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伯尔尼:昨欢如梦» (十)

雨一直没有停,一连几日,文清愣愣地注视着窗外,这一切简直是个梦,只是他不知道,何时这个梦才会醒。有风进来,将办公桌那几份报纸吹得七零八落,报纸上赫然印着:三月二十七日由苏黎士飞往香港的客机不幸遇难,机组工作人员及乘客无一幸免……

小蝶!美丽的小蝶,忧伤的小蝶,沉默的小蝶,扑塑迷离的小蝶……小蝶!你在同我开玩笑吧,求求你不要吓我,再挂一个电话给我好吗?说你没上飞机,说你没打算去香港,说,说你,说你……

Austan先生与夫人不停地劝慰,小钟也携妻子特意从夏威夷赶回来,文清默默地推开他们,低低道:“请你们,走开。谢谢!”

他眼前出现了一副幻象,一只竹绿色蜻蜓,轻轻一弹翅膀,从他的心中起飞,一颗珍珠样的泪滴自文清眼角缓缓渗出……

“请问,是陆先生吗?”

“小蝶,小蝶,你在哪里?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并不重要……你,好吗?”

“小蝶!”他一声呐喊,去握小蝶的裙裾,这一次,这一次,他将不再让她错过他的生命。

再次睁开眼睛是在医院,小钟正帮他剥一只橙子,边尴尬地说:“发现你的时候,你正撞在客厅的穿衣镜上,一整面镜子都碎了,你头破血流,一身玻璃渣……怎么搞的,那么不小心。Austan先生和夫人一直守着你,今晨,Austan先生心脏有点不舒服,他们才匆匆返回伦敦……你见了Austan夫人吗?真是个美人儿,气质绝佳,也只有她,才当得起‘倾国倾城’四个字……”

文清默默接过橙子,却并不吃,只是呆呆看着它,小蝶!他酸楚地想,小蝶,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再多给我……”

护士小姐通知:“您夫人来探望您!”

“那,我先走了,”小钟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噢,对了,”小钟又折回来,神秘兮兮地伏在他耳边,“昨天你昏迷的时候不停地喊着‘小蝶’,‘小蝶’,他们问是什么意思,我说是咱们的一个客户,拖着许多欠款!”

他将被盖住头装睡,泪却汩汩地流了出来。

出院那天,阳光格外地刺目,空气中充满橙子与柠檬的芬芳,快乐的年轻人踩着滑板手持蛋筒冰淇淋,可不知为什么,他有极强的晕眩与不真切感。

耽搁了一段时间,案上的文件也堆积如山。文清埋头苦干,他一点也不介意忙碌工作,赶赶赶,挥着汗,不理其他。只要有一点闲暇,文清就会觉得孤寂袭人,对前面的路没有一丝一毫把握,心底有最黑暗最恐惧--总重复做一个梦,自己是一个打地道希望出生天的囚徒,在黑暗地底挖掘,不知方向可走对,可会有一日通到地面见到光明。地道长且窄、闷又热,他站不直,透不过气,他快支持不住了。

因为去luzem办事,回来都快六点了,尽管天色因快下雨而转为紫灰,文清决定还是回一趟办公室。没开灯,办公室极暗,突然,他看到沙发角蜷缩着一个女孩,黑真丝长裙,黑珠珍般的秀发,美好的倩影,“小蝶!”他快步冲上去。

那个身影扑至他怀里,低低啜泣道:“陆大哥,姐姐,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

“可儿!”他喃喃道。

宫本来时他如逢亲人,“您知道小蝶的消息了吗?”

“小蝶?”宫本愣住了,“那是什么?”

“您的甥女啊!”

“我的甥女,”宫本扶扶眼镜,“拜托您不要开玩笑,我的甥女体检时查出有乙型肝炎,所以入境Visa没有批下来,本来我想支会你一声,又想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是,小蝶?!

下接» «伯尔尼:昨欢如梦» (十一)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