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不愿意加入瑞士籍的人

瑞士国富民强,因此拥有一本瑞士护照是很多人的梦想,然而入籍瑞士谈何容易,不仅费用不菲而且申请程序繁复漫长,因此也不是所有生活在瑞士的外国人都想加入瑞士国籍。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13日 - 09:00
Simon Jäggi, SRF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尽管有些人已经满足申请瑞士国籍的条件,但他们却决定放弃得到这一本难求的瑞士护照的机会,因为加入瑞士国籍对他们并没有太大好处,或者因为入籍费用过高,再或许是他们已经把自己当瑞士人了,以下是四个人的自述:

Claudia Ferrara,49岁

一位东瑞士人带着南意大利血统,但是没有瑞士护照-她是Claudia Ferrara。 SRF / Daniel Ammann

我在外阿彭策尔的Teufen出生,长大,直至今天我也未加入瑞士籍,我们是意大利南部人,我父母上世纪60年代来到瑞士。

他们就是普通的工人:我父亲是皮匠,他为军队缝制军用挎包、滑雪背包等;母亲则做家政工作。

在学校我是班里唯一的意大利孩子,当时意大利人还很受排斥,被用瑞士德语取笑为“Der Tschingg”。

我祖父母还在世的时候,我们每年回意大利三次:暑假、圣诞节和复活节。我13岁的时候,如果有人跟我说“走,去意大利”,我丝毫不会迟疑。我们在瑞士永远是“意大利人”,而当我们回到意大利我们又会说“在瑞士怎样怎样”,那时候我总是问自己:“我到底是哪里人?”

直至今天我的心依然有两张面孔,问我到底是意大利人还是瑞士人?我只能说,我就是我,Claudia!

但是家的感觉还是在瑞士,我在这里生、这里长,从我的儿童房就能看到阿尔卑斯。

我在圣加仑老城开了一间发廊,已经20多年了,我一直在考虑入籍问题,我希望拥有瑞士投票权,但是我不喜欢那种感觉-把我与刚来瑞士10年的人划等号。

繁复的申请程序、补习班和入籍考试,这座山叫什么?那个湖叫什么?瑞士政治体系怎样运转?我觉得让刚来瑞士几年的人做这样的考题完全没错,但不是像我这样生在这里的人。

我觉得不公平,因为对于我来说证件用不着用这种方法得到。

我愿意为此付出费用和上交必要的资料。就像申请一所住房一样,申请之后收到账单,缴费,然后过几周拿到护照,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不可以呢?我搞不明白。

Nadine Lankreijer,33岁

Nadine Lankreijer不想失去荷兰籍,尽管瑞士已经成为她的新家乡。 SRF / Oscar Alessio

我在孩童时期每年来瑞士伯尔尼高原地区滑雪的时候就爱上了瑞士,21岁离开荷兰来到瑞士Adelboden当了一名滑雪教练。

最初很吃力,因为我完全不会德语,而且我的滑雪水平也不是很高。

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我才逐渐适应。几年以后我搬到了苏黎世,并当上了瑞航的空姐。

在参加空姐培训的时候,教导员跟我说:“当你登上飞机的时候,你最好是‘轻松版的你‘”。作为荷兰人我比较随意和直接,而这在瑞士并不总是行得通。

每当我飞荷兰,从飞机的窗户望出去,会和我降落在瑞士的感觉一样:回家了。

荷兰有我的家人,那里留着我的过去,而瑞士是我的现在,或许还有未来。

其实我挺想加入瑞士籍的,这样我就可以在这里投票了。但是这样我就会失去我的荷兰国籍,这是我不愿意的。

我在瑞士拿着永居C卡很方便,我可以买房、工作、成立公司。如果我能使用双国籍,我早就申请入籍了。

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嫁给一个瑞士人,这种情况下,荷兰允许拥有双国籍,但是目前我没有这个打算。

