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为什么偏偏我是受害者?” 受害者与犯罪人面对面

persona seduta per terra in un buio corridoio

对于犯罪受害人来说,创伤过后的压力与精神煎熬可能会持续数年。

(Keystone)

安排犯罪人与受害者面对面进行对话,从而帮助受害者克服创伤,这是恢复性司法(也称修复式司法)的目的所在。犯罪学领域的几位专家希望瑞士也能引入这一司法程序。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1995年1月15日黄昏,苏黎世州格吕宁根(Grüningen)邮局职员Katherine*正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突然,三名蒙面男子闯了进来,他们用枪对准Katherine的太阳穴,将她与其他员工都捆绑起来,并把他们的嘴堵上。“我当时大声喊叫,恐惧无比,我想自己不会活着出去了。”她在后来接受瑞士德语公共电视台SRF的采访中讲述道(德)外部链接

抢劫者只用了一会儿工夫就将5万瑞郎(约合35万元人民币)揽入囊中,继而逃之夭夭。然而对于Katherine来说,那几秒钟简直如几年那么漫长。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痛苦与恐惧之中,那场抢劫案在她的噩梦中周而复始地不断上演。“经过劫难之后,受害人的生活已和从前大不相同。”犯罪学专家Claudia Christen指出,她希望瑞士能引入“新的”司法模式。

“受害人通常寻求的不是报复或者经济赔偿,而是对自己以及他人安全的最大保障。”

犯罪学专家Claudia Christen

引言结束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才遭此横祸?

“传统的刑法,即‘报复性司法’,只是单纯地聚焦于犯罪一方:犯罪人必须受到惩罚;相反,受害人往往被遗忘,他们无法倾诉自己的故事,表达自己的情感。诉讼结束后,这些受害人只能独自吞噬痛苦与恐惧。”本人也曾是犯罪受害者的Claudia Christen解释说。相反,通过“恢复性”(意)外部链接司法,受害人的经历与遭受的煎熬会受到关注。

为什么偏偏我是受害者?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些都是在受害人头脑中挥之不去的疑问,Claudia Christen指出:“解铃还需系铃人,他们的疑惑只有从事违法活动的犯罪人才能解答。”因此,对于这位瑞士恢复性司法论坛(法)外部链接的创建者来说,让受害者与犯罪人面对面,成为帮助受害者克服心灵创伤的一个关键步骤。

“受害人通常寻求的不是报复或者是经济赔偿,而是对自己以及他人的最大安全保障。对于他们来说,能够看到犯罪者意识到自己犯下的罪行,对铸成的大错幡然悔悟并且能够洗心革面、不再重蹈覆辙,往往更为重要。”这位犯罪学专家肯定地表示。

伦茨堡(Lenzburg)的试点项目

安排受害者与犯罪人会面,是一种古老的做法,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的主流文化中都可见一斑。“相反,在西方世界,尤其是欧洲,由于司法专业化,越来越多的律师与法官参与司法程序,这一方法已不再被采纳。”

由于在美国接受过培训,并且在智利工作过一段时间,在智利的时候还和国际监狱团契(英)外部链接合作过,这位犯罪学专家希望将恢复性司法也引入瑞士。该方法早已被加拿大、美国以及其他几个欧洲国家采用,其中包括德国、比利时、奥地利、北爱尔兰以及意大利。

2017年,Claudia Christen在瑞士阿尔高州(Aargau)的伦茨堡监狱成功地发起了一个试点项目。如今作为监狱项目一部分的动议提出,安排受害者与犯罪人进行一系列的会面,每年对话两次。

正是在伦茨堡监狱,邮局前职员Katherine为自己的疑问找到了答案,尤其寻求到了某种安宁。“当我可以就那场劫案质问犯罪人时,我感觉好了许多。如果犯罪者能够意识到自己的罪行对受害者造成的心灵创伤,从而决定不再重蹈覆辙,那么我的做法就具有可行性。”她在瑞士电视台的采访中表示。

vista sulla prigione di lenzburg

在阿尔高州伦茨堡监狱,恢复性对话是面向服刑者推出的试点项目的部分内容。

(© Keystone / Walter Bieri)

“我们并不凶神恶煞”

Gubler女士暗示说,‘恢复性’司法也关系到犯罪人,“与受害者面对面进行对话,犯罪人会意识到自己所犯的罪行,并理解到其严重后果,比如说,他们抢劫只用了5分钟,但是对于受害者造成的恶劣影响却长达几十年。”Claudia Christen肯定地表示。

面对受害者,犯罪者不免心生同情,这位犯罪学专家接着说,至少他们不想再重蹈覆辙。“各种研究表明,再犯率呈现明显下滑。根据案件不同,参加恢复性司法程序的犯罪人的再犯率下降指数从14%到28%不等。”

犯罪人的心声:“我们并不凶神恶煞”

恢复性司法系列节目(法)外部链接中,瑞士法语广播RTS采访了几名在伦茨堡监狱与受害人面对面进行对话的犯罪人,他们在此抒发了自己的真实感受,下面是几个实例。

“我深感内疚,对我来说,这是与受害人见面并向他们道歉的一个机会。我也希望他们知道,即使有时我们会犯错,但是我们不是没有良知的禽兽。”

“我们这些犯人只是被金钱迷了心窍,对于受害者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和后果,我们根本没有考虑。恢复性司法让我们开始反思。我见到了那些受害者,他们的痛苦深深触动了我,我感受到了他们遭受的煎熬,归根到底,我们都有人性。”

“我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动议,经受了10年的坐监并且参加了各种改过自新项目后,我开始设身处地地站在受害一方考虑问题,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没有亲耳听到受害者讲述自己多年来的痛苦煎熬那么令我深受触动,作为罪犯,我真的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犯下的罪孽。”

信息框结尾

瑞士恢复性司法论坛的这位负责人认为,恢复性措施适用于所有罪行,包括严重的刑事案件,“其面临的局限是事前的准备工作十分漫长,这一程序基于自愿,其中规定明确,所有参与者都必须接受适当的培训。”她强调说。

瑞士对恢复性司法兴趣不断增长

尽管该方法在国外十分有效,也尽管欧洲委员会(Conseil de l’Europe)鼓励(多语)外部链接各成员国推广此项调解方式,但是恢复性司法还是在瑞士遇到了重重阻碍。

“人们对这方面的信息知之甚少,尤其与目前的安全与惩治原则背道而驰。”弗里堡大学(Université de Fribourg)刑法教授Nicolas Queloz在接受瑞士法语区日报《晨报》(Le Matin,法)外部链接的采访中惋惜地表示。

瑞士恢复性司法协会(Ajures外部链接)(法)会长Camille Perrier Depeursinge认为,恢复性司法遭到了政界“相对强烈的”阻力。2018年年底,瑞士政府曾积极听取了一项要求评估将恢复性司法融入瑞士法律的先决条件(多语)外部链接,但是却遭到了一些国会议员的反对。

Claudia Christen并未因此而灰心丧气,在她看来,瑞士对恢复性司法的兴趣在“不断增长”。楚格(Zug)州的Bostadel监狱已经安排了一次当事人双方的会面。

她希望恢复性司法可以进入瑞士司法机构:“恢复性司法不会完全取代传统司法模式,但是应该成为可供选择的一个手段。”


(翻译:薛伟中)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