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流感疫苗嗜睡阴影 瑞典这回不愿打新冠疫苗者大增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6日 - 02:05

(法新社斯德哥尔摩25日电)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在欧美发烧,许多人期盼疫苗上市缓解疫情。但对年轻一辈瑞典人而言,2009到2010年当时响应施打新流感疫苗后出现虚弱的嗜睡症,阴影挥之不去。

被问到会否想施打这次仓促研发出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切比(Meissa Chebbi)与数以百计其他10年前尝过新流感疫苗后遗症的年轻瑞典人反应都一样:「敬谢不敏」。

当年新流感疫苗后遗症的阴影严重影响瑞典人对所有COVID-19疫苗的信心,不知这回又有何长期副作用。

21岁的切比告诉法新社:「除非真的性命有受疫情威胁之虞,我绝不建议他人急着施打。」

瑞典人的反应凸显各国政府赶着取得疫苗之余,恐要面临的复杂问题,尤其又是错误资讯易于在社群媒体泛滥的当前,甚至连疾病本身的谣言都一堆,都会助长各种疑虑。

瑞典在各种儿童自愿接种计画里过去都有超过9成的参与率,但民调机构Novus近日所做调查发现,26%受访瑞典民众不打算接种任何一种目前研发中的COVID-19 疫苗,28%的人尚未决定,愿意接种者仅46%。

不愿打疫苗的受访者里,87%的人说就是怕会有目前未知的副作用。

瑞典卫生当局2009年为新流感防疫,当时呼吁大众自愿施打由英国葛兰素史克药厂(GlaxoSmithKline)研发的Pandemrix新流感疫苗,当时有60%的人响应政府号召,自愿接种比率高居全球之冠。

但切比与数以百计其他当年还是学童、目前都不到30岁的年轻人,当时接种后都出现副作用的嗜睡症。后来确认问题是出在为加强免疫反应的疫苗佐剂。

据瑞典公共卫生局局长卡尔森(Johan Carlson)的说法,需60%到70%的人口施打疫苗,才能有助疫情遏制。

但对切比这些人来说仍心有余悸。他说:「我无论何时何地,甚至情况不许可的场合,都出现嗜睡..吃饭时、工作面谈时、在大学上课或研讨时都会,甚至在上班处所、搭公车或所有地方都会睡着。」

「(嗜睡)摧毁我的生活,没过个5年让风险逐渐浮现,我这次都不会打疫苗。」

分享此故事

更换密码

确定要删除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