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里斯本4日电) 一身笔挺西装,配上深富磁性的好嗓音,葡萄牙总理库艾留若想竞逐政界的「低音歌王」,嗓子低沈如义大利总理贝鲁斯柯尼,大概也得费一番功夫,才能勉强胜出。

但在掌理这个西欧最穷国的4年期间,库艾留(Pedro Passos Coelho)少有能大肆歌颂的政绩,倒是拿旋律悲凄和歌词哀伤的传统蓝调「法朵」(Fado),来唱颂国家因空前失业率、人口外流与债台高筑所苦的命运,大概也不会觉得突兀。

但库艾留这位顽固的中间派,最终还是赢来了能昂首夸口的时刻。

他今天赢得大选,不只对葡萄牙意义非凡,也可能暗示欧洲的趋势有了改变。西班牙与爱尔兰的撙节政府,都将在未来数个月面对选民。

库艾留先前厉行严苛的纾困协议,即便他知道这可能是政治自杀。他2012年上任,隔年告诉所属的中间偏右社会民主党(PSD):「如果有天,我得为了救国家而输掉1场选举,那又怎样?」

就连最忠诚的支持者都会承认,库艾留称不上拥有领袖魅力,但他的意志坚定、他的埋头苦干,在这种财政拮据时代,却似乎是再适合不过的风格。

对库艾留而言,让葡萄牙摆脱欧洲联盟(EU)与国际货币基金(IMF)等债权人的束缚,是他表现爱国心的职责所在。那个目标终于在2014年5月、葡萄牙走出前任社会党政府签订的纾困协议时达成。

库艾留当时大声宣告,「葡萄牙化解了近代史上最严重的其中1场危机」,但他也相当清楚,从今以后,自己的名字,将会「永远和危机后最惨重的后果连在一起」。

大幅删减公共支出造成民怨沸腾,导致民生疾苦,在野党抨击库艾留所做的,远比债权人要求的还多。

撙节的后座力重重打击了51岁的库艾留。2012年9月,葡萄牙出现大规模反撙节示威,群众扬言推翻库艾留,他以出名的「超级镇定」面对,最后被迫取消一些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措施。

接下来的夏天,库艾留的国会多数随财政部长盖斯巴(Vitor Gaspar)与外交部长波塔斯(Paulo Portas)请辞岌岌可危。

最后他说服兼任保守派「人民党」(Popular Party)党魁的联合政府伙伴波塔斯续任副总理,才勉强保住了政府的完整性。

失业率在2年前攀抵空前的17.5%后,或许看到了下滑,但许多分析家认为,这是大量人口外移所致。

人口外流来到50年新高,许多高学历青年离乡背井去了北欧,或前往资源丰富的葡萄牙前非洲殖民地安哥拉与莫三比克。

葡萄牙2011年实施撙节措施,换取780亿欧元纾困款以来,每年都有约12万人外流。

库艾留配合债权人要求实施删减支出、增税与亲市场改革的撙节措施,许多选民永远都不会原谅。虽然他可以点出经济的重新成长,但自己长达5年没缴社会安全金的争议,却重创了他的形象。

尽管库艾留宣称后来已经补缴,但这位住在里斯本偏僻市郊,向来给人正直、勤俭印象的总理,完人形象已蒙上污点。

库艾留出生于葡萄亚中部城市孔布拉(Coimbra),从小跟着医生爸爸在安哥拉长大,安哥拉1975年独立后举家返国,定居北部里尔市(Vila Real)。

在里尔市,13岁的库艾留随父亲加入社会民主党,很快以学生社运人士的形象在党内窜起。26岁,一举进入国会。

他结过两次婚,和歌手前妻的首段婚姻生了两个小孩,和现任妻子又生了1个女儿。(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