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魅影成双"-百达翡丽中国对表展



西式技艺中式寿桃-“魅影成双”百达翡丽博物馆展品

西式技艺中式寿桃-“魅影成双”百达翡丽博物馆展品

(swissinfo.ch)

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劳力士、浪琴、欧米茄,瑞士名表吸引着中国新贵的注意力,瑞士钟表业也在努力迎合中国的消费者。殊不知,早在18世纪末、19世纪,就已经有过这样一个时期:那时中国是整个欧洲钟表市场的重要消费者。

历史会不会重演?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但2001年百达翡丽博物馆建馆时,馆长阿诺特里亚便知道,这些专为中国市场制造的欧洲表,有一天会引起轰动。

这一天终于来临,在经过近10年的积累和多方努力后,位于瑞士日内瓦的百达翡丽博物馆在2010年5月15日至10月16日开办了“魅影成双”-中国古董对表展。

缘何成双成对

搞古董表展不容易,搞成双成对的中国古董表展更不容易。那些沉淀着历史沙砾的古董表,找到一只已然不易,更何况是或完全相同、或镜像对称的对表。百达翡丽博物馆馆长阿诺·特里亚(Arnord Tellier)表示,在01年建馆时,百达翡丽拥有13对中国对表,和6枚可望“配对”的单表。经过近10年的努力,目前该馆已收藏21对对表和12枚单表。之后,百达翡丽博物馆又向其他公立博物馆、民间基金会和私人收藏家发出展示邀请,最后积聚成49对代表着近代世界历史和欧洲钟表工艺技术精华的对表,在馆内展出。

可为什么叫作中国-对表呢?这还要从当时的历史说起。从清康熙盛世,直至19世纪中叶鸦片战争,中国一直都是世界上非常强盛的国家。康熙与乾隆也是积极开展对外交流与贸易的天子,这一时期中国与欧洲的商贸往来日益频繁。从1770-1840年,中国和西方的钟表贸易达到鼎盛。中国皇家和达官贵人热衷于搜集制作精巧的西方“小玩意儿”-钟表,而西方特别是英国法国瑞士制表商们眼见其中的巨大利益,便纷纷以中国人的审美趣味为导向,生产起专供中国市场的“中国表”来。这一历史不仅有本次“对表”展为证,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钟表馆中,也可以一窥端倪。

为了迎合中国富人喜爱“成双成对”和送礼的审美与习惯,当然这也隐藏着西方的商业利益,欧洲的钟表匠开始生产对表。在早期,因为是全手工制作,制造出两只完全一样的表非常不易,而镜像对称的表就更难了。中国人崇尚华丽的外观,于是乎半珠镶嵌、珐琅釉彩、金银外壳、珠宝机芯纷纷上阵。以珐琅为例,烧制出同样颜色、同样形状的珐琅零件,对珐琅师傅绝对是个考验,火候、时间、金属成分、与钟表零件的搭配,要想制作出一对表,至少需要上百个工时。

展品精彩纷呈

“魅影成双”-中国古董对表展在百达翡丽钟表博物馆三层展出。展厅并不大,但独具匠心:蟒袍、广州古图、帆船模型,每一个装饰细节都昭显着当时的时代气息。

展品中最精彩复杂的一对表是带有鸟儿鸣唱功能的火枪对表。该表长约15厘米,呈双筒火枪型,枪筒为蓝色、枪柄红色,均有珐琅装饰。枪上饰有金饰,嵌有珍珠。枪身金质框架上还配有动物造型。

扣动扳机后,会有一只小鸟从枪口中被射出,扇着翅膀开始唱歌。在展馆2层,参观者可以详细地通过录像和展示了解其通过齿轮复杂的操控过程。面对着这样一个手工产品,它的艺术和游乐功能已远远盖过了其计时功能,因此藏在枪柄上的小表,便很容易被人忘记。

