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巴黎15日电) 法国历史学家说,今天遭祝融之灾的巴黎圣母院虽集人们的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几个世纪的风霜下来,却始终没得到该有的维修保养重视。

曾出版圣母院(Notre-Dame Cathedral)相关着作的法国中世纪历史专家高瓦德(Claude Gauvard)告诉法新社,这座哥德式建筑的重要性无庸置疑,但待遇总比不上响当当的名号。

高瓦德说,圣母院「代表巴黎,也是和平团结与和谐的象徵...地处巴黎最佳的心脏地带」。

这里也是法国零公里(kilometre zero)标记的起点,从巴黎到其他城市的距离都从这里起算。

「对我而言,圣母院可能是最有和谐感的大教堂之一,让人一眼就看出工匠技艺,多年以来虽深获人们喜爱,却没得到该有的呵护。」

高瓦德解释说:「巴黎圣母院备受成千上万法国人和外国人喜爱,他们年年造访,但我可以肯定地说,他们踏进来、走出去,但对这座大教堂还是一知半解。」

「文艺复兴与18世纪时期的圣母院很惨,举个例子,当时的人为直达里面的大讲台,毫不犹豫就弄掉一个入口,全赖19世纪由梅里美(Prosper Merimee)、雨果(Victor Hugo)、维奥勒特(Eugene Viollet-le-Duc)、雷瑟斯(Jean-Baptiste Lassus)等一干大师的努力,才让这座哥德式艺术重拾地位。」

高瓦德也认为,花在维护圣母院的心力全然不够。

「现在进行中的工程是好不容易才开始,早该这么做了,甚至可说有点晚了。(翻修工程开始前)我登上尖塔底部,那里有些砌砖剥落,却只用栅栏防止掉落。」

高瓦德说,不管今天祝融过后圣母院能否恢复雄伟原貌,「尖塔倒塌的事实,其实比不上该依照维奥勒特的蓝图重建来得重要。我相当重视这份蓝图,因为如果没有维奥勒特,这座大教堂早不复存在。1792年尖塔倒塌时,就是由他建造的。」

高瓦德还说,各方利益冲突可能影响圣母院重建工作。

「圣母院的问题是由多个单位管辖,大主教管区、巴黎、历史博物馆等都能插手,增添维护的复杂度。」

「希望接下来会有全国性甚至国际性的捐款作为重建财源,因为重建将会非常昂贵。」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