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9年2月10日全民公投 城市扩张进或退,瑞士选民掌握政策话语权

Gabarits de construction

这些金属标杆,标志着苏黎世州Uitikon未来建筑项目的规模

(Gaetan Bally / Keystone)

随着都市建设进程的加速、城市空间以侵占消耗乡郊农耕和自然资源为代价失控式肆意向郊区蔓延,尚未破土动工的新建筑区的待建工程是否应该即刻叫停、就此冻结?这项由绿党中的青年派发起的公民动议,将由瑞士公民于210日通过投票作出最终定夺。

对于抵制者来说,这一动议过于激进。在他们看来,最近经修订后出炉的《规划法》(Planning Act)已足以妥善应对和合理解决城市发展管理问题。

瑞士究竟是否在倾巢而泄的混凝土和沥青之下,已无世外桃源之地?官方统计数字表明,瑞士境内7.5%的土地面积已为建筑物、道路以及其他人工基础设施所覆盖。但这些采集年份可追溯至2009年、却于近日才迟迟公布的“过时”数据,并不能折射出当下真实全貌。尽管每年在混凝土侵吞下消失的土地面积几乎能与整个巴塞尔市区相匹敌,不过,瑞士依然无法与荷兰或比利时这种动辄37%或25%的广袤土地被建筑物、铁路或者公路所盘踞的国家相提并论。与瑞士仅一境之隔的其他国家,相比之下也以10%到14%不等的城市化比率更胜瑞士一筹,而与欧盟成员国土地城市化11%的平均值相较,瑞士一如既往地要低出3个百分点。


mitage

Densité des constructions en Europe

然而,上述列举的种种数据笼统地涵盖了人们从耕地牧场、草原以及森林中所“占用”的一切土地。但是住宅房屋、庭院花园、面向公众开放的公园、逝者墓地或者足球绿茵场是否也应该被算作建筑物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也就是说我们只考虑那些由混凝土和沥青浇铸而成、密不透风的建筑物,那么迄今为止,瑞士 “消耗”的土地仅占4.7%的国土面积。据此标准衡量,这一数字再次低于荷兰(13%)、比利时(10%)、德国和意大利(7%)、法国和奥地利(5%),但略高于欧盟成员国平均水平(4%)。

另一大疑难在于:瑞士的地形地貌与欧洲建造领域佼佼者们的地势形态、或者与跟地物地貌息息相关的别国人口密度相比,根本不具备可比性。如果说在比利时和荷兰,城市建设发展大可以肆意扩展,直至覆盖地势平坦、一马平川的整片领土,那么瑞士高峻逶迤的纵横山脉,使得全境近70%的国土不适宜居住。这意味着,您在参阅任何官方数据时都应该切记:瑞士的新建发展只集中在该国国土总面积三分之一的范围里。事实上,在瑞士中部地区,城市建筑物的占地面积业已达到了16%。

在绿党青年派看来,现如今,我们的城市扩张状态已经绷紧到了极点,临近崩溃:由于建筑产业开发的滋长蔓延,从地图上来看,目前瑞士中部高原地区就像是一块被蠹虫蛀咬得千疮百孔的破布。鉴于此,绿党的青年派成员于2016年在全国范围内收集到逾11.3万个有效公民签名,继而向瑞士联邦秘书处呈交了一份旨在“阻止扩张:支持建设进程中的可持续发展”的公民动议。

在数家环保组织、小农场主协会(Small Farmers Association)以及青年瑞士社会党(Young Socialists)的支持下,绿党青年派(Young Greens)想要将针对瑞士境内所有建筑区无时效限制的扩建所制定的限制性规定,明文列入瑞士宪法。而农业或公共事业用途的扩建工程作为特殊情况可享有豁免权,但必须遵守的前提条件是,同等土地面积的建筑区域需经重新归类,并恢复到自然状态。与此同时,该动议还力求促成城市地区以及动植物可持续栖息地的密集紧凑化。

