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华盛顿14日电) 美国总统川普攻击欧洲盟邦视为国际合作标竿的伊朗核协议,也是在拿美国的外交信誉做赌注。

往后遭逢危机时,他强打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恐造成「美国孤零零」的局面。

在川普(Donald Trump)充斥民族主义的演说、保护主义的动作、炮火四射的推特发文中间,观察家很难看出,他各种决定的背后,是根据什么样的一贯策略。

但在川普退出贸易协议、激怒盟邦、撕毁国际协定的同时,有一个主轴却是昭然若揭:他似乎下定决心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国际关系,都没办法绑住他。

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后,美国成为不可或缺的超级强权,部分原因是他们在以全球规范为基础的条约和同盟系统中,扮演领导地位。

但川普上月在联合国大会演说中明白表示,他理想的世界,是一个在主权国家网络中,美国最为强盛的世界。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深具影响力的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开玩笑说:「川普外交政策已经找到主轴,也就是『退出主义』。」

川普尚未退出伊朗协议,不过他已清楚表示,如果国会和有疑虑的美国盟邦不同意祭出新制裁,他就会这么做。

他本周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之前曾导致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破局,而他似乎也准备好了,想毁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一次又一次,川普质疑美国该不该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盟邦信守承诺;一次又一次,他下令检讨续留联合国组织有没有好处。

他甚至宣布,美国会退出史上最大型、且可能是最重要的协定:有196国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

可想而知,川普的种种作为让前总统欧巴马政府成员气得跳脚,不解他为何会有这种就像放弃美国领袖地位的举动。

欧巴马的高层幕僚罗兹(Ben Rhodes)表示:「川普又一次让人质疑美国有没有能力信守对国际协议的承诺。」

罗兹警告:「其他国家以后不会想和美国签订协议。」

对法国首席外交官、外交部长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而言,「确定的是,今天多边主义的角色和意义,已经被打上了问号」。

伊朗核协议的主要推手、美国前国务卿凯瑞(John Kerry)则说,川普的决定是「为了自我和意识型态,罔顾现实」。

凯瑞表示,川普「让我们变弱,让我们疏远盟邦,让伊朗强硬派壮大,让北韩问题更难解决,还有可能让我们离军事冲突更近」。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