去年我的情感关系中断了,因此我在考虑是不是回荷兰,我非常想念我的家人,但是最后我还是决定留下来。

我在瑞士有了自己的生活、朋友圈和工作,我必须坚持下去,不能这么轻易地放弃。

Gidon Schvitz,31岁

少年时候的Gidon Schvitz没把瑞士当作故乡-他曾有陌生感。 SRF / Julian Salinas

我很想加入瑞士国籍,我在这里上了小学、中学和大学,瑞士是我的家乡。但是入籍对我来说并不容易。

收看视频了解加入瑞士籍更多内容:

11岁的时候,我母亲带着我从荷兰来到瑞士的巴塞尔投奔爱情。很长时间我都不太接受瑞士,总是说自己是荷兰人,现在我会告诉别人我是瑞士人。

我想加入瑞士国籍有两个理由:如果我离开瑞士超过6个月,我会失去我的永居C卡。我的妻子来自斯洛伐克,我们希望能自由地在国外和瑞士之间活动。

另一个是纯情感原因:我想参加投票,成为瑞士社会一名真正的成员。

请从我们的焦点话题:瑞士的二等民主中了解更多:

在过去的岁月中我一直考虑入籍,20多岁的时候,我作为大学生无法承担入籍所需的2000多瑞郎(约合人民币1.5万)费用。

过了两年我又想入籍,但是发现申请程序是如此的复杂,要上交所有个人资料,还要进行入籍考试。而且当时我正在办结婚,与入籍冲突。

因为直到护照发下,不能改变婚否状况,而且审批过程要持续两年。因此我又搁置了入籍。

前几个月我再次萌生入籍的想法,但是又遇到了新问题:因为我未服过兵役或民役,所以入籍后我要补交兵役费,每年收入的3%,直到37岁。

这是一大笔费用,我平时不攒钱。我本来是很想服民役的,但不是瑞士人不能服。加入瑞士国籍的道路实在是障碍重重,这些繁复的程序令人望而生畏。

我希望能有这样的感受:欢迎你入籍。但是我感觉不到,恰恰相反,所有这些规章制度让我感觉被拒之千里,等37岁以后再说吧!

Michael Bockman,68岁

"瑞士在我心里稳居第二",美国人Michael Bockman说。 SRF / Miriam Künzli

我9年前来到瑞士,说实话,我还没感觉自己完全融入。

我和妻子在洛杉矶相识,我在美国电影界工作,在海边有一座房子。认识几个月后,我们都非常明确,我们要在一起生活。

问题只是在哪里而已-在加利福尼亚还是瑞士。作为一名作者我可以在任何地方,于是我放弃了洛杉矶面朝大海的房子与妻子一起来到苏黎世。我做这一切都是出于爱。

我们还有一只脚留在加利福尼亚。我每年会在那里生活几周或者几个月。我的朋友和家人都在那里,无论公事私事,我大多与美国人打交道。妻子的一些朋友现在也成为了我的朋友。

我很喜欢瑞士,但是我对瑞士没有像美国那样的归属感。我关心在美国发生的一切,当然会参与那里的大选投票。

我目前不考虑加入瑞士国籍。我不排斥有一天入籍,但是目前我没有任何入籍的理由。

我的主要经济来源来自美国,我的银行账号也开在那里。C卡对我来说够用了,再加上我也不会说德语,所以也入不了籍。

瑞士在我心目中稳居第二位。它是一个无比美丽的国度,我也喜欢这里的人,他们可靠、认真、规矩。

而好莱坞社会则比较自由和不拘一格,有时候我会想念那种自由和浩瀚的大海,如果问我会在哪里度过我的余生?我的回答是:走着瞧吧。

瑞士的入籍程序是欧洲最严格的。 一部由四部分组成的系列纪录片追踪报道了来自瑞士各地申请者的入籍之路,从中也能看到申请过程中的幕后花絮。所有四部分点击观看:德文版外部链接法文版 外部链接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