呼吁冻结叫停建筑区扩张的动议无疑是急于变革、相对激进的应对举措,因此招致了不少反对意见。该动议草案的起草者表示,这一方案“反映了谋求土地适度利用的发展之道”,并且未来将有助于“保护瑞士自然景观,以及我们的生活质量”。在他们看来,瑞士现有的建筑区域已经算是“超大型”,直接导致更为拥堵的交通、更为密集的公路、以及更多闲置荒废的区域。

面对外界所提出的如果叫停建造新宅、那么该动议的通过有可能引发住房短缺的质疑,绿党青年派表示,我们必须增加当前业已存在或成型的建筑物聚集区的密度,与此同时,还可以利用工业棕色地带-也就是在城镇里曾经兴建过工厂、而现今已废弃不用的土地上新建房屋。这些蓝图上新的“可持续”区域应满足混合利用功能,能提供既临近居民住宅区、又距离社交活动区域不远的工作场所。鉴于现如今瑞士主要城市中,逾半数的家庭没有购置汽车,因此,这些具备混合用途的空间也能够让开发商摆脱建造过多停车位的义务和负担。

瑞士建筑全貌演化:跟随瑞士联邦测绘局(Swisstopo )“穿越时空”

您可在地图上确定一个区域,然后通过向左和向右移动红色标识出的纵向帷幕,对比查看它在目前(绿色)和20世纪80年代(黑白色)至目前(绿色)这一时段内的演变情况。

swisstopo

swisstopo

目前,对于某些主要政党就2月10日全民公投的议题迟迟还未确定各自的立场,各界依然拭目以待。不过,该动议很可能会遭遇压倒性的多数否决。在议会内部,这一动议迄今只得到了绿党及社会民主党的力挺,而另半数议员则在投票环节中弃权。瑞士政府如今也呼吁选民否决这项提案。在刚刚卸任的前环境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看来,该动议的草案“过于激进,有悖公平原则,达不到预期目标且会适得其反。它并非服务于我们整个国家的事业,”她在去年12月份时公开表示。

据洛伊特哈尔德介绍,已于2013年修订过的现行法规,目前正再次接受又一轮的重新修订,它足以保障瑞士的领土得以正确适宜地被利用。

和期望永久性冻结建筑区新建工程的绿党青年派截然不同的是,现行瑞士《规划法》要求待建建筑区域需满足未来15年定居人口可预见的潜在需求。正如洛伊特哈尔德所说,这一目标更切实可行。动议所提出的冻结叫停诉求,会让那些已经有限度地将建造新的建筑区纳入规划的各州及各小型地方行政区及市镇陷入不利境地。另一方面,那些业已对大面积可开发施工土地作出明确规划的行政区,也会以有违公平原则的方式从中获益。“这一动议并未考虑到地区性差异:比方说,尼永(Nyon)不可能简单地跟阿罗萨(Arosa)等量齐观,”前环境部长说道。

提及城市密集化,洛伊特哈尔德指出,现如今,瑞士若干个城镇和小型地方行政区已经着手实施类似的政策;阿尔高州(Aargau)的首府阿劳市(Aarau)就是其中之一。

近日,对该动议持异议的联邦委员会借助简短的外交辞令向公众表达了它的立场和想法。它力主该提案“多此一举且会造成不利影响”,其最终效果必将是让瑞士“变得陈腐”。通过联合瑞士联邦中小企业联合会(Association of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s)以及持中右翼政见的四大党派-瑞士人民党(Swiss People’s Party)、自由民主党(Radical Party)、瑞士基督民主党(Christian Democratic Party)和保守民主党(Conservative Democratic Party)-的力量,联邦委员会与瑞士政府达成一致,坚称现行瑞士《规划法》已经涵盖了合理管理国家土地的基本需求。联邦委员会表示,此次有待选民表决的动议威胁到了财富创造和工作场所的兴建,一旦通过,势必导致租金上涨,并且会一一扼杀拥有财产的中产阶级的全部希望。

虽说拥趸者和反对派各持己见,但截至目前,最后的赢家尚属未知数。


(翻译:张樱)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