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叙利亚白盔志工痛心叙述阿勒坡惨况

此内容发布于 2016年10月09日 - 08:05

(法新社阿勒坡9日电) 叙利亚阿勒坡弹如雨下,「白盔」(White Helmets)志工阿布哈山如往常出动参加搜救,只是这次令他难以想像的是,在死者当中发现自己儿子的尸体。

阿布哈山(Abu Hassan)父子两人过去3年来在阿勒坡反抗军控制的地区,一起执行救援任务。

但是阿布哈山说,这一次救援行动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次。

原是木匠、50岁阿布哈山对法新社说:「大约2周前,我在无线对讲机听到求救呼叫,得知在萨尔辛(Salhin)发生严重伤亡。」

他说,他知道儿子哈山(Hassan)已出动到阿勒坡东区,给白盔救护车加油。

「我抵达那里时,看到地上有好几具尸体。有志工告诉我,遭攻击的建筑后面有更多人死。我开始感到害怕。」

「我发现1年轻男子的尸体,脸朝下,胃部、腿和头部严重受伤,我转过他的脸,发现那是我儿子。」

阿布哈山说,他接下来坐在与儿子一起服务的白盔办公室地上,陪在儿子尸体旁一整晚。等到黎明,他亲手埋葬儿子。

他强忍住眼泪说:「那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

「我要求白盔分支负责人让我们搬移到另一栋建筑,因为我无法留在同一个地方,看见他的名字,以及他在墙上写的字。」

「想起那一夜,我便难以忍受。」

伦敦「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导,26岁的哈山身后留有遗孀和2个孩子。

叙利亚白盔组织在全国各地有近3000名志工,超过140人值勤时丧命。他们的任务是去救人,但是有时他们也需要别人的救援。

救援人员受的伤害经常非外人能见。25岁的玛许哈迪(Louay Mashhadi)带领阿勒坡另一支白盔小队,他回忆起本月稍早一场救援行动,让他精神受创,3天无法出门工作。

他说:「我从瓦砾中拖出一个婴儿,大约4或5个月大。」和他自己的儿子年纪相当。

「婴儿没了腿、部分肚子也不见,但仍活着。周围看不见他家人,我只好抱着他,约15分钟后救护车来时,他已死亡。」

玛许哈迪说,志工相互依靠,保持继续下去的力量。「因为我们在同地一起整夜待命,我们不只是同事或朋友。」

这使得有志工朋友身亡时,会更加痛苦。过去2个月,玛许哈迪队里4人丧命,「我为他们每个人哭泣,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家人。」(译者:中央社罗苑韶)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