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阿尔及尔2日电) 育有3名子女的阿尔及利亚妇女琳达因罹患乳癌而切除一边的乳房,但这还不是最悲惨的,她丈夫因为她变成「半个女人」而遗弃她。抗癌成功后,琳达反而觉得癌症帮她摆脱枷锁。

50岁的医疗助理琳达(Linda)说:「癌症?这还比不上结婚18年后被抛弃来得痛苦。」离婚多年后,谈起当时遭遗弃的创伤,琳达还是百感交集。

阿尔及利亚慈善机构表示,琳达是当地罹癌妇女的缩影,数以百计女子因为确诊乳癌而遭到丈夫或未婚夫抛弃。

阿尔及利亚每年有数以千计妇女发现罹患乳癌,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手术切除深具女性特质的身体部位。

30岁的学生哈雅特(Hayat)说,她的未婚夫在她告知紧急手术移除乳房后抛弃了她。哈雅特哭着说:「他告诉我:『我想要完整的女人,而不是3/4个。』」

癌症慈善机构「日光」(Nur Doha)负责人盖斯米(Samia Gasmi)说,许多妇女在确诊乳癌后遭丈夫抛弃,留下她们独自面对剧烈的治疗,有时候甚至连遮风避雨的家都没有了。

盖斯米说:「有些人陷入忧郁,有些人沦落到住在避难所,因为遭丈夫抛弃后,她们无处可去。」

在阿尔及利亚,乳癌被视为个人隐私,患者通常不愿说出口,有时候甚至连家人都隐瞒。盖斯米说:「这些妇女觉得罹癌很丢脸。」

社学学家拉霍(Yamina Rahou)说,这种不敢见人的感觉出自「切除象徵女性的身体部位让她们痛彻心扉」。

任职于社会与文化人类学研究中心(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Research Centre)的拉霍说,乳房遭切除的患者,觉得无法满足社会期望她们担纲的妇女角色。

阿尔及利亚神职人员协会(Algerian Clerics Association)神学家契克卡特(Kamel Chekkat)坚称,男人抛弃了切除乳房的妻子,不符合伊斯兰教义。

他说:「这跟宗教无关,跟教育有关。」他说,伊斯兰教「敦促夫妻彼此扶持」,品格高尚的男人应该照顾自己的妻子。

但不是所有男人都遵守这项行为准则。

现年55岁的医师赛达(Saida)说,大学时代就认识前夫。她说,我们是「因为爱情而结婚。他甚至参加了争取女权的抗议活动」。

但在她对抗乳癌而切除乳房期间,丈夫在她还没出院的时候就诉请离婚,并争取儿子的监护权。赛达说,男方还在伤口上撒盐,把她银行帐户的钱领得精光。赛达说:「我的人生真的是跌到谷底,有一度没有力气对抗任何东西。」

抗癌成功的单身女子中,有些人对于再次找到人生伴侣感到绝望。32岁癌友萨菲亚(Safia)问道:「有谁想要像我这样的女人?」她因为接受化疗与放疗,一年之内暴瘦10公斤。

不过,对其他癌友而言,人生正要开始好转。赛达后来赢得儿子的监护权。哈雅特到国外接受治疗并重建乳房,术后5年在亲朋好友支持下渐渐康复。

因为变成「半个女人」而遭丈夫抛弃的琳达癌症症状缓解,在孩子支持之下过得很好。她说,事后看来,癌症事实上让她重获自由,摆脱会打她、偷走她薪水的男人。(译者:中央社张晓雯)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