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纽约15日电) 蜜月期绝对已经结束了。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去年11月当选时,大企业额手称庆。今年6月,美国企业的执行长莫不乐观认为,川普会成功落实支持成长的政见,包括减税。

但现在,川普因为对维吉尼亚州种族暴力事件回应不当,失去多位执行长支持,凸显大企业对这位亿万富翁总统的幻想已然破灭。

维州白人至上主义者集会爆发暴力事件,川普却未严厉谴责,引发舆论批评,包括劳联产联(AFL-CIO)主席楚卡(Richard Trumka),默克药厂(Merck Pharmaceutical)、安德玛(Under Armour)和英特尔(Intel)的执行长,以及美国制造业联盟(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主席都辞职以示不满。

楚卡在声明中说:「我们不能留在替容忍偏执和国内恐怖主义的总统做事的委员会。」

「我们必须代表美国的劳工族群辞职,他们完全无法接受认为这些偏执族群合法的想法。」

从来无畏惹议的川普当然没在怕,马上炮轰回去。

他推文说:「对离开制造业委员会(Manufacturing Council)的执行长,我多的是人可以取代。」

「搏版面的人本来就不应该上场。工作!」

但无庸置疑,一定还有人想挂冠求去。

彭博(Bloomberg News)电视台就在头条新闻问道:「执行长们辞掉川普的委员会:谁是下一个?」

执行长们面临的显然是非常艰难的抉择:该不该继续留在民调低迷、但在共和党多数选民中仍不乏热情支持者的总统阵营。

对一些人而言,选择显而易见。

民主党籍的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 )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发表评论说:「这个周末过后,我不确定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这些执行长辞职了。」

「妖魔化道德组织?已经发生了。退出支持商业利益的国际协议?已经发生了。藉总统职位获取个人利益?也已经发生了。没办法兑现大肆宣传的支票?那也发生了。」

德拉瓦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公司管理专家艾尔森(Charles Elson)表示,留下来担任白宫顾问的人,可能受益。

艾尔森说,离开川普这个非正式顾问圈的人,「是在让原本无党无派的团体,变得比较有党有派了」。

「他们下台一鞠躬,也失去了原本可能拥有的影响力。」(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