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失眠掉泪还得洒热血 气候会谈身劳心苦

此内容发布于 2015年12月10日 - 04:35

(法新社法国布杰9日电) 流下泪水是常有的事,洒了「热血」的情况也有那么一遭,195国气候谈判人员每年在世界不同角落聚首磋谈时,备极辛劳,宛如置身地狱,身心都像经历了1场耐力赛。

谈判人员肩负利害攸关的挽救气候浩劫任务,常得绷紧神经,他们各自捍卫国家利益,坚持己见的同时,往往得和其他代表冲突对杠。

气候会谈的谈判人员常会坚持筹码,尽可能地拖长时间,以致这类会议常常一拖再拖,无法如期结束。

从这类会议存活下来的观察家梅尔(Alden Meyer)表示:「这些会议常常看到泪水。」

这位科学工作者关怀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分析家在巴黎峰会最后1轮告诉法新社:「有时他们会留下不甘与愤怒的眼泪,有时他们是喜极而泣。」

根据过去经验,会谈预定周五闭幕,但常会拖到周六、甚至周日。

今年的峰会上,谈判代表、观察家和媒体工作者疲惫不堪,常常如行尸走肉般在会场的走廊游走,他们很想好好睡个觉,想冲个澡,或想有张空沙发或懒骨头,好歹眯个眼打个小盹。

第13届缔约国会议在印尼�Q里岛举行时,因美国试图阻挡协议,时任联合国气候首长的波尔(Yvo de Boer)在数千名代表面前掉下英雄泪,还得让人扶着离开会场。

在2年后的哥本哈根会议上,委内瑞拉代表沙勒诺(Claudia Salerno)挥舞染红了的手掌,宣称开发中国家得「割手掌留鲜血」才能发言,抢走各界焦点。(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