅速将事业扩展到中国大陆,并在东莞(广东省)成立了他的第二个生产线,作为九龙生产线的补充。

La Rose Noire公司共有约600名员工,其产品从中国出口到全球市场—包括酒店、航空公司、饭店和零售点。

Gerard已婚,有两个孩子,全家生活在香港。他热爱运动,还是3本西饼食谱的作者。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