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陪产假,是多还是少?

在经历了长达20年的尝试未果后,瑞士议会终于为“准爸爸们”批准了10天的陪产假,但某家委员会对这一决定提出了质疑,并要求发起全国范围的投票。 © Keystone/Gaetan Bally

计划推行的法定陪产假受到挑战,将交由瑞士选民进行全国公决。15年之前,工作的女性才开始享受带薪产假的权利。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04日 - 15:45
瑞士资讯/urs

国际对比显示,其他欧洲国家陪产假和/或亲子假已成标准做法,而瑞士在这方面还远远落后。

9月27日的全民公投也要针对瑞士社保体系的修订案作出定夺。

公决决的是什么?

End of insertion

本次法律改革准备为新生儿父亲引入为期两周的带薪陪产假。这笔钱计划将出自国营的收入补偿方案,是瑞士社保体系的组成部分,由雇主与雇员缴纳同等金额作为资金。

据估计,陪产假每年的开支将达到2.3亿瑞郎(约合16.73亿元人民币)。

这笔钱将支付新生儿父亲平均收入损失的80%,但他们必须在子女出生后的半年内申请休陪产假。

要有资格休陪产假,受益人还必须满足在瑞士已至少工作5个月,并且此前已缴纳养老金至少9个月的先决条件。

只有亲生子女出生时,其父亲才能享受陪产假,收养孩子的男性则不能享受该权利。

正反方都怎么说?

End of insertion

反对者认为法定陪产假会给小型企业造成过重负担。他们表示,让全国劳动力为少数人出钱很不公平。反对过多政府干预的人也对此多有批评。

支持者则表示,对普通家庭而言,陪产假是朝着平等权利和良好的生活工作平衡迈出的一步,尤其是对作父亲的人来说更是如此。他们也希望此举会让瑞士男性打破传统的角色模式。

同时也有很多人指出,就陪产假权利来说,瑞士在欧洲的排名表上是垫底国家。

选民为何有权决定

End of insertion

作为瑞士直接民主体系的组成部分,只要能在100天内齐集至少5万个有效签名,就能向议会决议发起挑战,将之诉诸全民公决。

主要由右翼瑞士人民党成员及其他组织构成的委员会收集到了数量足够的签名,从而迫使就此议题进行全民公决。

去年9月,议会以绝大多数的赞成票通过了这项提案。而此前经由议会批准的法律修订案本应于明年元旦正式生效。

正反方都是何许人?

End of insertion

除了瑞士人民党,中小企业协会与雇主协会也都反对实施法定陪产假。

代表大型企业的瑞士经济联合会(economiesuisse)对此未作出投票建议。

从中右翼到左翼的各政党以及各个工会则支持这次法律改革。

与别国相比,瑞士情况如何?

End of insertion

在这方面瑞士跟不少其他欧洲国家很不一样,目前父亲还无权享受陪产假。不过按照《债权法》,大多数父亲都能得到两三天的假。

自上世纪90年代起,议会内部已做过多次制订陪产假的尝试,但都未能获得通过。2017年,一个由多家女性、男性、家庭组织及各工会构成的联盟呈交了必要数量的签名,以迫使就此投票,对宪法做出相应修改。这些组织要求的是给予新生儿父亲20天(即4周)的带薪陪产假。

在议会通过了折衷方案-即新生儿父亲10天(两周)的带薪陪产假-之后,上述联盟撤回了他们的动议。但若选民在公投中否决议会的方案,则该联盟保留重新启动原提案的权利。

左翼活动人士和某政府顾问委员会目前正在提请讨论其他的计划,有意让有新生儿出生的父母双方分享总共190天(相当于38周)的亲子假。

生儿育女在瑞士被视作私事,这个国家对家庭模式和性别角色等方面的看法也尤为传统。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