同样是枪的造型,一款被称为“爱之对决”的对表则更适合豪爽的女士使用。这款表为单筒火枪,可以从枪口“口吐莲花”,射出的花冠包裹着金制花蕊,蕊上布有小孔,香水也可以在扣动扳机后被喷洒出来。(参阅画廊)

香水瓶、洗漱盒;音乐盒、会动的玩偶;欧洲田园、仕女;白金、绿金、珍珠、玛瑙;这些形形色色为中国市场制造的钟表,其实已经偏离了计时的基本功能,而成为当时富有的中国贵族商人们所收集的远渡重洋的精巧工艺品。这些复杂的镶嵌必然会影响钟表的走时准确,可对那些悠然自得的中国上层人士来说,谁在意呢。欧洲人从天文钟开始便不懈追求的精准、技术性,在中国却并不是一个话题。

记载一段历史

“中国表”这一概念首先出自于1910年代著名钟表专家阿尔弗雷德·夏沛(Alfred Chapuis1880-1958)的专著,其书名就是《中国表》(La montre chinoise)。但多年来,这种18、19世纪专为中国市场制作的所谓“中国表”并未引起收藏家的兴趣。中国人重形式轻工理的东方审美情趣,导致其技术只停留在以擒纵为主的简单工艺上,这种工艺也被称作“八大件”。尤其在这种表的流行后期,中国实力减弱,内忧外患,已难以承担这种镶金配银的高昂造价。因此后期“中国表”多为银质简单造型,机芯等零件甚至是用机械压模而成,其价值并不太高。

2006年东方第一个制造出陀飞轮的香港著名钟表大师矫大羽先生发表新作《大八件怀表》,对这种1780至1911年间专为中国制造的怀表进行了专门研究。自此这类表引起了世界收藏家的注意。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这种具有怀旧风格的中国表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在拍卖会上的价格逐步走高。同一时期与类型的扇形表和铜制望远镜表,其近年来的拍卖价格已达11.5万瑞郎和7万欧元。和工艺精致技术巧妙上百万的钟表相比,“中国表”的价格略有逊色,但这一记载了中国与西方一段历史的钟表,其价值必将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而步步高升。或许未来西方钟表界还会再赢来一个以迎合中国趣味为主的“中国表潮”,这也实难定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宋婷

百达翡丽钟表博物馆

百达翡丽钟表博物馆位于瑞士日内瓦,是世界上最大的钟表博物馆之一。瑞士旅游业一向以自然风光取胜,但如果想参观更多珍贵的人文纪念品,那么百达翡丽钟表博物馆绝对不容错过。

1989年,百达翡丽庆祝成立150周年之际,第四代传人总裁斯坦(Thierry Stern)先生提出一个构想,愿把自己30多年来收集的两大系列钟表珍藏公诸于众。

斯坦先生认为,日内瓦的钟表工艺是整个日内瓦的财富,他愿意将自16世纪起便已逐步闻名于世的瑞士制表工艺广为宣传并代代相传。这也是该博物馆向所有学生免费开放的原因。
在博物馆内,所有百达翡丽出产的钟表都可以被维修和保养,这也意味着,无论多古老的该厂制表工艺,都没有失传。

2001年11月8日,百达翡丽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并表示:“钟表博物馆的使命,是给大众阐明逾五个世纪以来,制表已经成为人类文明遗产的一部分。”

博物馆大楼建于1920年,原为一所钟表工作坊,楼高四层。Stern先生的妻子Gerdi女士把大楼重新设计装修,期望建立一所具有温暖感觉及私人藏馆特点的钟表博物馆,能给人家庭博物馆的感觉。

博物馆底楼是现场维修及古老工具展;一层为自1851年百达翡丽成立以来的产品展;二层为自16世纪到19世纪的钟表发展史展;三层日常为百达翡丽介绍展和图书室,但自5月15日至10月16日开辟为“魅影成双”-中国古董对表展。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