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伯尔尼:昨欢如梦»(十七)

十七

可儿已脱离了哈格娜公司,自己出来做。旁人皆艳羡:“多好,夫妻俩一同创业。”文清不语,可儿经常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有时会给他一个电话,才说在澳洲,转瞬又去了巴黎。文清也很晚才回公寓,即使到家,亦是喝得不省人事,也许可儿来了电话他根本没听见。

文清试着和瑞士通过几次话,小钟的声音冷且硬,事过境迁,他却仍不肯原谅他。钟小妹的电话由录音机代答,声音遥远空间,文清轻轻压了线。

可儿再回来时已剪了短发,紧紧贴住头皮那种,浓而密的小卷,像个小男孩,衬得她大眼更灵,嘴唇更红。

文清看不适应,“为何改发型?”

可儿爱娇道:“给你个惊喜嘛!”

文清摊手:“有惊无喜!”

“去你的!”可儿笑着捶文清,“噢,对了,你去街上买几束桅子花,我叫路丽亚布置一下客厅。”

“怎么,我们结婚庆典吗?”文清温和地说,“我怎么不知道。”

“哎呀!什么啦!我一个重要客户要来!”可儿已动手开始指挥菲佣撤换台布。

“为什么不在外面请客?”文清不悦。

“拜托!客人想吃中餐行不行。”可儿这边说,手并没有停下来。

“所以家是酒馆,你做厨娘。”文清冷哼道。

“陆文清,”可儿突然转过头来,目光炯炯地逼视他,“你不帮忙没关系,可以回书房睡觉,或者去酒馆喝酒。别忘了,这个家有我的一半。”

文清愣在当地,眼前的妻子,并不是他认识的林可儿。

出了门,正在下雨,文清没带伞,却又不愿折回身去拿。他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雨很快让他浑身湿透,他觉得一阵阵凉意透彻心肺。他记得初见小蝶,也是个下雨天,不过那是微雨,小蝶站在门前微笑,美颜如玉,美目似波,她似一个小精灵飞过了他重重的灰色的生命的帷幕……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幻像:在一个微雨的午后,一只竹绿色的小蜻蜓,轻轻弹一弹翅膀,从他的袖口旁起飞……“小蝶!”他低唤,“不要走!”

只听“滋啦”一声刹车,他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时又是一片白色,可儿眼睛红肿地坐在他的病床边,文清淡淡叹口气:“会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意?”

“你到现在还说这种话?”可儿哽咽道。

文清漠然凝视着天花板:“不会瘸吧?”

可儿扑在他怀里呜咽起来:“医生说不会有事……陆大哥,都是我不好,不该和你吵架……”

文清轻轻推开她,说道:“我累了。”他仿佛看到一只竹绿色的小蜻蜓,在他心中轻轻振翅,他落下泪来。

出了院回来,可儿自动减了不少应酬,其时她们公司已在负责奥斯坦夫人所有的宴会装与晚礼服,仅此一项,便利润颇丰了。文清也不再去酒馆消磨时间,两个人在屋子里默默看录像,客厅里静得荡起回音。那部《大话西游》被翻来调去看了无数逾。

片中说:“以前我看事物是用肉眼,但是在我死去的那一刹那,我开始用心去看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真的可以看得前所未有的那么清楚……原来那个女孩子在我的心里面流下了一滴眼泪,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当时她是多么地伤心。”

片中说:“你的良心告诉我你最爱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女人。当我见到她在你良心里面留下的东西后,我觉得你经过这五百年,回来要找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片中说:“我在这个监狱里跟在外面有什么分别呢?外面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大一点的监狱罢了……生又何哀,死又何哀。”

可儿怔怔地看着,有时依偎在文清的怀里,可他的怀抱亦是冰冷。

“我们要一个孩子好不好?”可儿诚恳地说,文清细细凝视着可儿,像要从她脸上找出些什么,半晌,又颓然转过头去。其时文清已与可儿分居,他推业务忙,可儿淡淡问:“你与你第一任妻子也找的同样借口吗?”

一日,文清将手机落在客厅,可儿亲自去公司送还他,发现他正对着一个东西出神,赶上前一瞅,正是小蝶的那帧照片,可儿不禁苦笑起来。

回到家里,可儿对着镜子补妆,补着补着突然泪盈于睫,客厅里太安静了。她几乎不能忍受,急忙旋开TV,昨天的VCD机还连在电视上,还是同一部片子。

主人公在对白:“看来我不应该来,留下点回忆行不行?”

“我不要回忆!要的留下你的人。”

“那样只是得到我的肉体,并不能得到我的灵魂。我已经有爱人了,我们不会有结果的。你让我走吧!”

可儿用面巾纸掩住脸,对白仍在进行,“你的良心告诉我你最爱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女人。当我见到她在你良心里面留下的东西后,我觉得你经过这五百年,回来要找的不是我,而是她。”可儿抽泣起来,对白又说:“……就像飞蛾一样,明知会受伤,还是会扑到火上。飞蛾就这么傻!”

可儿站起身来,片中女主人公临死前幽幽地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是清不着这结局……”

可儿拨通了文清公司的电话:“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与你谈!”

“我很忙!回家再……”

“只要10分钟!”

文清在那边吩咐了秘书两句,问道:“说吧!”

可儿温言道:“陆大哥,这样下去大痛苦了,我们还是离婚吧!”

电话那端没有声音,文清显然没有搞清怎么回事。可儿平静地说:“我即刻搬到公司去住,我律师会与你谈!”重重压了线,心中竟突地一轻,折身收拾简单衣物与妆奁,只是她上车的时候,突然泪如泉涌。

可儿决定将公司移至巴黎,因为那里才可以真正触到时代的脉博。文清打电话问是否要帮忙。

可儿说:“不,不用,我一向擅长自己打理自己。”

文清说:“希望我们仍是朋友。”

“不,”可儿坚决地说,“我不要与你做朋友,我们是夫妻,可以相处的话为什么分手?”

“是你单方面申请离婚。”

“可我为的是什么,你还需要同我打哑谜吗?”见电话那端不作声,可儿愤愤地挂断了电话。

下接» «伯尔尼:昨欢如梦» (十八)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