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赤足也敢走天涯»

作者:郭丹 玛格丽特・杜拉丝曾经写道:“……我有一张破碎的脸,已辨不出以往的轮廓……十六岁就开始衰老……”第一次看我总也不明白其中的寓意,后来才渐渐顿悟,那是一种骄傲而奢靡的坚持--在她十六岁那年她耗尽了一生的热望与爱怜!

我也是,我觉得人的一生中总有个聚焦点,所有的飞花落雪也格外真切--太阳在明天、明年、一万年后仍是这样的粲然照耀,温暖而漠然地将光辉撒在每一个行走的人身上--可是我们的一生只有一次,那焦虑、痛苦、希望、失望、抗争、迷惘……有人常问我:“Kallen,你走过那么多国家,其中最喜爱哪一个呢?”“瑞士!”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说的时候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融化了,我也不是我,而依旧是数年前那个初来乍到、惶恐不安的小小女孩--时间定格在那一瞬。数年后的我已不再和我相干,真正的我的灵魂永远留在了恩格堡的湖畔,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看它们逐渐消失、熄灭……孤独的我站在天涯海角,把所有的芬芳留给过去的年华;听见天使的私语,听见土壤的萌动……然而光阴是纷然退却,意识只是透明的幻觉--一生也不过是如此,当最初的新鲜感都如流星般陨落的时候,我曾想,会有一个机会,会有一个人,听我讲述我生命中最冰冷最凄惶最恐惧--然而那一刻真到来时,我却发现,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很久以来,我就只喜欢紫丁香一种花。那种深深的紫色,深到不可理喻,白的或浅紫的都不可以。上中学时,常有小男生巴巴地送了玫瑰来,我大都转送给来做Housekeeping的欧巴桑,我不是不喜欢玫瑰,比如泰国泰钦河畔的玫瑰园,真令人见之忘忧。但是这些花的品种太多,名目大繁,看久了人的眼睛会涩--也许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不过因为我根本是一个单调的女孩,用久了一种牌子,连洗头水都想不起去换。

那时同龄的女孩已学会穿蓬蓬裙、用假睫毛,打扮得各个如米奇老鼠,我依然赤着脚,散着长发在房中踱来踱去,偶尔吸烟,吸烟是因为我觉得门。少年的我自视甚高,仿佛整个地球都不足以展现我的蓝图。于是我决定报考德国的柏林皇家音乐学院。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孩,过海关时大包小包,还带了张比我还大的古筝,海关人员不仅没收我超载费,还热情地帮助我拎行李。大约他们觉得这么一个小女孩独自去这么远的地方……当然,还因为我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到法兰克福机场时,已是下午,不知为什么下那么大雨,天与地都灰蒙蒙的一片,周围是我不熟悉的面孔与陌生强硬的语音,我突然好茫然,长途飞机的疲惫一涌而上,我将额头抵在那架大大的筝上……

去柏林递了申请表与成绩单,我在Freiberg报了语言学校开始进修德语。Freiberg是个大学城,来来往往都是急急忙忙的各个国家学生。依然没有朋友,我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功课上,早上9:00上课,我6:30就起床,一边刷牙一边听德文广播;下午2:30下课,我坐在大巴上背单词;深夜不到12:00我绝不允许自己睡觉,这种近乎于自虐的“纳粹学习法”,三个月后我就插到了中级班去跟他们的课,连我的任课老师都讶异地赞叹:“中国女孩太了不起!”

略有闲暇,我便坐在古筝旁练琴。一支支筝曲自我指端泻出,有时我觉得根本不是我的琴在鸣奏,而是我的心在歌唱。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那种工业化大生产下的批量产品,我喜欢手工制品,每一件都是艺术品,每一件都不一样,每一件都有感情。我的琴是老师亲手做的,上好红木(可栖凤凰?),象牙柱头,雕花繁复精美,琴架是桌型,上面是二龙戏珠的镂空木花。这把琴,即使不会弹的人,手指在上面轻轻一拨,也会发出流水般动人的旋律。万水千山、千难万难,我都将其携行左右,不离不弃,有时登台演出,那边准备好了现成的乐器,我不忍拂其好意,然而弹起来,只觉指间艰涩。葛然惊觉,不知什么时候,那筝已幻化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后来回首的时候,仍不敢相信那一段时光是怎么过来的,一个那么小的女孩子只身独闯异国,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从学校take巴士到公寓,再从公寓take巴士去学校,冬天的雪直没到膝上,风一刮,冷到心里去,是以我一直不喜欢冬天,不喜欢下雪,那种透彻心肺的凉意,让我的灵魂也害了风湿,无论今后在哪个地方、何种时候,只要又是这样的冬,我便不堪回首。然而在这样的煎熬中,柏林皇家音乐学院是我唯一的希望,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被拒绝。然而春季到来的时候,我收到德国教育署的通知书,告知我所申请的专业两年内不招生。我像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整个世界刹那间失却了意义。其实当初我的导师们都建议过让我多投几间院校,多报几个专业,但是心高气做的我根本不做他想,记得我曾对我的专业课导师信心十足地说:“不录取我根本是他们的损失!”“我怎么可能有失败的机会?”--然而,然而,我终于失败了。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想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一定要吃一些苦,撞一些头,痛苦真正可以将人的性格塑造得更加完美。这件事给我的打击令我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低调了不少,也再鲜有那种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的口气。

下接» «赤足也敢走天涯» (二)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